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茵茵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摘要:那天我开车经过那个街角,又遇见了她骑着电动车载着她的儿子。她还是那么清瘦,似乎这么多年从不曾变样。我多想停下车,打开车窗,自然地叫出她的名字,或者像从前那样,邀请她来我家里吃一顿便饭,哪怕只是聊聊天。可是“茵茵!茵茵!”这么一个亲切又能灼伤人的名字!最终我还是放弃了那没有形成的勇气,加快了车速,绝尘而去。好像是在逃脱着我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 那天我开车经过那个街角,又遇见了她骑着电动车载着她的儿子。她还是那么清瘦,似乎这么多年从不曾变样。我多想停下车,打开车窗,自然地叫出她的名字,或者像从前那样,邀请她来我家里吃一顿便饭,哪怕只是聊聊天。可是“茵茵!茵茵!”这么一个亲切又能灼伤人的名字!最终我还是放弃了那没有形成的勇气,加快了车速,绝尘而去。好像是在逃脱着我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   那夜在梦中,我又回到了那个街角。我依旧是看见她骑着电动车载着她的儿子,这次我毫不犹豫地叫住了她,我们彼此默契的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情。我终于如释重负,好像那个犯错的人就是我。而当梦醒来,那块大石头又狠狠地落在了我的心头。   茵茵与我是发小,我们家搬到Y城那年我们就认识了,那年我九岁,她七岁。茵茵圆圆的脸蛋儿,却总是那么苍白。她的大眼睛里似乎总是藏着心事,还有一些对外界的防备与拒绝。儿时在Y城的那些年,除了她其实我还有很多朋友,我就像个孩子王,有很多的崇拜者。而唯独茵茵总是与我不近也不远。她总是对你很友好,又突然发脾气,说着冰冷的话语,甚至不给你留一点情面。一个可爱又熟悉的女孩,总是无法预知的瞬间就变作了一个让人看不懂的陌生人。我总是刻意或无意的远离她,之后又靠近她。好像我永远都走不进她内心的世界,就像不懂为什么从我9岁认识她时,她的父亲母亲就是分房而睡。曾经听人说过,她的母亲在那时就在大城市有了别的男人。离婚不成就半夜三更回来偷她的儿子,儿子没有偷成又改偷闺女。也许是茵茵的父亲早有了防备,最终闺女也没有偷成,她只好放弃了。茵茵的父亲也因此受了刺激,变得很古怪。很久一段时间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工作和生活。后来虽然有些好转,也只能给人干点笨活,或是扫扫大街。   伴随着我们渐渐的长大,因为学业或其它原因,我们这些发小已各奔东西,逐渐失去了联系。我也跟随着父母迁居到N城。茵茵在我的十四岁到十九岁的那几年,成了没有任何记忆的空白。当我快乐时,我不会想起她。当我很悲伤时,也不会想起她。后来有一年冬天,我跟家人回Y城过年。美瑜给我带来了茵茵的消息,她一下子就填满了我那一段关于她的空白,但那惊喜却来得那样无力。原来茵茵初中读完就放弃了学业,选择了去外面打工。我记得那天我和美瑜去她家找她,我们就站在她家楼下交谈。她穿着一件新买的白袄,也许是因为长久在别的城市,水土不服,长了一脸红红的青春痘。相隔五年,我们身上又各自沾染了不同的气质,却那么难以相容。看见她曾经苍白又美丽的脸上,多了那么多红红的青春痘,我不禁黯然神伤。多想握住她那总是冰冷的手,说一句:“让我们还做好朋友吧!”忘了最终是怎样的别离。那年冬天,当所有的朋友都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茵茵就像是唯一剩下的那一堆,可以取暖却又潮湿的柴禾,想要点燃,却又无能为力。   第二年的春天,父亲终于决定让我留在Y城考驾照。已记不清当时茵茵是为什么也留在了Y城,没有再出去打工。对于这份友情,我是觉得无力的,但也许她并不觉得。因为我们的家只隔着一条马路,她几乎每天都来找我。她总是不说一句的坐在院子里,托着下巴看着我忙来忙去。或者就是站在屋子里,傻傻地等着我梳妆完毕。之后再干些什么呢?她偶尔会说一两句让人记不住的话,刚提起我的兴趣吧,她又突然莫名其妙的沉默了。其实她明明听得到我在滔滔不绝,或者再叫她,她仍旧是让人愤怒的沉默。   起初去驾校练车,我是不叫她的。不是不愿意她陪,而是怕被拒绝。她仍旧是在我空闲的时候来找我,仍旧是沉默比沟通多。但那种默契与心灵的距离,似乎潜移默化的相通了。那天广场的花突然开了,柳条垂下好长,风一吹像少女柔软的头发。我们在广场里漫步,深嗅满园的花香,听枝头上无忧无虑的鸟叫,看蓝天上漂浮着的神秘白云。偶尔看见成对的情侣,从我们眼前亲昵地飘过,就泛起淡淡的哀愁。当她用手机播放那首《qq爱》的时候,我们同时希望按下重播键。   好想谈恋爱 哦 越想越难耐   不知道到底谁才适合我的爱   ……   哦 QQ爱是真是假谁去猜   不管他大步向前迈   只要多点自在   相距少点空白   ……   既然分不清好坏也没有胜利失败   自己享受自己的精彩   ……   因为一首歌,我明目张胆地撬开了她沉默里的秘密。那天我终于决定让无所事事的她陪我去驾校练车。我有时懒惰,她就陪我呆在家里。有时候不得不去,她就毫无怨言地陪着我。我俩骑着个破旧的自行车,一路上替换着骑,从小城的最西头,骑到最东头,起码要四十分钟。好不容易到驾校,前面已经签了二十几个学员的名字了,有时候甚至是三十个。每个人练车5分钟,轮到我起码要等两个小时左右,也只是练习区区的5分钟,而且这珍贵的5分钟,我通常都是糊里糊涂的就给浪费了。有一个叫东东的男生,在我每次练车的时候,他总是坐在我副驾驶的座位上帮我指点。由于他长得并不像坏人,我的确又需要人来指点,就毫不抗拒的任他每次都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位上。   我和茵茵每天都穿着花裙子,在驾校与回家的路上飞来飞去,像两只笨拙而又自得其乐的花蝴蝶。有一次我们去晚了,居然签到了三十往后的排序号。那天我好像着急练了车去忙什么事情,就很无奈地对茵茵感叹:“真是糟糕,我们来得那么晚,恐怕今天是练不成了!”怎么这句话就被旁边的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听到了,他就主动跟我说:“既然你有事,咱俩就换换号吧,我签的第六,你先练,到时我排你的号练,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我被他的话惊倒了!我瞪大眼睛足足看了他三十秒,我居然能遇到这样善良又义气的男孩!后来才知道他叫小白,回族人,他长着一张与我堂哥一样爱笑的嘴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很多学员考过了科目一,科目二。由于我的贪玩和不用心,我的科目二一直还没有机会去考。我和茵茵每天都还嘻嘻哈哈地往驾校跑着,麻木不仁的练车。有一天我正坐在石台上等车,忽然听见一个男生在跟我说话,我又不能肯定是不是在跟我说话,并没有答应。我只是寻着声音转过头,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懒散地坐在我的右边,双目直视着前方,自言自语。好有型的侧脸,仔细分辨,原来他左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原来他是在跟人通电话呢!我不禁唏嘘,幸亏我没有回答,不然该有多尴尬呀!   后来我和茵茵每次来驾校的路上,只要经过那个拐角,就一定会遇见小白和那个戴蓝牙耳机的男生。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总是骑着一个破旧的自行车。每次遇到我和茵茵,他俩总会调皮地给我们打招呼,然后就迅速地消失在前方的拐角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驾校里开始流传东东是我的男友。真是开玩笑,他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位上,指导过我几回就成了我的男友了吗?我只不过是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有耐心的人。有一天晚上他约我,被我拒绝了,我不是他的女友,也瞬间在驾校传开了。   后来茵茵告诉了我一件事情。她说东东约我的那天她去了,有驾校里好几个学员,其中还有小白和那个戴蓝牙耳机的男生。那天东东醉得一塌糊涂。她又遗憾地说:“那个戴蓝牙耳机的男生叫程力,原来他有老婆了!我听见人家问他谁给他打电话,他说老婆子!”我只是瞬间惊讶,又瞬间变得无所谓了。不久后的一个深夜,茵茵给我打电话,她说:“我今晚又去跟他们玩儿了,还喝了酒。程力问我要你的手机号码,他说喜欢你!”我又吃惊了一下,就问她:“他不是结婚了吗?”茵茵兴奋地说:“他说的老婆子就是妈妈,他还管爸爸叫老头子呢!”还没有等我说话,茵茵又激动地告诉我:“小白向我表白了!”电话挂断之后,手机又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知道一定是程力。就任它响吧!我还不想随便就接受一份新的感情。我知道我仍旧陷在一份很深又无望的感情里,无法抽身,任何人都无法代替。   有了爱情的茵茵无疑是最快乐的,每天话也多了起来。她甚至每天跟小白通几个电话,发了几个信息都告诉我。我还总是会悲伤的,见我那快要结婚的前男友。我纠结,我悔恨,我埋怨,我没有勇气!最终我还是当着他的面撕掉了他送给我的照片,跟着程力而去。我知道,我不能再不去接受一份新的恋情。   当我才刚刚开始和程力的恋爱,茵茵和小白的恋情就宣告死亡。我终于没有告诉茵茵这个痴情的傻女生,那个小白从来都没有真的爱过她。仅仅十来天的恋爱,与爱情有关吗?而我承认我与程力真的彼此动过心,但那也真的不叫爱。最终两个月之后,我们也和平分手了。偶尔在大街上相遇,从人群之中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之后就是一个久违又关切的微笑,浅浅淡淡地问一句:“最近还好吗?”再之后就是再见,我们再不需要彼此刻意的联系了。   有一个夏夜的晚上,我和茵茵在散步。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的电话,说他是我们驾校学大车的学员,想要与我做朋友。我一听就冷漠地说:“我有男朋友了,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他又猥琐地说:“做朋友也可以呀。”我没有再继续听就厌倦地挂掉了电话。说不清楚为什么,我就是讨厌这样的人。随即他又给茵茵打电话,茵茵就像中了大奖似的,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聊个不停,我真是搞不懂,跟一个不相识的男人有什么电话好讲!那个猥琐的男人实在是破坏了那个美好的夜晚。后来那个猥琐男又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一听到是他就直接挂断了。而茵茵和他的联系更是频繁了,每天和我来驾校对于她就是一个盛大而又美丽的日子。她总是做出最可爱的表情,摆出最端庄的姿势,陪我站在驾校的阴凉处,供那个与她从未谋面的猥琐男观赏。那次我们驾校考试,我在人群中排队等了一个上午,她就站在墙根处跟那个男人通了一上午的电话。我失望,无奈,叹气,却又不能阻止她。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她只是需要一场真正的恋爱。她明明知道那男人给我打电话不成,又给她打电话。这明明是一个思想不纯正的男人!可是她一陷入自我设想的爱情,这所有的危险她全都忘记了。不久之后就听她说他们恋爱了,他叫冯林。之后就是经常听她提起他们的事情,什么时候在广场约会啦,什么时候闹矛盾啦……我还能说什么呢?后来才见到那个男人,脸型虽不算错,一米七二的个子,怎配得上茵茵一米六五的身高,和窈窕的身材?   后来因为我自家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我不得不放弃考驾照,离开Y城。茵茵曾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分手了,而且她也跑去天津卖卤肉去了。深秋的时候我又回到了Y城,茵茵不久之后又回来了。之后他们又旧情复燃。那男人还一直说要请我吃鱼,我那时候虽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碍于茵茵的面子还是去了。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我们三个吃的火锅,还点了一桌子的菜。茵茵和那个男人还喝了一些酒。饭后我独自回去了,留下他俩温存。夜深的时候居然又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他醉醺醺的问我:“假如我当初追你,你会跟我好吗?”我狠狠地告诉他:“你!永远不可能!”我气得浑身颤抖。我多想立刻告诉茵茵那个男人丑恶的嘴脸,但是快要拨出的号码终于还是被摁断了。我又比茵茵漂亮多少呢?恐怕告诉她,可恨的人便是我了。我更不想失去这份友谊。   他们分分合合最终还是订婚了,他们订婚的那天宴席结束后,我才悄悄地跑到她们家祝贺。一进门,茵茵和她的父母亲都是拉着冰冷和愁苦的长脸,桌上的并不丰盛的饭菜似乎从来没有被人动过。我一看这架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礼貌性的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后来期间我又回了一次N城,直到腊月十七茵茵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她明天就要结婚了,由于太仓促,父亲在N城的工作还没有交接完成,我最终也没有参加茵茵的婚礼。   茵茵是奉子成婚的,她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还曾陪她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隔着她的肚皮装模作样的听宝宝的动静。有一天这亲密又祥和的画面彻底破碎了。那段时间,我被附近所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待,他们的眼神里全是厌恶,怨愤。我还被蒙在鼓里,依旧对他们友好的说话,打招呼。那天奶奶也责怪地问我:“会儿呀,你咋给人家茵茵介绍那样一个男人呀?长得不行,又那么穷,还嫁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睁大眼睛,莫名其妙的说:“我什么时候给茵茵介绍对象了?那是她自己谈的!”奶奶说:“那干嘛邻居阿莲和你老姑奶都跑来告诉我是你给介绍的呀?全村人把咱的脊梁骨都捣断了!是茵茵的妈妈在村里到处说你,说都怨你给他闺女介绍那么差的男人!”我顿时头大,拿起电话就打给了茵茵,我一定要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任由别人在背后戳断我的脊梁骨?结果当我一股脑的质问她时,她却在电话那头给我无尽的沉默,我实在是受够了她那半死不活的沉默,就生气的挂断了电话。不久后她终于发来短信说:“对不起,我会跟我妈解释的。”我当时真想扇她一个耳光,这算什么朋友?为了自己的胆怯,不敢面对,就胡说八道!就任由那些长舌妇在我的背后戳我的脊梁骨!既然自己选择想要的爱情,凭什么不敢承担后果?那天我终于没有再回她的信息,而她再也没有与我联系。   也许是她终于有了自己想要的爱情,也许她真的不再需要我这样的朋友。转眼好几年过去了,我们真的形同陌路了。我想不通,她为什么突然出现了,又突然消失了。又突然出现了,狠狠戳伤了我之后又彻底离开了。偶尔又像个有目的的影子,飘在我能遇见的某个街角,或者我的梦里。我承认面对这份友谊,我一定是最软弱的那一个,即使是曾给过我伤害,我仍旧会因为情深,而将所有的怨愤释怀。虽然她最终什么都没有再说,我却为她设想了许多可以得到我原谅的借口。我还不到三十岁,一辈子还有那么长,我们还要和好吗?我们还会再和好吗?其实那一句道歉与原谅真的不再重要。只是为什么她不再想起,而我也始终没有勇气走过去?也许是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也许长路漫漫,我们终将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武汉癫痫真的能治好吗湖南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癫痫控制以后如何停药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