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孩子丢失表哥帮忙寻找心存感激却在收绑架短信后愣住表哥账号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古典诗歌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王子虎 | 禁止转载

1

张树鹏回来了,比平常晚了一个多小时。他鞋也没换,径直走向沙发,瘫在上面,打开电视,找到央视的新闻联播。这是他每天必看的节目,里面的每条新闻都可能成为他第二天跟人侃大山的谈资。马上就要播放外国人民水深火热的生活了,他抽空打量了一眼餐桌,嚷嚷道:“李桂兰,今天晚上吃啥?”

李桂兰正在厨房里择芹菜,听到动静,出来说道:“咋这么晚才回来?你先等等,菜马上就好。”

“有点儿事儿给耽搁了……先别说我,你呢?今天你上早班吧?你四点就下班,都这个点儿了,咋还没做好饭?”

“还能为啥,你小姨家的那个表弟,金峰金大老板,他家出事了,我过去看了看,刚回来没多久。”

“他家家大业大的能出什么事儿?被人偷了还是被人抢了?”

“他闺女丢了。”

“谁丢了?小星?啥时候的事儿啊?”

“四点多,我刚下班那会儿。”

“出这么大事儿,你咋不给我打电话?”

“怎么没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就是没打通。”

“有吗?”张树鹏掏出手机摆弄了几下,“在静音上呢,没注意。靠,这破手机,又卡了……过几天买个好的……对了,孩子找到没有?”

“没有。”

“自己走丢的,还是被拐了?”

“我哪儿知道。”

“你个熊娘们儿……让我说你什么好?没找着你还有闲心回家做饭?”

“我在那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你要是回来没饭吃,肯定又发火……”

“行了,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也别炒菜了,不湖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哪是有咸菜吗,随便吃一点儿,吃完咱们赶紧去帮忙找孩子……我小姨他们肯定急疯了。”

李桂兰有些不满,嘟囔道:“上班挣钱也没见你这么积极……每回我娘家有事儿你都推三阻四的,你啥时候上心过?他家有点事你就上赶着去……”

“钱钱钱,天天就知道钱!你别忘了这些年金峰他们帮了咱家多少!做人得有良心……”

“我咋没良心了?我就是看不惯他们瞧不起人的样儿。”

“我看你就是闲的,一天天的就知道瞎琢磨。要是看不起咱,人家金峰能一回回地帮咱?再说了,穷能穷一世?你放心,咱们早晚会有钱的。”

“就你这样的还会发财?大晚上的做白日梦呢?”

2

张树鹏的表弟金峰,比他小六岁,在文阳这个小城市,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在市区买了两套房子,在美食城和步行街各有一间店面,开着三十几万的车。

金峰的女儿小星,今年四岁,在红太阳幼儿园上小班。这丫头长得眉清目秀,活泼伶俐,是全家人都放在心尖儿上的小公主。金峰和老婆田文丽每天都忙,小星就由金峰的母亲杨晓霞照顾着。

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十分左右,杨晓霞从幼儿园接上孙女,接着去了附近经常光顾的露天菜市场——孙女想吃糖醋鱼。等杨晓霞在挤来挤去的人群里挑好鱼,付完钱,一回头,孙女不见了。

她顿时慌了神,连问了旁边几个小贩,都说人太多,没注意。她急得大哭,不知所措,还是在小贩们的提醒下给儿子打了电话,接着报了警。

张树鹏和李桂兰两口子赶到杨晓霞家的时候,几个上了年纪的亲戚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声说话。杨晓霞在卧室里,倚着床头不停抽泣,金峰的大娘正陪着她。

“都怪我,非要贪方便去那个菜市场……要是拐个弯去超市,咋会把孩子丢了……”杨晓霞一边自责,一边拿手抽自己耳光。

张树鹏赶忙拦住,安慰道:“姨,这个咋能怪你,谁能想到买个菜的工夫就出了这事儿……你也别着急,小星她肯定会没事儿的……”

“就是,他婶儿,你放宽心,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肯定能找到孩子的……”金峰的大娘说。

张树鹏在里面待了几分钟就出来了。看到小姨那个样子,他有些不忍心,也不知道该怎样开解。

张树鹏掏出烟,一边分发,一边问道:“有消息了吗?”

“没呢,真是急死人了。”

“医院找了吗?”

“都找了,没有。”

“好端端的咋就出了这事儿?你们说,是不是峰子跟人结了仇,人家想要威胁他,或者报复他?”杨树鹏分别给他们点上烟。

“怎么可能!你跟他可是表兄弟,从小到大你见他跟人红过几回脸?”金峰的大爷说。

“难道真是人贩子?”张树鹏压低了声音,“你说那些人贩子,胆也忒大了,那么多人都敢下手。”

“谁说不是呢。前几天有个新闻,忘了是哪个城市了,说是有几个人贩子开着面包车,直接在大街上抢孩子。”

“这也太猖狂了……”

“你们不上网不知道,这种事多着呢。”张树鹏又给几个人添上茶水,“那些人贩子,什么手段都有,简直防不胜防。要我说,咱们国家就应该把法律改了,逮着人贩子,直接千刀万剐。”

“就应该这样……”

金峰他们回来的时候都十二点多了,每个人都是一脸的疲惫,夹杂着焦急惶恐。警察那边也没有一点线索,还在加班加点查看监控视频。

卧室里杨晓霞又哭了,“都怪我,都怪我……”

“能不怪你吗?都和你说多少回了,别去那个菜市场买菜,别去,你咋就不听呢?”田文丽有些歇斯底里。

“我们先回去了。”张树鹏对金峰说,“你们也别着急,说句不好听的,现在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我估计小姨那孩子不好找了。”回家的路上,张树鹏对李桂兰说道。

“为啥?警察不是在查吗?”

“你也不想想,红太阳幼儿园邻近的那个菜市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城中村棚户区!那么大一个地方,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有多少?就那几个摄像头,都用了多少年了,还只是对着东西两个出口。

“再说了,通着那个菜市场的小路,没有三十条也有二十条。现在可是冬天,穿得这么厚实,把孩子往大衣里一裹,谁能发现?指着查监控就能找到线索?我看警察也就这点能耐了。”

3

第二天一大早,张树鹏又去了小姨家。金峰的朋友来了七八个,正在商量找孩子的事——无非是那几样:微博,朋友圈,寻人启事,电视,报纸。

“我觉着应该把‘必有重谢’那四个字改了。”张树鹏提了个建议。

“怎么改?”

“直接写上,有线索的给五万,找到孩子的给十万。”

“这也太多了吧?”

“都啥时候了还计较这些?钱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印好了寻人启事,一帮人分组分头行动。张树鹏被分到了向东的那一组,要出发的时候,他说:“我跟他们换换吧,我经常去西秀公园那边钓鱼,那一路我熟。”

跟张树鹏搭伴儿的是一个姓刘的小伙。张树鹏跟他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们几个都是自发来的。

“金哥也真是的,要不是那谁看到新闻给我们打电话,还真不知道他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我估计是怕麻烦你们吧……他从小到大都这样。”

“也是,我们这帮朋友,谁有困难他都帮忙,他有事儿从来不说。”

小刘开着车,一路走走停停,张引发小儿癫痫的病因有什么贴寻人启事,询问路边的店家和行人。期间免不了跟环卫工人们撕扯,张树鹏舌战群儒,将他们说得哑口无言,让小刘惊为天人。

快十二点的时候,到了西秀公园,再往西走几公里就是郊区了。小刘问张树鹏怎么办,张树鹏扬了扬手里的寻人启事说:“继续走吧,把这些都贴完咱就回去。”

又走了一段,张树鹏让小刘在路边停了车,“你在这等一会儿啊,我去上个大号。”

张树鹏戴上口罩,下车,捂着肚子穿过马路进了绿化林。从绿化林到文阳河边的那一大片地方,是文阳市有名的烂尾工程乐安佳园。

那里原先是天丰纺织厂,大企业,后来经营不善,破产了,地皮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几幢只有六层的楼房刚建好一层,开发商就跑了。四五年过去了也没人接手,如今被倾倒了大量的建筑垃圾,荒草丛生,人迹罕至。

差不多半小时后,张树鹏回来了。小刘看他脸色有些不对,问道:“张哥,不要紧吧?”

“啊?你说什么?”张树鹏有些走神。

“我看你脸都变色了,要不先去买点药?”

“没事儿,肠胃炎,老毛病了。几点了,现在?”

“我看一下……十二点二十六。”

“都这时候了?”张树鹏捏了捏寻人启事,“就剩这一点儿了,咱们赶紧贴,贴完找个饭店,我请你吃饭。”

4

黄金二十四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依旧没有金小星的消息。有很多人说见过她,但是经过查证,都只是年龄衣着相似而已。

当然,也有想浑水摸鱼骗钱的——金西安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峰收到了一条外地号码发来的短信:“我知道你女儿在哪儿,你打十万块钱,完了回个短信,钱一到账我就告诉你。”后面紧跟着一个银行账号。金峰打过去,连续几次都是无法接通。

有个朋友将短信仔细看了几遍后说:“别打了,这就是个骗子。你们看,账号都少了两位数,这骗子也太不专业了。”

这事儿让李桂兰一想起来就乐,时不时把它当成笑话讲给别人听。

一连几天,张树鹏老早就出去了,很晚才回家。李桂兰的小心眼儿又犯了,在热完饭菜端上桌的时候不停唠叨:“人家金大老板都要你不用去帮忙了,你还天天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说句不好听的,你这不就是犯贱么!你有这工夫,还不如出去干活挣钱呢。”

让李桂兰奇怪的是,张树鹏一直拉着脸没说话。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以往李桂兰这样说,他都会讲些大道理来教育她。

其实,她以前很愿意跟金峰他们家亲近。今年早春的时候,南方商城那边有家卖装修材料的店铺转让,十五万。他们夫妻俩想盘下来,去找金峰借钱,没想到被他拒绝了。

“你们也不想想,要是赚钱的话,人家会把店铺转了?”金峰给他们分析,“就算接过来,你们有周转资金吗?别忘了,连转南关区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让费你们都要借……再说了,你们懂装修吗?有人脉吗?单纯卖装修材料不挣钱的。你们不接触不知道,干那行挣钱的都是自己接活、设计、施工。这些你们会做吗?”

从那以后,李桂兰对金峰就有了看法,一提到他们家就会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当初他不愿帮忙,不就是怕咱挣了钱把他比下去吗?你看吧,现在怎么样,呵呵……”李桂兰继续说道。

“你能不能闭上嘴,别烦我?再叨叨就滚出去!”张树鹏脸色更臭了,一摔筷子,起身进了卧室。

李桂兰撇了撇嘴,“不吃拉倒。又不是我把孩子拐走了,你冲我发什么脾气?我看你也就这么点儿能耐,屁本事没有,就会跟自己老婆发火……小星那孩子要是能找着早就找到了,还用等到现在?”

焦急的金峰一家终于等来了金小星的消息,一个最坏的消息······(原题:《被夜冻伤的星》,作者:王子虎。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