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一个孬兵的故事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好书推荐

孬兵与我同年入伍,名叫庆国,生性顽皮,不可理喻。在军教连训练几乎是回回挨批评,还曾因偷连队伙房猪肉吃被关过禁闭。战友们一致认为他是孬种,因此得名孬兵,但无论别人怎样讥讽,孬兵依然保持其孬性不改。

军教连毕业后,我与孬兵同分一个连队,一个班。孬兵其孬性有增无减。下连队第一天,一个老兵告之:“新兵蛋子,从今天开始给老兵打洗脚水。”孬兵一脚踢翻了水桶大骂道:“我从娘肚子里就当兵,按兵龄你们他妈的全得给我打洗脚水!”(孬兵的父母全是老八路)。当时各位老兵面面相觑,无人敢答言。此事后打洗脚水的事历史性变成了轮班制。

下连队三个月后,我们开始正式参加战备值班,可谁也不愿意半夜叫孬兵的班,轻则三番五次不起床,重则孬兵就破口大骂,无奈由排长叫班。某夜排长叫孬兵上岗,孬兵仍然是不愿起床,排长勃然大怒斥责道:“新兵蛋子,当几天兵啊,敢不起床上岗!”此时孬兵一翻身坐起来回骂道:“是谁他妈的跟老同志这样说话?”排长回答道:“是我。”孬兵道:“哈哈……你不行,我需同你爸比,我是老兵,你爸是四川老农民,一天兵也没当过,我当兵一天,也比你爸资格老,你这个小字辈回去叫你爸替我站岗。”二十四岁的小排长闻听此言,气的满眼要冒火,无奈自己替孬兵去上了岗,而孬兵仍然蒙头大睡。第二天早起,孬兵还振振有辞:“排长是活雷锋,昨晚替我上岗。”吃早饭时,孬兵走过排长的饭桌,突然给排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你就是活雷锋,你要是今晚还替我站岗,你就是董存瑞,你就是黄继光。”气的排长碗一摔不吃了。孬兵又跟上一句,“排长,这粮食可是劳动人民的血汗,你不吃也不能扔,我拿去喂猪了,同你吃了一样。”气的排长找到了连长说这孬兵我带不了了……

一日,孬兵竟然与我发生了矛盾。我是报务班长,我让他参加报务训练,他竟然说,自己最近耳鸣无法训练,不信你问问我的下铺,我亦耳鸣,下铺都睡不着觉。我大怒道:“你放屁!耳鸣是你自己的感受,怎么会影响别人?你是八路的儿子,我是军医的子弟。”顺手我给他一个反抽的耳光。说来也怪,孬兵捂着脸,却没急,说道:“班长,你真打啊?”我黑着脸说:“我打你了吗?”孬兵立即说:“没打,不就是报务训练吗?我去就是了。”此后孬兵从不找我麻烦,相反知我也是老干部子弟却又进了一层关系。我们在以后的时间里,常在一起侃,一起玩,一起训练,渐渐变成了知已。孬兵家境好,有钱。一日约我与另外两个战友一行四人,在星期假日里同游武汉东湖。这天发生的事使我与战友们对孬兵刮目相看了。

东湖烟波浩淼,水清鱼翔。我们租了一条船,几个战友,脱得仅剩游泳裤衩,在湖中荡漾,戏水,好不畅快。玩得正在兴时,忽见一只由五六个男青年驾着的小船,疯狂的撞击另一条四五个女孩子划的船。起始,我们以为他们是认识的,后来发现女孩的船被撞翻,才知道是流氓欺负人。我们纷纷跃入水中,把那几个女孩拉到我们的船上又将被撞翻的船推向岸边,再翻过来。这时那几个小流氓竟用我们听不懂的湖北话骂我们,那几个小姑娘是武汉大学的学生,她们告诉我们那些人在骂你们。孬兵此时站在船头,用标准的普通话骂道:“我操你妈!”那几个小流氓一听口音是外地人,就叫嚷着让我们上岸。看架式要揍我们。可事来了躲是躲不过的。我们刚将小船靠岸,那几个小流氓竟敢挥舞着船桨向我们袭来。这时孬兵俨然象一名指挥员,说道:“注意听口令,按空降兵训练大纲第四练习进入空手搏击。”(第四练习是搏击训练中最难的,是要求一个人空手对付两个持械的敌人)我心里发笑,孬兵你就剩下了玩嘴了,但知他爸是我们军区的首长,惹点事也没关系。我们按着他的口令三人背靠背排成一个品字形,随后就是拳飞脚起,战斗仅进行了两三分钟,就以“敌人”落荒逃跑告终。本来嘛我们整天打沙袋,还没打过真人呢,几个战友说真过瘾。

可当我们穿上军装,麻烦才真正来了。那几个小流氓站在游人中狂喊,“盖(解)放军打人了……”周围的群众不知内情纷纷围过来遣责我们。此时孬兵简直是大义凛然,整整军装飞身跃上路边长椅,面对群众发表了我们认识他以后最为动人的演说:“说解放军打人没错,今天我们几个解放军是打人了,知不知道解放军是干什么的,解放军不仅仅是雷锋,解放军还是杀人的,从我们的祖上红军的那一辈就是为了杀坏人,毛主席他老人家才建立了这支队伍。今天是你们几个流氓欺负人,我们仅是牛刀小试,我并没动手,来,你们几个再让我会会。”我们心里明白孬兵搏击课不及格,忙护卫在前,可那几个小流氓确实都是被打怕了,急忙后退。就在此时,东湖派出所的警察出现了,不由纷说,将几个小流氓带走了,并热情地与我们几个大兵握手。原来我们在水中救助的几个女大学生及时报了案,警察迅速赶来。

第二天那几个女大学生又给我们部队送来一面锦旗,上写“见义勇为”,我们几个同时受到了团部通令嘉奖。事后,我们几个战友不服气孬兵,奚落他,你就是动嘴了,也混了个嘉奖。而孬兵却说:“此言差矣,伟大领袖毛泽东一生没背过枪,还不是横扫千军如卷席。”

多年后,他已是某市公安局副局长,见面时我说:“你还孬不孬?”他却回答道:“孬字是不好组成的,应拆开说,你现在还好不?”我们对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好!”

原发癫痫病如何治愈西安哪些癫痫治疗方法更为正规?郑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