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忆灰灰(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彩霞还未隐去,如一顶皇冠,慢慢向外扩散,晚饭后,经过宠物店,一只关在铁笼黄狗,竭尽全力向上蹿,貌似欲要逃逸,几次碰撞,均无得逞,心不由隐隐作疼,又让我想起童年时收养一只流浪狗。

那天,雨扯天扯地下着,像串串珍珠连成一片,一阵风吹来,雨雾便跌跌撞撞斜飞,几个小时后,塘里的水溢满出来,漫过岸,淹没一些大地、田野。快到家的两塘间的大路由于地势较低早已被水淹没了,人们趟着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过来,我也夹在中间。忽然,传来一声夹夹的细细的狗叫声,顺着声音看去,一只小狗正拼命像岸边游,恻隐之心涌上心头,连忙跑过去捞起来,抱着它跑回家,兄弟们见我抱着那可怜兮兮的小东西。都围上来,随后,大家七脚八手地忙开了,拿柴火,稻杆,烤火,取食,各就各位,终于把它救活了。并根据它的毛色,取名“灰灰”。从此,灰灰和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小时候我有晨跑的习惯,灰灰变成了我忠实的伴侣,每当发雾时,我看看灰蒙蒙的天,就想偷懒,可灰灰张开嘴咬着我裤角,使劲地向外拉,又用尾巴扑打着腿,好似非去不可,我无可奈何地迈开脚步,他就摇摇尾巴,飞奔冲向前面,雾越来越紧,几里路的景物都看不清,可我不怕,因为有灰灰陪着壮胆,只要前面有“嘎吱嘎吱”声响,它马上“汪汪”喊两声,似在告诉我前面有人。这小东西一到山上,就到处乱串,在草地上翻跟斗,戏弄野草野花,玩累了就在我身旁静静地躺着乌黑眼睛瞅着我,想得到我的抚摸。

每天放学后,离家有30多米远,它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猛扑到我身上,舔舔我的手臂,那一股亲热劲真叫人疼爱。

记得有一天,突然发现灰灰的肚子有点胀起来,我害怕地跑去问奶奶,奶奶告诉我,灰灰有小宝宝了。我听了高兴跑过去,抱起灰灰转了好几个圈。不知何时,猛然发现灰灰的旁边有几个蠕动的小东西,“啊小狗狗出生了。”他们刚出生,眼睛也未睁开。听妈妈说狗狗要七天才开眼,两只黑的,两只灰的,还有两只灰白相间。他们个个都挺可爱的,灰的像一堆绒毛,摸摸她,光滑滑的,怪舒服,黑的像披上一块黑缎子,无一根杂毛。我高兴地看看这只,弄弄那只,恨不得分分秒秒伴着它。那时既担心又高兴,高兴地是灰灰,添了这么多可爱的小宝宝,担心的是怕灰灰从此之后不再和我亲热。它似乎看透我的心,瞪大眼睛,看了好久,以后,灰灰仍然天天大老远来接。

可是不幸的事却发生了,灰灰生病了。我去看时,它一动不动,好几天没进食,我们怕他饿死,到街上买来,平时最爱吃得肉末加豆腐,在物质贫乏的时代,连我们一个月难得吃上一顿,为了救它,母亲对它特别优待,烧了一小碗肉末加豆腐,可放在前面的肉末加豆腐一丝也不敢兴趣,看也不看一眼,只是用那双哀伤的眼睛望着我,“灰灰,吃吧!不吃你活不久的……”我轻轻抚摸着它的毛,泪水不停地滴在它的背上。尽管我们买了药喂给它吃,可它还是抛开我们离去,死时,为了不给我们添麻烦,想死在外面,结果,硬想爬出去,只大半个身子出去,就死在门槛上,妈妈信佛,说这狗是哪位神仙下凡,要厚葬它,于是哥哥们抱着它,挖了个坑,把它葬在山脚下,我们蹲在它的墓地,哭着,烧着纸钱,久久不肯离开……

当时有好几年,清明节那天我们都要顺路看看。后来去临海读书,在家日子逐渐少了,看它的时日也逐渐减少。如今离开家乡已有三十载,只要遇见狗狗,就会思念起灰灰。狗都能如此重情义,不给主人添麻烦,想死在外头。这只狗已不是单单的动物,它具有了人的特性。如今现在一些人,比较浮躁,对养育多年父母,不尽孝道,自私蛮横,在外吃喝玩乐,可对父母不理不睬,一年从不去看望父母,更有一些人连最基本供养的几百元钱,或医药费斤斤计较,想想感到心寒。百事孝为先。想奉劝这样一类人,浪子回头金不换,让世界充满爱。

西安治癫痫最好医院石家庄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陕西那家看癫痫好湖北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