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娘亲(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青春幻想

娘,我要出去晒太阳,娘,我饿了,娘,我要尿尿,娘,背上痒痒了,娘,我要喝水……娘呀,儿都53岁了,怎么还象襁褓中的婴儿?

娘,我的娘亲,儿在床上整整躺了28年了,儿患的是类风湿关节炎,手脚萎缩,不能动弹,生活不能自理。那年,娘,你61岁,本应该是一个儿孙绕膝,享清福的老人了。可是从那时起,你别无选择,用一副柔弱的身躯,扛起生活重担,顽强地支撑着这个家,照顾患病的儿子。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呀,娘的手就是儿的手,娘的心就是儿的心……娘,如今的你,步履蹒跚,手脚哆嗦,头发灰白稀疏,牙齿也掉光,双手枯竭,脸上堆满皱纹,娘已经是耄耋老人了。

娘嫁给爹时,是村里出了名的标致女人,和爹在当时真是郎才女貌呀,娘的漂亮、精致、温顺、大方,曾经被村里多少男人垂涎。别人家女人,结了婚就生孩子,可是娘,结婚10年还没生崽,娘急的呀,天天烧香求子,夜夜流泪盼儿。咱村是远近闻名的“穷山窝”。娘和爹从春播忙到秋收,身上的汗摔成八瓣,撅着屁股干一年,到头连糊口都不够。娘是个从小苦惯了的人,既勤劳,又俭朴,精打细算地过日子。

娘说,每年一到夏秋收割的时候,娘就天不亮起床,跟着村里的人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去拾谷穗或麦穗,饿了,啃几口糠菜团子;渴了,喝几口凉水。回到家把捡来的谷穗或麦穗搓一搓,再用小拐磨子磨成面,包成饺子或掺些菜叶蒸成馍,凑合着吃。

那天,娘听到门外一阵婴儿哭闹声,走出家门,看见一个用包裹包着的婴儿,婴儿身上没穿衣裤,只用一点破布片卷着,一根带子捆在腰间,破布里夹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婴儿的生日,才生下一天,孩子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娘轻轻地抱起了婴儿,那个婴儿就是我。那时,娘36岁,我1岁。

村里有人劝娘:“别抱养了,你自己都还这么困难。”但娘心里想:可怜的孩子,总要有人养呀。俗话说养儿防老,将来也要有个依靠吧。看着儿,娘百感交集,发誓要把儿当作亲生儿子好好疼爱,抚育儿长大成人。第二天,爹和娘把儿抱到村赤脚医生家检查,庆幸,儿没有什么病。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寒冬酷暑,孩儿嗷嗷待哺,娘抱着儿,东家嫂子一口奶,西家大姑一口粥,实在没地方讨了,就靠捡废品卖的微薄收入,给儿买乳粉吃。好心的亲友们送来了玉米糊糊,番薯粉糊糊,娘还用邻居们介绍的土方法,把糯米、米仁炒熟磨成粉,做成米糊糊,一口一口喂儿吃。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娘终于把儿拉扯大。

虽然家境贫寒,娘还是尽力满足儿的要求。有好吃的,宁愿自己饿着肚子,也要从牙缝里省下来给儿先吃饱,爹娘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却尽量让孩儿穿得像模像样;为了省下钱给儿读书,娘平时省吃俭用,吃的菜都是去菜市场捡来的剩菜。爹娘不仅供孩儿读完初中,还千方百计筹措学费让儿到县里读高中,想让儿有个美好的前程。

幸福和欢乐距离娘总是很遥远,就像天边的彩虹。年关将近,为了置办年货,爹宰了家里唯一值钱的大肥猪,准备卖掉后给娘和孩儿我扯新布做过年衣服,他乘坐村里人的拖拉机到县城卖猪肉。谁知祸从天降,拖拉机在经过山里大桥时发生侧翻。爹被甩出车子,脑袋重重地摔在桥边的石栏杆上,被送往医院抢救。医生告诉娘,“你丈夫脑子伤得很重,恐怕活命时间不长,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正值壮年的爹躺在床上,眼睛不转,嘴巴不张、身体不动……娘每天帮爹做全身按摩,贴着耳边呼唤着爹的名字……住院治疗一年多后,娘带着爹回到了破败的家,为了治病,老屋卖掉大半,3人挤在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里艰难度日。爹失去劳动能力,屋里屋外全靠娘一个人。娘白天干农活,晚上忙家务;还要上山砍柴,打散工,帮人烧饭,做保姆……想尽办法挣钱养家。熬了两年,爹走了,平时身体很好的爹,想不到只是一场车祸,就要了爹的命。娘失去家里的顶梁柱,儿失去了慈爱的爹。

娘亲,我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儿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活着,挣钱养活你,让你过上好日子。为了这个家,为了娘亲。

18岁,儿回村,上山下地干农活。儿聪明能干,早出晚归。空闲时给人打工赚钱,家里生活渐渐有了好转,两年后,儿用赚来的钱造了2间平房,娘满是皱纹的脸乐开了花,娘盼望美好的生活快点开始。

你开始为儿张罗媳妇,逢人就说:“俺儿子勤快、聪明,是个好男儿……”终于,隔村的阿花愿意来我们家做媳妇,娘高高兴兴地为儿操办婚事。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儿全身骨头和关节疼痛,脚板更是剧痛难忍,不能走路,连晚上也不能躺下睡觉了。娘想方设法筹钱,带着儿到县里、市里,到处求医,在奔波和期盼中走过了一年。花钱无数,病根却好不了。一次意外跌倒,儿下肢功能丧失,从此瘫倒在床,身边再也离不了人了。阿花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悄悄地一个人回娘家,从此就再没有回来……

娘亲,那年,61岁的你,25岁的我。为了给我治病,家中欠下一万多元账务。你一边做零工,一边照顾儿,为了给儿增加营养,好不容易养了几个月的五只子鸡被人夜里全部偷走,另一正在下蛋的母鸡(每天晚上放在卧室里睡的),大白天也被人偷走了。为这只母鸡的丢失,娘坐在门口大哭了一场。看着伤心的娘,儿百感交集啊,儿恨自己无能,儿想一死了之,结束自己无奈的人生,可儿连死的力气都没用了,因为儿根本无法动弹。在这困难的时候,亲友们及时伸出援助的手,乡亲们你一百,他两百凑足了两千元,县政府、县妇联领导也及时给我们娘俩送来了被子、棉衣、油、大米,还有一万元的资助款。娘,我们不孤单,在危难中,有这么多好心人在关心我们。

在政府和乡亲们的帮助下,娘就近在村里的来料加工厂上班,一边照料卧床不起的儿,一边打工赚钱,每天凌晨5点,天才蒙蒙亮,娘就翻身起床,给儿洗衣、擦脸,做饭、喂儿吃饭,然后赶紧去干活。娘外出干活,好心的邻居马大娘也常常过来照顾儿,但是,娘还是不放心,中午,娘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回来看一次,帮儿翻身,解大、小便。娘的生活除了干好活外,几乎全部围绕着儿子。就连平时买生活用品也都是一路小跑。为了方便娘出行,节省时间,好心的亲戚送给娘一辆电动车,让娘骑着往返上班。

冬天,天气寒冷,儿的腿部常常是酸痛不已。深夜,娘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自然醒过来,爬出被窝,给儿做按摩,以便减少儿的疼痛。有时实在困得不行,多睡了一会,娘就会觉的很自责。娘拿了根绳子,一头吊在儿的床边,一头吊在自己的床上,并告诉儿,要是娘睡过头了,千万要拉动绳子,提醒娘醒过来。即使是在零下几度的冬天,只要儿一有响动,娘就会立刻起床,给儿做腿部按摩,倒茶。

娘,看着你的样子,想到第二天你还要干活,儿实在不忍心叫你。但常常是不经意间的轻微呻吟也“逃”不过你的耳朵。娘,你对儿子细致入微的照顾,邻居们都看在眼里。他们说,每天总看到你忙得团团转,但再苦再累也从没有见你对儿子讲一句口气重的话。每天总是耐心地问儿子想吃什么菜,并且儿子想吃什么你就做什么。他们说,一个女人,用自己的一辈子来对待一个养子,真的是难得啊!

在我们家,一个小屋,两张床,一张桌子,一台旧电视机,这就母子俩的房间。屋内虽很简陋,但极为整洁,地面一尘不染,显得很温馨,儿的娘是一个多么爱干净整洁的老人。虽然,每月有政府的低保,有好心的乡亲们资助。但是娘说,我们的命够好了,有这么多人关心,帮助我们。有生之年,不想太多麻烦这些好人。所以,你还要下地种菜,自己每天吃泡饭、菜饭,给儿的却是尽可能的吃好一些,多吃一些。每天,你蹒跚行走在山路上,过一会儿又蹒跚着走回来看一下,生怕儿子犯病,看看无大碍,才放心地返回继续手头的活。你说,你还不想死,你还要照顾我这个儿子,谁叫我是你儿子。

中秋节,全家团圆的日子里,我们娘俩也不孤单,县政府、县妇联领导又一次来到了我们家,送来了衣服、钱和油。县民政局选择最好的养老院,让我们娘俩住,看着雪白的墙,崭新的床和被子,娘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娘亲,你89岁,我53岁。你每天坐在儿床前,看着你的儿,娘心里就踏实。娘亲,让我紧紧地牵着你的手,像小时候你怕我摔倒怕我跑丢那样,让我们轻轻地搂着你,像小时候你怕我受惊吓、怕我着凉那样。有政府关爱,有这么多好心人料理我们,你还可以好好享清福。

冬天来到了,窗外寒风呼呼地吹着,室内却温暖如春天,儿听到了你梦呓般的叫“儿啊……儿啊……”儿感恩政府,感恩社会,感恩好心人,儿更感恩你。人间最难报的是父母恩,儿只盼有来生,还做娘的儿,为你做牛马,报答你的恩!娘,儿子是你唯一的孩子,娘亲!

用苯巴比妥来治疗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男性癫痫治疗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