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他的梦想转了一个路口(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文学

那时候的我,父母工作调动遇上瓶颈,为了我学业稳定,妈妈送我到外婆家所在的区级学校,并办理了插班手续,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他,为他的梦想喝彩,甚而,有一些崇拜他……是这样的开始——题记

说到江南雨季,大多数想到是阴雨绵绵,慢慢集蓄的雨滴,从青藤绿树的枝蔓上挂下来,“叮咚-叮-咚-叮”地敲打着碧玉般的大叶子,晶亮着青青的小草。“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其实,江南的雨,有时也会发脾气,“雷声千嶂落,雨色万峰来”,这样的雨就很不一般了。

这个周末的雨,就属不同寻常,整个小镇雨雾弥漫,弥大的天空粉墙青黛,雨水极力地冲刷着道路。值得庆幸,草木照旧是精神抖擞,绿的油光发亮。

他和我在无人的教室里自习,写一会儿作业,说一会儿话,偶尔,看看雨点敲打透明的玻璃窗,任其噼噼啪啪地作响。

我捏着橡皮,还在苦思冥想着这一周的周记内容时,他已经写完了所有的作业,跑到黑板前,用粉笔画了一只红色的“超人猪”——大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眼睛,威风凛凛的大披风,并把“摆脱猪的惰性,超越人的覆辙”两句话,扭曲地用美术字上下排列着,以示注明释义。然后,他对着我,闪亮着眼睛说:“嗨,你知道吗?我有一个梦想,以后要当一个漫画家。”

看着畸形而可爱的猪,欣赏着生涩而又深奥的漂亮字眼,心里特别振奋,是因为他的梦想,我要喝彩欢呼:“哇,真棒!我以后一定要买你画的漫画。”

那时候的我,因为父母工作调动遇上瓶颈,为了学业稳定,妈妈送我到外婆家所在的区级学校,并办理了插班手续。我极不情愿,吵吵闹闹,可以说是连哄带骗才去上了学。而他,也仅仅只有十二岁,可是,竟然有了他自己的梦想。我真的是羡慕极了,还有一些崇拜他。

小学毕业后,我转回县城中学,再没有见过他,一直到高考来临的那个时节。

后天就要高考了,我们学校统一解散了学生,要大家好好调整休息,养足精神,应对十年寒窗的考验。我背着书包,提着资料袋,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经意地抬起头,居然,在一群骑车飞驰的男生中看到了他。

我知道自己没有看错,按考场的设置,区级学校的学生都是集中县城的,他一定是提前来了!

他变化很大,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变成了清秀的俊美少年,原来矮胖胖的,长成了高高的个儿,瘦长的双腿,疯踩着破旧自行车的踏脚板,呼啸从我身边而过。即使这样,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没错,绝对没错,是他,依旧是闪亮亮的眼睛,依旧是放射着明亮的光,我的心“扑通”地一跳,加快了脚步,为的是多瞧他一会儿。可,这多一眼,竟然惊奇地发现,他眼睛闪耀的光芒,好像不是梦想的四射,而是青春荷尔蒙燃烧着的火光。

他没有看见我,也不可能发现我的惊讶和……道不明的失落。

等待分数线的日子,心情是有些紧张和焦虑,有些无奈和烦闷,总嫌时间慢的像蜗牛,一天到晚不知道何去何从,便想着去外婆家,消磨一下急人的时光。

整理了极简单的背包,匆匆奔赴……其实,心里还有一个他。我非常想知道,他考的怎么样?打算读什么样的大学?会不会和我填报同样的城市?……一样的问题,一千遍一万遍地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下了车,转过一道弯,看见了一间小卖部兼棋牌室,那是他父母的生计。再进一个小巷,方是我外婆的家。我故意放慢脚步,闲悠悠地走,踮着脚张望,心里默默地叨念:“见到他,见到他,但愿,但愿,见到他……”甚至,我还在想,假装邂逅的傻样,应该是以怎么的方式出现……可是,在乱哄哄的人群中,终究没有我追寻的影子。

一天,两天,三天……我几乎都在他的门口盘旋,始终没有他的身影。少女的持矜,不敢随意追查他的踪迹,到了要回家的最后一天,实在是忍不住,可以说,简直是忍无可忍了,我才小心翼翼地向外婆打听:“他不是也今年考大学吗?”

“哦,他可能也参加考试了。”外婆漫不经心地回答着,“那他的志愿……”我继续迫不及待地追问。

“什么志愿?他这种人,是凑热闹罢了。”外婆轻藐的口吻,让我惊讶。

好想问一句:现在的他去哪儿了?可是,看着外婆不耐烦的表情,我紧紧地忍住,没有发出声。只是,心存迷惑,他不会早已忘了自己的梦想?

不知道自己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返回,反正,心中似乎有那么一种莫名的情绪,仿佛还有那么一点点隐隐的痛……

大学毕业在等待分配的季节,又去了一趟外婆家。那天,跨下车门的时候,天正好下起了雨,我独自撑着伞,重走那一段既熟悉又陌生的路。

不知不觉竟走到他的家门前,依然是小卖部皆营棋牌室,远远就听见谈笑声和洗牌声,我把了把雨伞,挪开挡视线的伞翼,下意识地巡观四周……当我要转身离开时,看见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娃娃,蹒跚地进入丝丝霏霏的雨下,后面跟着一个手里拿着牌的男人,着急地一把就往回拉。

一个照面,仅仅就这一刹那,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他。

他结了婚,他有了孩子……他继承了父母的营生……他彻底地告别了他的梦想,重复着父母的人生——我像是受了重创一般,思维在断断续续里徘徊,这是不是叫“超越人的覆辙”呀?!

他没有认出我,我也没有上前相认,只是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经过了他的身旁。

我没有告诉他,也不想让他知道——他曾经是我“摆脱猪的惰性”,刻苦勤奋,努力学习的动力。只因,他是一个十二岁就找到梦想的人,而那时的我,却是一个庸庸碌碌的任性者,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在找到未来要做的那事之前,只能是先读书,让老师和同学认可我的优秀,或许能荣获一个好称号,仅此。

想着,想着,走进了外婆家的小巷,而此刻的雨,也是越下越大,越下越大……

多年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成了自己想成为的人,每天都过的充实而又幸福。而这一切,都是源于他——在一个下着难得大雨的江南午后,在一个小小的教室里,在一张乌油油的黑板前,对着一个红色的“超人猪”,眼里发出亮晶晶的光,对着我大声地说:“我有一个梦想。”

尽管,尽管,他自己的梦想,在行走中,已经毫不留意地转了一个路口……

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用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怎么样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