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浪花】端午粽(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又到端五节了,我们农村人叫它五月单五,小时候,只知道在这天前后会吃到粽子。这个小时候应该从八四年算起。八三年我们村实行了包产到户,父母再也不会因为只有两个劳力养活六口人,分的粮食不够吃而愁眉不展了。

起码的生存问题解决后,人们总会用过节来稍稍调节一下平淡而不宽裕的生活。母亲在十四岁便成了孤儿,是那个年代普遍存在,数量众多目不识J的女子之一。大约从来也没有人给她说过五月单五也叫端午节,是为了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所以我是年级上的高些时,才知道端午节的来历。母亲所知道的是:"别人家的孩子有的吃,咱不能让孩子们看着可怜"。一次,父亲相阻止母亲花钱时,母亲这样回答"就包二斤米,买点个儿小的枣,还便宜。"她想让孩子们也有一个不卑微的童年。八亩地,两个劳力,交两千多斤公粮,化肥钱,农药钱,浇地的柴油钱,一家六口的生活开销,三个孩子的学费,乡亲们和亲戚间必要的走动和红白喜事的份子钱,急待翻盖的岌岌可危的房子,一切都压在他们头上,他们的性格做不了买卖,只能依靠地里有个好收成。

那时候的粽子,并不像现在的这么精致小巧。如果把现在的粽子算做一米六的窈窕淑女,那时的粽子就是一米八的山东大汉。在那个时代,粽子太小巧会让人笑话的。按照当时的标准,一斤米包七八个。二斤米下来,也就十五六个。当粽子的香味在昏暗温暖的灯光里弥漫开来,一家人是幸福的,是一种平和安详的幸福,不热烈,却很温馨。父母每人尝一个,其余的是奶奶和我们姐弟三个的。五月单五是麦子即将成熟的时节,天气炎热,没有冰箱,母亲总是把粽子泡在凉水里,这样能保质两天。有时,两天里我们吃不完,就会对母亲说:"你把那个粽子吃了吧!"母亲就对父亲说:"你把那个粽子吃了吧!"父亲说:"你多换两回水,给他们留着吧!"当粽子再也坚持不住,有些变质时,母亲会自己一个人吃掉,原因有两点:一是扔了可惜,二是别人吃了万一有个病啊灾儿啊,可不行。母亲大概是铁做的吧!我常这样想。

随着我们毕业,工作,成家,国家经济的发展,各种惠民政策的出台,生活越来越好,粽子与节气的关系越来越淡,只与"想吃"和我们有关。弟弟在北京,有房有车有工作,商场超市里啥也有,妹妹在县城,商场超市里啥也有,我虽然说是住在农村,超市里也是一应俱全。可我们总喜欢把母亲做的吃食拿回自己的小家,小咸菜啦,一两个玉米饼啦,腌的咸鸡蛋啦,萝卜片啦,红薯干啦……母亲最高兴的,就是看着我们大包小包地往回带东西。弟弟每次回家,母亲总是提前炸好麻花,包好粽子,磨好玉米面和白面,轧好挂面,好让弟弟带回千里之外的小家。有时,我会和母亲开玩笑:"从北京回来拿你这百八十块钱的东西,还不够油钱哩!"母亲便说:"买哩跟我哩一样啊!"怎么会一样呢?

"母亲在,人生便有来路。″网上说。我想说,"母亲在,生活便有底气。"人到中年的我们都知道,拿回小家的各种吃食,是生命里母亲的味道,是面对生活的风雨时,永远存在的依靠,是漂泊无定时,永远张开的怀抱。

又逢端午,又是母亲的五月单五,母亲每年向我描述的情景又在眼前清晰起来:

一双粗糙的手,把白白的米,红红的枣,用绿绿的叶裹住。她仿佛又听见:"nia(四声)!""nia!″"妈!""姥姥!”"奶奶!",然后,就又叹口气,"一个儿个儿瞎忙,回不来,煮熟了就放冰箱吧!"

注:nia,四声,方言,娘的意思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不同人的癫痫的不同病因是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