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我是如何相亲成功的?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青春幻想

作者:原禾

01

我一直觉得,相亲这件种事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当你见到相亲对象的那一刻,你就知道你自己在介绍人眼中是个什么货色了。

作为一位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跟同性友人玩网游的三张男,当隔壁王阿姨热情的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的时候,家中二老也不问我意见,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帮我答应下来,等人一走,两位老同志眼睛一瞪,振振有词跟我说:你不是说你是直的吗?证明的机会来了!

我虽觉得相亲扯淡,却也无言以对。

王阿姨称对方样子长得不错,性格很文静,家里做生意的,环境条件也很好,家里就只有她一个女儿,如今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一直没有谈过恋爱,日常认识的男生也很少,她父母现在最大心愿就是尽快为女儿找个好归宿……我家二老没听完就已经垂涎三尺,拍了个红包给王阿姨,再三叮嘱王她尽快安排见面。

金钱就是速度,第二天我就接到电话,说已经跟姑娘那边沟通好,晚上春天茶馆,不见不散。

春天茶馆算是我们那一带比较有名气的茶楼,老爸怕我抗旨想歪招,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心,少有的豪气递给我一张卡:拿着,请我未来儿媳妇喝点好茶。

02

有了上头拨给的联谊经费,我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一下班就直奔茶楼,按照王阿姨的提示找到包间,站在门口时,还特意把衣服角抻了抻,好歹是第一次相亲,心里还是忐忑的,捯饬得自认为无懈可击的时候才推门进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一个大包间中间一张大圆桌,围着圆桌坐了最少十几个人,年龄基本都在40岁以上的大叔大妈。好在王阿姨也在当中,见我进门赶紧过来拉住我走到窗边小声说:姑娘父母不放心她单独一个人来相亲,执意要陪着一起来。

姑娘父母不放心可以理解,但这一堆吃瓜群众是什么鬼?我站在一堆来看热闹的大叔大妈面前,除了尴尬,就是为老爸的卡默哀。

王阿姨用口型让我正常发挥,不要见到人多就紧张,我心中呵呵哒,你不紧张你上啊。郁闷归郁闷,想着家中还有两位望穿秋水的领导,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在圆桌边唯一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屁股刚挨着椅子,还没来得急喝口茶,对面一堆比纪委审查还严肃的,查户口似的盘问便开始了:什么时候生日、哪里念的大学、哪年毕业、毕业多少、工作多久、收入怎样、父母什么工作、收入怎样、几套房子、买了车否、婚后搬出来还是父母一起、如果以后生了女孩你家里人会不会有意见等等……

对方的人墙轮番向我提问,人在敌众我寡的场合,就会莫名生出劣势心理,作为第一次相亲的新手,我竟然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所有问题,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没如此清楚明白的了解过自己的未来计划和现今的情况,经过这次问答,我才对自己有了一次真正彻底的自我了解。

人多带来的后果就是桌上的点心和茶水频繁的翻桌,而疲于应对的我却没尝到任何滋味,直到一个小时后我口袋里电话响的时候,我第一杯茶才喝了两口。电话是主管打来的,说我做的方案要改动,客户明天就要,让我马上回办公室一趟。

从没有哪次加班让我如此高兴,我心中如释重负,向女方长辈说明情况,他们表现理解,对方父母跟我互换了电话和微信,我飞奔出包厢,出门时经过前台,顺便把账结了。

03

去到公司我才想到一个问题:刚才那堆人里,到底是哪位要跟我相亲?

加完班回家,二老急急问我情况如何,我把情况一说,再特意把长长的账单一晒,老爸的脸都绿了:花了这么多钱,连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败家玩意,以后别去了,相了也是白相。

不错,正合我意。

相亲这事本来就不应该抱太大希望,事情过了两天没动静,我料想着黄了,没想到第三天她主动加了我微信,我点进她的朋友圈,想看看跟我相亲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可惜,她的朋友圈除了转发的鸡汤文章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内容,别说自拍,就连一句话一个心情也没有,而她的头像,是颗呆头呆脑的洋葱头。

姑娘已经主动加我,作为一个男人,我当然要有所表示。我拿出十二分的真诚,跟姑娘分享我收集的网上段子和身边的傻逼趣事。

姑娘表现十分冷淡,回复的内容一般是:哦,呵,嗯。交手几次后我惊奇的发现,找位姑娘不会发超过两个字的信息。

几天之后,我终于肯定她对我没兴趣,主动加我可能是因为出于礼貌或者家里人的催促,反正我的段子也说完了,再见。

沉了几天,没想到在我准备要删除她的时候,竟然又收到她的消息,说让我周末跟她一起去看《捉妖记》。我十分惊讶,没想到她竟然会写超过两个字的信息。

好奇害死猫,本着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的好奇心,我如期到了约定的地点,没想到那里站着两位年龄相仿的女孩,头发一长一短,衣服一白一黑。

我走过去坐下,长发飘飘的白衣女孩主动开口打招呼,跟我说她一个人害怕,所以拉上了自己的闺蜜。我一头汗,摸摸自己还不至于让人害怕的长相,一阵心累。不过不得不说,短头发的黑衣姑娘长得着实不错,于是,我瞬间就愉快的同意了三人行。

04

看电影的时候,白衣姑娘和黑衣姑娘各坐在我的左右,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白衣姑娘全程安静,看样子是真的来看电影的,黑衣姑娘则负责跟我聊天,我实在没想到像白衣这样的呆姑娘,竟然会有黑衣这样机灵又风趣的闺蜜。

电影结束,我们找个安静地方喝下午茶,白衣还是呆坐着,黑衣负责帮她刺探军情,依然像我和白衣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样,黑衣又是一堆查户口的问题,我很耐心的回答完所有问题,她们看起来很满意,我却心有不甘,凭什么总是你问我答?于是,我也开始反问她同样的问题,黑衣性格爽朗,非常乐意的告诉我:她年纪跟我一样,同样单身,没谈过恋爱……

没错,黑衣回答的是关于她自己的情况。

整个过程中,跟我相亲的白衣都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旁边的我和黑衣,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和黑衣相谈甚欢,送她们回去后,我和她互留了微信。

然后,从这天开始,我和每次只发两个字的白衣就没有然后了,我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跟黑衣谈天说地谈情说爱上。

一年后,我跟黑衣喜结连理。

婚后我和老婆都各有心得,我劝大龄单身的表弟去相亲,毕竟任何途径都能让你遇到真爱,老婆则劝解自己的亲妹防火防盗防闺蜜,毕竟,谁都不知道稀少的好男人,会成为谁的老公。

作者简介:原禾,文艺学博士,游学英国,微信公众号:yuanhe07。

中卫中宁县癫痫医院大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较权威北京癫痫权威医院
上一篇:你不再是你
下一篇:人活着,别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