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开往 2012 年的绿皮火车(三)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古典文学

(文/成余崖)北京是我懂事以来接触的第一个城市的名字,那时候北京对我来说,距离非常遥远,虽然我曾经许多次的路过那里。童年时期北京给我的印象就是天安门上太阳升,以及迎风招展的红旗和硕大无比的毛主席画像。每到下雨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就会对着窗外的雨幕大喊:“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这样的童谣那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日后这个城市曾带给我那么多悲欢离合,成为我生活中大部分的重心。

初中已过,我的个子在迅捷地成长,先是比妈妈高,然后又比爸爸高。在我长高的同时,时光同样不会停步。我已经熟悉了县城所有的地方。到了后来,我开始有了想出去旅游的想法,我想去地理书上标明的很多的其他地方,比如北京,比如上海,也或者是长沙。我想去看那些用蓝色标明的大江大河,看长江,看黄河,看洞庭湖,看湘江。

此时正是青春闪烁的年纪,和朋友在夜晚看流星雨,一颗、两颗也或者是很多颗一起一起的在天空奔跑,应接不暇。你同样看见很多的东西在春光里萌发,在教室、在篮球场、在校门口、在夜里的寝室,伴随着渴望、紧张、惶惶、期待和无奈的感觉。那是最开始的所谓“喜欢”和值得骄傲的友情。此时流行于中学生中间的“笔友热”,不可避免的影响了我们。初中同学介绍给我了她的舍友,从此书信往来。保定,作为一个我寄予感情希望的城市,就这样闯进了我的生活。

青春的烦恼总是无穷无尽,我和朋友们在大排挡里边吃田螺烤串开始学着喝啤酒,一起讨论喜欢的女孩和新写的情书,一起讨论十年之后的聚会是如何的意气风发。然而时光飞逝,到了最后,高考的钟声一响,我们泪流满面,四处离散。

2001年的夏天,我坐在开往石家庄的绿皮火车上,想着即将开始的警校入学面试,焦躁不安。我看见火车停在车站,有些人上来,有些人下去,然后火车又继续前行。列车路过保定车站,我真的有下去的冲动,去见一见素未谋面的爱人,然而我终究没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

到了郑州上学,不可避免的就开始了异地恋爱,每逢假期,我就会跳上开往她那座城市的火车,经常是八九个小时的车程,一路兴奋着就到了。一下车,仿佛她所在的城市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熟悉和亲切。随便找个路边的电话亭打个电话用语音告诉她我过来了。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冬天,刚下完雪的保定异常得寒冷,我就一声不响地在那个城市的一角用电话和她聊天,后来的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追问我在哪里,然后找到我,紧紧地抱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每个假期我都会过去,买晚上的票。坐着夜车,带着单放机,塞着耳机,听着音乐,坐在空荡荡的位置上静静地想着,笑着。有一个能够思念的人,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常常在座位上静静地幻想着见她的情景,仅仅让她知道有那么一个男孩,在一个并不喧闹的城市,想着和她有着共同的情结,共同的心愿,想约她在月光中漫步;或是赶着看一场电影;或是静静地聆听一首曲子,相拥旋舞,然后双目相视,浅浅一笑;或是轻轻地对她说:“我爱你!”毕业之后我跟她一起到北京工作,但是由于性格的差异,我们相处了几年又分开了。此后我经常拿出当年我们两个人写的信,一封一封地看。经过那么多年,那些信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我又整理出这些年两地奔波的所有车票,每张票,每趟车次,每份感情,都熟悉而模糊。

济南主治癫痫的医院长春癫痫病哪家医院好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