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仅仅,只是如此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灵界小说

三月的天气,风里还是带些寒气,一早一晚,开开房门总是鲁莽的冲进一股冷风,从衣领袖子,肆虐地掠夺仅存的体暖,似乎从很久前就体寒了,一个人取暖总是漫长而无功,只是避讳了夏季,怕是燥了自己。

那年我爱上一个男人,我一直觉得他繁华千年,不可触碰的瓷皖,永远解除不了他粉色的魔咒,白色的蕾丝边死死地缠住我的双肩,心脏在左边流动的全是思念他的血液,那年夏季我就是掉了翅膀的天使,在纯洁的回忆里挥霍着我对他的情感,那夜我醉得一塌糊涂,我跟他说我喜欢他,说很多无用的傻话,现在想想很是可笑,女人总是没理由的做出一些让人厌恶的举动,至少我从没觉得他是我的,至少我不该这样,自以为,千万事中我都可以理性相对,唯独他让我乱了分寸,不可否认,一旦遇上了感情这个东西,即便在明智的人,也会彪一次,也许这种无聊的事仅限于女人,我总觉得男人是无情的。我数着从和他认识到分开的日子,恩,是呢,很久了,大概,半年吧。那些日子,我乖乖的厮守着这个咫尺天涯的男子,在同一座城市,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总是觉得这感情像一场平淡的梦,只不过是时隔不久又在午夜与周公谈起,哦那个,男子,很是完美呢。

夏天的太阳总是不留情面的穿透一切,我讨厌强烈的阳光,我不喜欢他照在我身上的感觉,我觉得那种晴朗是一种炙热,因此,我喜欢天暗暗的色彩,那样一切才会寂静,才会不被打扰,在这个季节,在陌生的小城市,三个人的同行是我早已习惯的,就如同我和他在一起永远是我内心不允许的,因为曾经单纯的认为爱是一种伟大的东西,总觉得自己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在屏幕上放映着英文原声电影,我躺在他的肩上调皮的嬉笑,那是我倒觉得他是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彼此的双唇变得柔和,像烟毒朦胧了知觉。他的肤色很白呢,远远不输我,这男子,我永远无话可说,他睡时很甜很安静,细微的呼吸在耳边打转,以至于我不敢承认他已经结了婚,早在我不认识他之前,他已是别人的男人,即便他美好的无可取代。

秋季一切都枯萎了,落花残叶遗落在灰黄的泥土里,阳光不再如此强烈而令人厌恶,顺着稀稀拉拉挂在树上的梧桐叶照下来,零零散散的沾满我洁白的衣装,我记不得他多久会打一次电话给我,听他叫我宝贝,我满心欢喜,觉得墙角那一抹金黄亮的刺眼,渐渐,叶落尽了,菊花的瓣儿一丝丝地往里蜷曲,我知道的,它在努力保护那颗接近死亡的心,因为,通过残花,落叶,枯枝,夕阳,它看到了天寒地冻的冬季,那漫天大大雪,挥挥洒洒淹没了整个世界。那一刻,睫毛的泪也冻的凝固了,迟迟不肯落下。。。它依恋什么?北风更是读不懂。

北方刮着刮着就把冬天沿着海送走了。

邢台市癫痫病哪治最好癫痫病结婚后就好了吗哈尔滨市哪所医院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