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红尘】你在弥河公园安了家(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初见你,在一条小胡同里,你直直立在人家院墙外头,昂着首,挺着胸,托着一朵朵艳艳的花。阳光覆盖下来,你站在一圈光里面,神采奕奕。我远远望见你,被你吸引,一步一步靠近你。

漆红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来一位老伯,手握小喷壶,弯腰给两盆月季花喷水。我始发觉,你的脚旁有两丛月季,花开灼灼。花开灼灼呀!但,你的光芒盖过了它们。

老伯眯着眼,宠溺地望着月季,仔细喷着,神情专注,如同在照料襁褓中的婴儿。我站在你身旁,你竟和我一般高,你身上张灯结彩般从头到脚都是花。我指着你,问老伯,这是您养得吗?叫什么名字?老伯乜了一眼,淡淡回答,自生自长的,我叫它“棍子花”。复又神情专注地喷他的月季花。

我笑了。没心没肺,直肠子的“棍子花”啊,你不知从何而来,在人家墙外安了家,如一个讨饭的花丫头,冒着傻气开呀开,笑呀笑,哪管人家待你如何?

再见你,是在通往乡下的路两旁。你和伙伴们手挽着手,站成一排,两排,好几排。车来车往,你们煞有介事地开着花,红花,紫花,白花,满满当当,相映成趣。我指着窗外,问同事,那是什么花?同事扫了一眼,咳,“咣咣花”呀,花开得又大又薄,像老人们敲的“咣”一样。这花没什么看头,俗!农村多的是,垃圾堆旁,茅厕旁,土坷垃里,自生自长。

“棍子花”,“咣咣花”,多么土里土气的名字,像小乡村里的“大妞”、“二妮子”,随意一起,贱贱的名字。你该有学名的,你叫什么呢?

你呀,真是倔强的花!不种你,不管你,不爱你,你竟开得这样如火如荼,长得又高又壮,没有一丝羞涩地这里那里到处开,好像满世界的灿烂都是你的。你呀,真是贱骨头,贱得不会拿捏着开;贱得不会斟酌,不会吐出一层叠一层的花瓣;贱得疯长,像傻大姐,不讨人喜欢;贱得像穿红戴绿的戏子,穿街走巷,给不给钱都要唱。你只一味随性地开,开给人看,开给风看,开给阳光看,开给苍蝇蚊子小虫看,哪管对方喜不喜欢。

你上不了厅堂,入不了花瓶,花园里也没你开花的一席之地。你与雅致似乎沾不上边。你有委屈吗?一定有啊。你那么真诚地爱着这个世界,而世界给予你的呢?仅仅是一缕阳光,一抔土,你便知足地笑。吞下了委屈,撑大了格局,这便是你,没错,在我眼里,你是大格局的花。

你活着,明白自己不是一棵树,或者一蓬草,而是花。是花就要努力盛开,不屈不挠地开,这是你作为植物的本分,更是你穷其一生追求的目标。流言蜚语随风飘过,你笑笑,抛与脑后,照样花开灼灼,一朵一朵开得竞相次第。

又与你重逢,是在弥河湿地公园。彼时,刚进六月,荷花还懵懂着未开,争奇斗艳的花儿也刚刚鳞次栉比,陆续谢幕。放眼望去,绿草如茵,黄黄的金鸡菊星星点点,整个公园百废待兴的样子。你踮着脚尖来了,在公园里,这里一簇,那里一簇,喜眉喜眼地开着。碗口大的花撑出一朵粉,一朵红,盛满了日光,盛满了愉悦,笑着端给人看。

我再次发问,问身边的朋友,这是什么花呀?挺美的呀!朋友手机里有“形色”软件,扫一扫,告诉我:蜀葵。

原来你叫蜀葵啊,是向日葵家族的一员。怪不得长得又高又壮,怪不得花朵开得那么大,怪不得阳光落在你身上,你精神抖擞得粉艳一片。

只有这个名字才配得上你,配得上大格局的你,配得上大气的名字。

朋友站在蜀葵边照相,蜀葵笑脸相迎。

想起我的一个发小,也是叫葵的。黑黑的脸,胖胖的身子。没有伙伴愿意跟她交朋友。大家一起玩“过家家”,没有她的份儿。她蹲在一旁望着,望着红粉水绿样的人儿在她面前“过日子”,竟能望得笑出了声。没有人愿意理会她的笑声,她的笑声低低的。改天,她也穿红戴绿,在大家面前晃啊晃,她向上翘起的嘴角没有感染任何人,她是笑给自己看的。

很多年过去了,当大家都已遗忘了这个名字时,有人说起了她,说在北京遇到她,她在一家合资企业做高管。谁呀?哦,黑黑胖胖的那个啊,她叫葵啊。大家哗然一片。她终于,努力地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有朋友去景区玩,在朋友圈晒蜀葵,成片成片地开着,蔚为壮观。那种气势,足以淹没人们投向她卑微的目光。

弥河公园里,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棵棵垂柳甩着绿辫子,望着河中自己的倒影,连同望着的还有河中的荇菜。是《诗经》中的荇菜吗?我愿意它是,我更愿意蜀葵是《诗经》中的女子,长长的手臂采着荇菜,柔软的腰肢摆动着,引得年轻男子“寤寐求之,寤寐思服”。

河中央的喷泉如礼花喷薄而出,有歌声响起,很应景:此刻倾国倾城相守着永远,永远静夜如歌般委婉……

蜀葵呀,此刻的蜀葵,你的容貌已倾城,你看,你已在弥河公园安了家,今后,你的每一寸时光里,都将是缤纷的。

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管用?如何把癫痫遗传的概率降到最低郑州哪看癫痫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