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大地】最后一面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青春幻想
无破坏:无 阅读:575发表时间:2019-05-09 12:32:13    “这个死鬼天,穿了个大窟窿么?倒水一样的,落个不停……”这是祖母生前,每到下雨天,最常唠叨的一句话。   这些天,总是阴雨连绵不绝,我就想到祖母的这句话。也使我想到,天家里山花相伴泉水相依的祖母,您在天堂还好吗?   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像极了我们的心情,哀愁缠绵不断。记得,三个月前的一天,祖母辞世了,祖母告别我们众子孙亲人,也是在这样阴雨连绵的日子。这雨,就像亲人的泪,止也止不住。   往事如昔,有些情景历历在目。   知道祖母在人世的日子大概不多了,我抽了个时间回老家看祖母,这是祖母发病以来,我第一次回来看她。之前,从没特意抽过时间回来看她,只是年节日时,才例行回一次,一餐饭功夫,就又走人了。   由于没有走动能力,整天除了坐,就是躺着,祖母的脑细胞以及全身四肢五脏器官,都逐渐走向不可逆转的退化和萎缩,她的身体机能,只能每况愈下。   看到我突然站在她面前,她似乎没有多大反应,没有突如其来的惊喜,她似乎把我这个人放在脑海里搜索了好一阵子,努力辨认识别,才发现有似曾相识的印象,又似乎还不敢确认我是谁。这一刻,我多么渴望她能像往常一样认得出我来,能像以前一样有亲切的笑容。可现在,连她最熟悉的孙女都迟迟认不出来,说明情况不乐观!我凑近她耳朵,加大声音,试图逗问她我是谁?她好不容易才听出我的声音之后,做出判断,声音细弱无力,有点颤抖,激动而又缓慢地说:“你是阿……红……吗?阿……红是……吗?”   我苦笑说:“奶奶,您真厉害,猜对了!”   她说话有些吃力,不过还算很清晰。   认出我之后,她好像被从深重苦难中打救上来似的,激动的声音近似发颤,似哭又似笑,总之是非常复杂得难以描述的表情。她枯枝般的手握着我的手,冰凉冰凉的。   照顾她的叔伯说,她病瘫的左半边手脚血液不流通,已经不会动了,没有体温了。我捂住她冰凉的手,极力想用自己的体温捂暖她,可捂了许久,依然是凉冰冰的。   她大概料到自己再也好不起来了,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感觉死神已经一日比一日在向她逼近,且在不远处觊觎着她,只等时辰一到,就把她擒获收入囊中。她知道自己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努力和挣扎,也于事无补。绝望侵蚀着她的意志力,每天都这样坐,干巴巴坐着,坐累了就躺,躺累了还是得躺着,躺累了就是麻木,麻木已成为习惯,没有人跟她说话交流,没有人带她出去走走,以前串门拉家常的日子,已永远成为历史,不再重来。外面的世界,已不再是她的,与她无关。剩下的,是阴暗和孤寂。   现在,即使吃、喝、拉撒这么简单的事,也需要别人帮忙才能完成。她的声音已经很弱了,她的喊声也是只能在几步之内才能听得见。比如饿了,口渴了,或者想拉大便了,这些基本生理需求需要帮哈尔滨看羊癫疯的好医院助时,都不一定能及时实现的,很多时候,负责照顾她的叔伯要忙其他活去,可能都听不见她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的喊话。   有时候,想喝杯水,在房间叫了很多遍,可能没人听得见,失望之余,她只能无奈放弃。后来,饿了,累了,可能都懒得叫了,就让它一直饿下去渴下去。特别是有时候想大便,需要别人的帮助,可能叫了多次,也没能等到有人来,等下等下,憋着憋着,到最后,就成了便秘……她的正常生活需求,已经变得都不容易顺利实现了,久而久之,就渐渐变得麻木、迟钝和厌世。   意志力被消磨殆尽,很多时候,她甚至连话都懒得说,耷拉着脑袋,目光呆滞,百无聊赖。最常听到她叹息的一句就是:唉!怎么还不会死,早点死了去多好,不用活遭这个死罪!   她的生活,除了孤独就是孤独,日常的时间里,她耷拉着脑瓜,目光如灰,面对四面水泥墙,沉沦在自己孤寂的世界里。除非,偶尔有子孙来看她,就是她觉得唯一有光彩的日子了。   已经坐了几个月的轮椅,缺少运动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免疫力,几个月前腰背上长的褥疮一直都不能结痂,创面越来越大,后来扩展鸡蛋那么大,血红血红的,留着血水,揭开纱布,看了使人心惊胆寒。她的这双走过九十八年风风雨雨的像枯枝山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般的腿,已经“搁置”半年没有使用过了。她曾经试图极力想站起来过,可,已经不是自己意志力所能控制的事。可想而知,她是多么怀念以前那些能走路的时光。   走路,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奢侈,已经是做梦都不能实现的事。   当我为祖母的事沉浸在不能自拔的沉痛中时,祖母突然说,她想拉大便。我说,我抱你去吧。我把她的手扶起,抱着她的腰,试图想扶她起来,她整个人傍在我身上也想配合我用力站起来,我搂着她的身往上提,可她的身体的重量往下坠,脚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拉住似的,因为她的腿根本就不听她使唤,没支撑力。她没能站起来,我们都失败了。我把她扶着重新坐回椅子上去,就这么个动作,已经把我们祖孙俩累得筋疲力尽。   这一刻,我和她都明白,做出的任何努力,都是无用。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紧紧搂住她,尽可能多点时间陪着她,安慰她。   搂着皮包骨的祖母,就像搂着一个瘦弱无助的孩子。此时的天已入冬,天冷了,洗澡没以前方便,减少了洗澡的次数,祖母的身上发出一种酸臭味。这在以前,我闻到一定会想吐,会忍不住跑出去。而现在,祖母身上的这种酸臭味,我反而不觉得那么酸臭,我紧紧抱住她,只想在她短暂的余生里,多亲近亲近她,让她感受到一点暖意。我把她搂得更紧,只想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她。我用脸贴着她的脸亲她,我用体温安慰她,她时而勉强笑一下,时而又埋头到绝望愁苦中去。   以前,一看她的孙子孙女拥上来,她一定会笑出一屋的灿烂来的。   这是我第一次亲她,要不是她病痛了,也许,这一辈子也想不到会亲她一下。我紧紧搂住她,怕她一不小心就被时间从我手中夺走了。   不多久,她用细弱得如同蚊子一样小的声音告诉我说,她想吃东西,叫我买香蕉和鸡蛋给她吃。我暗喜,她会叫饿就好!我像接到圣谕一般往街上跑去。   我买回一堆香蕉和鸡蛋,把香蕉剥了皮,递到她手里,她像刚刚学会抓东西的孩子,好像那根香蕉有十斤重似的,把香蕉缓缓送进嘴里。她的牙齿不多了,只剩下两颗门牙。她只吃了一根香蕉。   叔伯煮好了饭,用肉汤捞饭给她吃,我接过饭碗,给她喂饭,喂了几口,就故意把饭匙递给她,让她自己动手进食,她右手抓着饭匙,发抖,无力的样子,用饭匙从饭碗里舀了饭汤,慢慢往嘴巴送,从饭碗到嘴巴的这段距离,她用了漫长的时间,整个动作,就像她小时候刚刚学吃饭那样,战战兢兢,举步维艰的样子。   叔伯说,自从犯病以来,每餐饭都喂给她吃,她从来没自己吃过饭。我说,尽量让她自己吃吧,即使慢一点,也尽量让她自己吃几口,这样可锻炼她的动手能力,使她更有自信。可叔伯不以为然。   吃完饭不久,她说要拉屎。拉屎对她的一天来说,是个大工程,因为他已经不像普通人那样,想拉就三步两脚跑进厕所去解决。而她,则需要通过别人的帮助才能完成的。这需要把她从轮椅抱起来,放在床上让她慢慢躺下,然后帮她脱掉裤子,再把尿包取出来,然后把她抱回轮椅上坐好,再把屁股底下的窟窿打开,窟窿下面,再递一个尿盆,如此通过这一系列繁杂的过程,才能解决大便问题。   这个过程,只有叔伯才熟头熟路,因为他每天或者隔几天就要帮祖母完成。其他人,不熟手,信任不得。不过,叔伯虽然是她儿子,但,让男人来给母亲洗澡换尿布擦屁股,无论如何,心里都是别扭的,不自然不舒服的,可对于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人来说,除了生死由命,还能怎么样?因为只有叔伯才跟她住,其他的几个子女,远水难救近火啊。   把坐上轮椅的祖母推到屋角一边去拉大便,祖母耷拉着脑袋,半躺着,一会儿功夫,就闻到了一屋子臭烘烘的尿屎味。臭,实在是恶臭,因为那是宿便,因为她有时很多天才能拉一次。我捂住鼻子,胃里翻江倒海,直想吐,我强忍住,依然坚持站在祖母身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我想,即使再臭,再难忍,我也要陪着她,让她知道,还有人这么爱护她,痛惜她。   祖母终于说拉完了,我亲手端起她的屎尿倒掉,然后给她擦干净屁股,又给她擦身,她终于露出轻松的笑容说:舒服多了!   这是我第一次照顾祖母服侍祖母,我很珍惜。说真的,难为叔伯每天都重复这样的事情。   那天,我陪她坐了一个下午,那一个下午,是我难忘的时光。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成了我和祖母的最后时光。   元宵节刚过,那天中午,就收到祖母仙逝的消息,我一下子就瘫坐在椅子上。我想不到,时间就竟然这么绝情,不等我有任何思想准备,就匆匆把祖母带走了。祖母不等我们了,她再也不想忍受这种痛苦。本来打算,年后等孩子们开学了,有自己的时间了,到时跟祖母好好住一阵子,跟祖母好好住一阵子。可祖母,已经不给我任何机会了。   直到今天,我还常常想,早两年,我要是给她买个按摩器,让她天天按摩,活动筋骨,她也许就不会中风,就不会遭那么多的罪。如果,我懂得教她每隔两个小时要喝一次水,睡觉前后也喝一次;然后多抽时间关爱她,陪伴她,我想,祖母一定能活一百岁以上。   可现在,纵使你有一千个如果一万个心意,已经毫无意义了。祖母没有给我补救的机会,她走了,去了没有病痛的天国,我为祖母祈祷!   共 35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