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临死前,你想了什么(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灵界小说

别人死前都会想些什么?谁知道呢?

我上次死前,我可知道想什么了。

凌晨两点半,忽然被自己的呼噜“嘎”的一声吓醒了,然后心脏就开始不舒服。

原以为稳定一会儿就好了,谁还不打个呼噜,谁还没有个惊醒的时候呢?可是,坐着开始气短,心慌的浑身无力,颤抖。躺下更不行,头在枕头上一直随着脉搏在动,自己听自己的心跳声“呼通呼通”的。头晕的,仿佛人已经飘了起来。

听着爱人抑扬顿挫有趣的鼾声,我在朦胧的光线中,看着他,想着要不要叫醒他,现在这个时间,叫醒他到底有没有必要呢?

可是,我已经不能翻身,我觉得这一个姿势我好累,自己把自己身体压得麻木了。可是,翻过去的力量没有不说,稍一用力就心跳得仿佛要冲出胸口。

我试图闭上眼睛,可我怕这样一睡不醒。想着天一亮,爱人第一个发现我死去,他会怎么样?他会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地哭我吧,他是那么的爱我。想着孩子慢慢走近我,惊恐的不敢相信。想着我年幼的女儿,是否知道妈妈不是在沉睡,是否会无忧无虑地玩儿去。想着青春期的儿子会不会悲伤,他会不会忽然后悔曾经顶撞过我,会不会后悔从此失去了那个唠叨讨厌的人。想着婆婆一定会惊呆了,她是那么对我好的,但是,会不会像别人家一样,马上琢磨给他儿子谋划未来。他的家人呢?我的亲人呢?哭得最伤心的我的兄弟姐妹们呀!

也许是睡了一下,也许是再一次惊醒,已经比之前严重了。

“我,不行了!”我发出的声音,已经无法让爱人从沉睡中醒来。可是,我的哭泣声他却猛地坐了起来。

“咋的了?”昏黑下他附着身,脸都要挨上了问。

“我好像,不行了!我害怕,我要死了!”我的声音,自己都像听不见。

“哪啊?心啊!”他急忙打开灯,跑到楼下找药。

我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我又泪流满面。我不敢眨眼,我怕那样会不能再睁开,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爱人慌张地跑上来,塞我嘴里几粒速效救心丸,然后站在床边看着我。

我并不觉得缓解,头依然不停地动着。

“好些?”他轻轻地说。

我看着他,心里在决断:“怎么办?我一点都没觉得好些,我要上医院会不会有点大动干戈,不去的话小命就这么交代了值不值?”这么一想,又紧张起来,眼泪再一次冲出来。“我,真的怕是,不行了!”我哭着说。瞬间又想起没有我他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就哽咽道:“姑娘还这么小……”

我这一句没说完的话,一下子把爱人的眼泪说出来了,“咋的?上医院!”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去发动车,你试着看能不能起。”就跑了下去。

我一动也不能动,看着他在我的眼睛里消失。“你为什么不打120,要是拉不到医院怎么办?”又想起半路的哭泣,半路打给各方人士的电话。这个时间,还想起了所有来参加我葬礼的人,他们有多少唏嘘我的年华,我的人品,或者,还有遗憾我的才情?

我又想起爱人会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还有两个,任谁看着都凄然泪下的儿女。

这时又一个可笑的念头:“用不用交代一句,我的首饰,或者……”

门响,爱人呼哧带喘地跑进屋,我竟然有功夫心疼他大冬天跑着上下楼,还有一丝他在意我的感动。“你用很寻常的行为表达爱我,我一直都心怀感动着。”我看着他,想着。

我竟然临死的情形下,觉得自己没白活了。他帮我穿衣服,累得喘息的样子,此刻却是最打动我的画面。我刹那间竟然只想着他一个人,竟然觉得谁也没有我这么幸福,生命尾声的傻女人,难道会这么不分轻重,这么无聊吗?

我们搀扶着走在楼梯上,心跳得要瘫倒一样,腿软得飘飘的。他要背我,我拒绝了,生平第一次恼恨自己长这么高干嘛,他背着我怎么走得了楼梯呢?

到了楼宇门口,他说:“我先把车开到门口,下雪呢!”

门沉重地合上了。我忽然想起,在门口穿鞋时,我瞥的那一眼。女儿和儿子的卧室门啊,也许这是,最后一眼了吧?如果天亮了,孩子们听到了噩耗,会怎样?

楼道里的灯总是闪着,我倚在门边。上下牙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紧张,不停地碰撞。这楼梯,这门口,会不会都是最后一眼。

然后,还会有谁记得曾经的我吗?

爱人一开门,看我哭得已经无法自持。他也忽然恐惧到了什么,一把抱住了我。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哭着。此刻都应该想到了诀别。

“没事,别怕!”他故作平静地说。

“不怕!”我也故作平静地说。

雪花飘飘,在有灯的窗口纷纷扬扬。天空却红彤彤的,仿佛是蒙着红纱,我抬头让雪落在脸上,那一份司空见惯的凉爽,却让我倍感珍惜。

车启动时,我透过车窗,仰头望着我家的窗口,因为我关门时,故意没有闭灯。我害怕,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漆黑一片。

天亮了,我们从医院回来。

“好多了,检查怎么没事的呢。”

“你可真吓死我了。”爱人握着我的手,终于笑着说:“你这丰富的脑袋想什么呢,你看你最后仰头看窗口那一眼,我真的,怕是最后一眼。”他声音颤抖着笑着说。

我感受他手里的温暖,尽管虚弱,深情地看着他。

“我也,怕是最后一眼。”

怎样饮食能改善癫痫患者的病情沈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更专业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武汉治疗癫痫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