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灵界小说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我遇见一个白雪般男子,这个男子白白胖胖的。他是上海好药师老板。我喜欢江南的雪霁,喜欢了他雪一样的男子。浦东塘桥是我接手他的第一家药房,接班人祥子是一个新营业员,我在药房工作十个月后他能卖药了。老板曾经自言自语,我们年纪悬殊,没有爱情可言。祥子能单独售药后,老板以各种言论激化我们的感情,我们这样不欢而散了,深夜11点我打包离开药房。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我遇见了一个白雪般男子,我喜欢江南的雪霁,喜欢了这个如雪样的男子。有人说,工作如爱情。我对待工作兢兢业业。我连续工作三个月时间,没有一天休息,只有吃饭时间离开工作场所,腊月气温骤降,可能饮食不洁,生了一次病,不消化,一天几次痢疾,我始终坚持岗位。老板相信我的工作能力,他对于我的品质却持怀疑态度。距离过年还有几天时间,他以我不服从工作调动为由让我回家,我没有选择。他其实反复无常,复美文涵开张前要我回家,可是你为何请我来呢?过年放假这是每个单位法定假日,其他药房人员放假,我也放假。但他说,你如果回去,过年就不要回来。为什么不换一种请求的语气呢?他忘记了去年谁帮了他。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我喜欢了江南的雪霁,喜欢了他雪一样的男子。在上海好药师一年多时间,我爱上了诗写,我本是一个草根写手,作品不是太完美,但作品也不是见不得世面,然而散文网一些从来不诗文的编们,他们不比江山的编正规,他们是美其名曰编,无故指责我诗写平乏。有主见的人都知道,那是某些人别有用心所为。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犹如栀子花开花落,携栀子的人懂得,花开楼空。我的愿望一片空白,我只不过为别人做了一件嫁妆。我和他只是雁鸿一瞥,我的愿望夭折希望的路途,我的愿望夭折在文字的叹息里。我只是一个栽花人,花期到了,该离开了。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我喜欢了江南的雪霁,喜欢了雪一样的男子。那一年我似乎雪中漫步,腊月二十几的天,在几天时间就过年了,我放假了,准确的说是一次诀别。我狼狈逃窜松江,即使有熟人我眼睛无法看见,只有我知道我的可悲,我又一次被利用了。只是不明白,我付出了那么多,他竟然过河拆桥。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喜欢江南的雪霁,喜欢了一个如雪一样的男子。我喜欢雪,因为雪在我记忆里一直有个家的温暖,一直有母亲的关怀。小时候江南是一个严寒多雪的季节,有时候天气骤冷,阴沉沉的天空阴霾着一张脸,一场大雪没有预期的莅临。晨曦起来,打开窗户,映入眼帘是一声惊喜,哇!好大的雪。世界白皑皑的一片妆容,大地披上了白色的冬装,房屋、树上挂着一层雪。原野一碧千里的茫茫辽阔、空旷。齐靴深的路面踏在雪层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母亲每天送我去镇上大公学校上学,雪天也不例外。每天出门都要褶平我的棉袄、棉裤,然后去上学。年轻的母亲没有棉袄,只系一条围巾,身体在风中瑟瑟发抖。大公小学的路途,需要经过村子,路口有一对松树挂着雪,整齐的田垄被白雪茏罩,母亲每次和我路过,我都在想农作物会不会活?带着疑问问母亲:“农作物能成活吗?”母亲对我说:“傻孩子,瑞雪兆丰年,大雪就似农作物的棉被。农作物不会死,来年还会生根、发芽。”我恍然大悟。

那一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雪,若干年后,那一年雪花心里缤纷,那一年人和事,那一年抒写人生美好,我无怨无悔,那一年毕竟是人生美好的轨迹记载。

奥卡西平都用哪些副作用武汉治癫痫比较正规的医院在哪郑州可以去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天水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