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穷,是很难直视的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人生哲理

我自己也很穷,每次看到比我更穷的人,都有兔死狐悲的难受。穷这件事情,是不能直视的,不穷的人很难理穷的味道。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吃不起饭”的问题。它在你珍视的一切恩物里,在你的头发里和乳房里。只要你穷,你就很难保护它们。

周末在花园城做活动,不准在那里吃饭,对门就是沃尔玛,我懒得跑远了,就去沃尔玛买了盒饭,坐在沃尔玛外面的桌子上吃。那里很多人都在吃饭,我那一桌本来是我,还有另外两个人。

突然那两个人都站起来走了,我抬头看见我对门坐着一个捡垃圾的老女人。难听的叫法就是垃圾婆。我想那两个人走开可能和她有一点关系。因为后来有好几个人远远看着这两个座位,都犹豫了下,最终都没有过来坐。

捡垃圾的老女人,她没有吃东西,背对着我坐着,好像是在休息。也脏,但并不脏的要命,甚至头发还整齐。在垃圾婆里,她算得上体面的了。但是她拿着一大堆纸板,袋子,瓶子啥的,准确无误地彰显她的身份。

我等着她来讨钱,或是问我:小姐,这个饭还要吃么?最起码,我觉得她会收走我的饭盒去换钱。因为旁边不远就有个老头专门收饭盒。

但她就背对着我一直坐着,那应该是在休息了。她很胖,从背后看,乳房像两座肉山。看到这两座大山,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咯噔是因为我现在也开始胸痛了,没办法年纪到了,每天要吃两种药。好了不少,但是只要没休息好,或是压力大,胸口就闷,就钝痛。这个病如果大了很难治,必须要把它扼杀在摇篮里。所以我非常神经过敏,上网不停翻预防和治疗的资料。

有一天洗澡时,在腋下发现一个小疙瘩,吓得拼命嚎叫,“有肿块!可能是淋巴瘤!!”我使劲地打verla君的背,他也在感冒中,只有一边擤鼻涕一边无精打采地说:“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

满地乱滚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我才想起若是淋巴瘤我首先得发个烧什么的,既然我没发烧,那应该就不是,才稍微安心了点。后来发现那只是个火疖子,最后像挤痘痘一样挤掉了。

后来我仔细想了下,我之所以这么怕,是因为我知道在中国得不起大病。我妈治结肠癌,一年花掉了我们家一套房子。那套房子他们攒了十多年吧?我的闺密熊同学的气管上长了个瘤子,这几天在正在化疗,用的是和我妈一样的靶向治疗进口药,一针一万。“真他妈贵啊。”她说。物价和癌细胞,它们是跑的最快的东西。

资料说,年纪大又肥胖的女性,乳房病变的几率非常大。所以我看到这个老女人那两座大山,第一反应就是:这得多危险啊。

但是她有钱治么?她的衣服很旧,因为胖,被撑的满爆爆的,背后有一条不大明显的口子,这是件很旧的衣服。从口子直接露出肉来,可见她没有穿bra。一个肥胖的垃圾婆,到哪里去买合适的大尺码bra呢?估计因此就索性不穿。不穿bra,衣服开口子的垃圾婆,可能为她的乳房存一笔治疗费用么?

想起来,她还是一个“工作的人”。不乞讨,不捡人家的垃圾吃,捡累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个很穷很穷的工作的人。很奇怪,我在这一带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穷人,有一次看见另一个老女人,瘦,穿的非常干净,也非常寒酸。裤脚下露出很老式的袜子和布鞋。她的头发很少,不少地方能看到头皮,简单说,就是非常难看。

我不知道她是才做了化疗还是鬼剃头什么的,但是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不去买顶帽子,因为当时并不热。后来我想了下,估计还是因为太穷了吧,帽子不是必要支出。她缩成一团,紧紧地抱着一个很小的包,用防卫的眼神盯着一切。

我自己也很穷,每次看到比我更穷的人,都有兔死狐悲的难受。穷这件事情,和独裁一样,是不能直视的,不穷的人很难理穷的味道,就像美国人民永远无法理解文革。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吃不起饭”的问题。它在你珍视的一切恩物里,在你的头发里和乳房里。只要你穷,你就很难保护它们。

所以我非常痛恨那个恶俗的“富翁和乞丐对话”的故事。这他妈一定是个吃饱撑了的不穷的人编的故事。“我现在这样,也有饭吃,也能晒太阳啊。”是啊,太阳和神一样公平,照着穷人也照着富人。和它一样公平的还有疾病和衰老,它们都在等着你。

刚才和竹林桑聊工作的事情,莫名其妙就说到这些让人难过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说啥,大概我有病。(来源)

安阳市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张掖最有名癫痫病医院沈阳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