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写给我的孩子们(散文)

    一丫头,爸爸对你这样的称呼,以前是不曾有过的,而是你故去的妈妈的专利。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也喜欢上这样的称谓了,大概是因为,我感觉到它的亲切,或者是我念旧的缘故吧。你还记得吗...[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不可抛弃的尊严(散文随笔)

    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最不可抛弃的也就是尊严了,一个国家没有了尊严,就会发生“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耻辱,人如果失去了尊严,无论你多么富有,地位多么崇高,在别人的眼里,你都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走在多情的苏堤上(散文)

    一我每次走过西湖,都少不了要到柔情似水的苏堤走一走。走过这条长长的堤坝,欣赏西湖的柔美秀丽,享受苏堤的绵绵情意,感受她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多情元素。漫步在这条近三公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舌尖上的故乡情(散文)

    我的家乡,因独特的地理环境也演绎着属于自己的美食之情。在东北四季分明的沃土之上,黑土地滋养着一代代子女,秋季肥沃的收获后,却又是漫漫寒冬,颗粒无收。于是,美食的四季在这片土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辽海】你永远十七岁(散文外一篇)

    清晨,学委李红向我报告,王志新又没有交数学作业。我暗自恼火,脸上浮上阴云。李红转身回了座。我提高了嗓门:“王志新,你给我站起来!为什么不交作业?”王志新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雨中情(散文 外三篇)

    多久了,还是不怎么习惯川南这种伪娘的天气。“伪娘”这词用在这里扎眼啊,那有人用这个词来形容天气的啊!我就是那个特例。因为我觉得自已生活的这地方,位于四川川南之簸,有天堑的大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伤逝(散文)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是个星期六,这一天,热似乎达到了一种极致。就在这一天的中午,我的大伯去世了,随之而去的,是一个生命七十五年的春秋积淀与爱恨情仇。我接到丧信赶过去的时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她们(散文)

    她,她,还有她,她们这样的女人,日子过得荒芜,草一样疯长,杂乱无章,散落在生活的原野里,平凡而又卑微。浩如烟海的词汇里,我试着去思考,可是却找不到更妥帖的词语来准确形容和评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家乡美食(散文)

    要问天下美食哪里香?自然是家乡的最好。家乡的水,家乡的山,家乡的人,家乡的情……家乡的美食让人馋,百吃不厌。——题记【干脚棒】我生活在秦岭南麓几十年了,不管走向哪里,对我的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男人不过如此(外一章)

    那时候血气方刚,二十一二,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家里种了二亩棉花,冬天摘下来,晒了晒,媳妇就派遣我去卖。棉站在董村。俺家没有车,就去找邻居小王,关系不错,他恰巧也去卖。到走的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