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弹弓、弓箭、洋火枪(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火器三种:所谓火器,有杀伤力,适于族间、国间征战讨伐,民生涂炭,鸡飞狗跳,天无宁日。我村火器非也。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年代,常见一小儿腰别弹弓,背负弓箭,手执洋火枪,耀武扬威,几成乡间一景。而今少矣,一人一手机,皆作低头状,靡靡,毫无飒爽之姿。

20世纪80年代,你常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乡村少年,蓬蓬的头发,像顶着一头茂盛的野草。重点不在这里。不知从哪儿捡来一个红布条,紧紧扎在腰间。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是经过母亲改装的,橄榄绿,裤裆肥大,能装下一只老母鸡。即便这样,他也会满脸神气,高昂着大白鹅一般的头,从村庄里走过。还有一个重点,请注意此少年的腰间,不是一把桑木做的弹弓,就是一把铁丝制成的洋火枪,或者背负一张形意的弓箭。那阵势,煞似即将冲锋陷阵,或者一脸征尘刚从战火与硝烟中归来。

弹弓,是一把射星摘月的利器,用废旧轮胎割成窄窄的小条儿,末端系一块窄窄的牛皮。为了这个,当年的我没少费心,走遍了村庄的坑壕,好不容易找到一只没有鞋底的旧鞋子。那时不像现在,满村找不到一个穿皮鞋的人,所以难度显而易见。弹弓的弓架,用桑木制成,天然的枝杈,去皮,削去毛刺,试了试还算趁手。如此,就可以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了。头上的野草一甩,英气跌落一地。

所谓弓箭,无非是从说书匠那里得到的启示,大破天门阵的穆桂英有,枪挑小梁王的岳飞也有,但凡英雄豪杰,都有一把上好的弓箭,背负在肩,临阵,大喊一声:蟊贼哪里逃。取箭,拉弓,百步穿杨,几乎一气呵成,要多屌就有多屌。我做的弓箭说来难以出口。老河滩的杞柳丛里选来一截柳条,柳柔韧,属于草木里的瑜伽高手,枝叶伸展,也能延伸出极易满足的快乐。所谓箭矢,是几根秫秸梃子,插在背后,看见虚无的敌人或对手,砰,射出十数尺远;或者,不是拉断柳枝就是扯断弓弦。

洋火枪的好处在于能发出实实在在的声音。骨架,是一根八号粗的铁丝,崴成手枪的形状,枪身,也就是所谓枪膛,全部以自行车链做成。为了这个我可没少犯愁,一直盼着家里的大金鹿车子出点毛病,最好是无休止地断链子,这样就能收集够做枪膛的素材。顶针挂在橡皮筋上,末端塞一枚火炮,然后将火柴头的药刮进枪膛里。邻居二泼在做这个动作时最为潇洒,拉送顶针,清空枪膛,装上火药,塞进火炮纸,瞄向天空,轰,竟然枪声嘹亮。

枪声在田野上嘹亮没人去管,关键是响的不是地方。那年我们已经上初一,政治课上,秃顶老张刚刚讲到武汉起义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轰,枪声真的在课堂上响起。顿时教室里弥漫着恐怖主义者的恐怖气息。秃顶老张把课本一甩:“不想上滚出去,滚——出——去!”一字一句,比枪声更顿挫有力。随后撕碎了政治课本,漫洒如雪。却原来,恐怖制造者二泼正在给洋火枪上膛,说是等下课要震慑一下昨天要走他五毛钱又踹了他一脚的大个子刘黑汉。

我从小喜欢读书,参军入伍的三哥每次探亲回来,都要带回一些书:《毛泽东选集》《刘少奇文选》……不管能不能读懂,我都会坐在门前的石墩上手沾唾沫津津有味地看。应该是老诗人李瑛的《红花满山》,诗歌中的革命主义光芒在极大程度上引领了我最初的方向。“让我采一束带露的野菊/把它和我的诗一起/放在长城上/请接受吧亲爱的祖国/这是我献给你的/献给你的一片永世不渝的/爱情。”

我也想采一束带露的野菊,把它和我的诗一起放在长城上。那么就有了一个迫切的梦想,像三哥一样参军入伍,做一名守卫边疆的革命小战士,刚好也能满足当军旅作家的基本条件。但事情不会那么一帆风顺,我把从渔船上打工挣来的钱买了礼品算是贿赂,还是没能穿上日思夜想的一身橄榄绿军装。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擦肩而过,容不得你失落、后悔,甚至深深地绝望。当年的弹弓、弓箭、洋火枪,在一定意义上满足了一个少年的小小虚荣,与后来的浪漫英雄主义情结失之交臂变成了一声嗟叹。

还好,当不成军旅诗人,我还有乡村散文家可选。比如此时,我的每一个毛孔都有草木与田野的气息,这在某一方面充分证明了我革命主义的一面:生命不息,码字不止。

女性癫痫不同时期的护理有什么方法呢癫痫发作没有意识会大声尖叫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