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忘不了的,也是回不去的(2)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人生哲理

    “我知道强扭的瓜是不甜的。”苏姐低头叹了一口气,随后又冲我微笑道:“这不,现在这瓜不是甜了吗?”    “那时候看到你爷爷那么不答应,那么爱着你的奶奶,所以我也决定放弃,放你爷爷奶奶走的,谁知道……”    “苏姐老爸来捣蛋了。”我说。    “捣蛋?”苏姐疑惑的看着我。    “嗯!”我笑着。    “对!是捣蛋!没错!哈哈。”苏姐开怀大笑道。    “哈哈。”    “粟杰,你讨厌苏姐的老爸做出这一举动吗?”    “不讨厌,我能理解。苏姐老爸也是为你好,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爱的举动,只是方式有点特别。”    “何况……”说着,我停顿了下来。    “那就和假如你爷爷当初没‘砸’我场子一样的结果,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对吧?嗯?”苏姐看着我说。    “嗯。”我点头道。    “其实,发生了也挺好的……虽然很可惜,但是能拥有这一段经历也是挺美好的。”苏姐笑道。    “苏姐?”听到苏姐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看着她,我的思绪开始变得复杂。    “嗯?怎么了?”苏姐察觉到我的变化,两眼看着我。    “没什么。”我摇摇头。    爷爷被苏姐软禁半个月后的一天,苏姐打算第二天天亮就放爷爷奶奶离开的,恰巧,当天就被苏姐老爸来“捣蛋”,原本的一切被搞得糟糕起来。    苏姐老爸让苏姐带一封信给奶奶,苏姐也不曾多心,就直接拿去给奶奶。结果,导致奶奶一个人偷偷的离开苏姐家,离开了爷爷的身边。    “你太过分了!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还有那信里说了什么?不然她怎么会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舍得离我而去?”知道奶奶不见后,爷爷十分生气的冲苏姐叫到。    “什么跟什么?你到底说什么啊?”苏姐被爷爷突如其来大叫弄得一脸的莫名其妙,但她很快的醒悟了过来:“什么?芸欣走了?”    “少装糊涂!”    “我真不知道。信?难道是信?”    苏姐顾不上跟爷爷解释,连忙跑去书房找苏姐老爸。    “爸!芸欣怎么突然走了?你在信里跟她说了什么?”苏姐连门都没有敲就来到老爸面前,生气的向他责问到。    而苏姐老爸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放下手中的书,缓缓的对苏姐说到:“能说什么呢?当然是让她走,让他死心留下了。老爸的苦心你还不明白么?”    “老爸你……”    “大小姐不好了!客人这一次看样子是真的要强行闯门卫出府。”正当苏姐要冲老爸进一步发脾气时,一个府兵慌忙的跑进来报告到。    苏姐老爸听罢,没有什么言语反应,反而继续若无其事的重新看起书来。    而苏姐也顾不上继续和老爸斗嘴,又连忙带着前来报告的府兵向大门跑去。    “你确定不放我走?”还没让刚赶到大门的苏姐喘一口气,爷爷就没好气的向她问到。话里的潜在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让走的话,我就动真格的闯,哪怕鱼死网破。何况,就这几个门卫还不一定真的够我较量呢。    “把…把枪…放下。让他走。”苏姐呼喘着气对门卫说到。    “是。”    “这不是我…做的,是我老爸…一时糊涂,我和你一起…去找她,你…等我一下。”    “警卫排集合!”苏姐缓过气来,一边往自己房间赶,一边冲家里大喊。    可是……    “等我换好军装,来到大门,你爷爷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苏姐说:“不知道人多力量大吗?茫茫人海,他一个人怎么找啊?真是的。”    “没办法咯。谁让那时候爷爷心里着急呢,而且……”    “而且,你奶奶的离开和我脱不了干系,你爷爷心里也是对我不满的,对吧?”苏姐又在我面前秀聪明着说。    好吧,我忍不住给了她一白眼。    “不过……爷爷接下来发生的事,多亏了苏姐你。不然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搞不好就没我什么事了。”说着,我傻笑起来。    “哈哈,粟杰你这么可爱。苏姐怎么可能舍得让这个世界没有你的存在呢?”苏姐拍了一下我肩膀笑道。    “哈哈!那是!宝宝那么可爱!”    “是吗?那么可爱?还宝宝?”    “粟杰!臭美了哦?”    “啊!苏姐!疼!疼!别掐耳朵了!我又错了……”    “好啊,那我不掐你耳朵了,免得到时候你爷爷对我又不满了,哈哈!这次换掐你肩膀!”    “苏姐,你好暴力啊,那么喜欢掐人,掐肩膀还是疼啊。”    “要是不疼,那我还掐你干嘛?”    “……”    爷爷离开苏姐家,去找奶奶,但刚到苏姐老爸的另一个防区平县就遇到一群兵痞。带头的军官见爷爷的打扮像是有钱人家,于是便动了抢劫的念头,打着“抓犯人”的旗号把爷爷围起来。    爷爷找奶奶心急,顾不上跟他们多说什么,何况他们还是对自己不怀好意,二话不说就拔枪相向。    正要彼此拼火,旅店内又突然冲进一群国军士兵,“唰啦唰啦”的一阵子弹上膛声音响起,就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兵痞们,把他们围了起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兵痞们对爷爷不敢轻举妄动,都纷纷静观其变。当然,爷爷也是静观其变的,他不知道是谁在帮他,但胆敢对兵痞带头的中校军官作对,想必这个人的官职也是不小。    但谁料到……    “他真的是犯人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是你?”爷爷闻声望去,原来是苏姐,惊讶道。    苏姐并没有搭理爷爷,而是径直的走到那个中校面前,继续问到:“你确定他是犯人么?”    “放肆!谁让你一个少校军官这么对长官说话的?”因为做贼心虚,中校军官并没有直接回答苏姐的问题,而是强行摆起官架子来:“妨碍长官办事,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呵呵!”苏姐并没有被吓唬到,反而嘲笑他道:“跟我讲官架子?知道苏程杰吗?我就是他女儿。”    “中校军衔?我记得老爸的部队里校官我都是认识的,不知道你……”苏姐说到这,两眼打量着他,故意停顿一下,“越界闹事可不太好啊。”    此时的中校军官已经被苏姐这么几番话说得再也没有官架子,反而开始汗颜,默默不语的站着。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何况自己也是做着不法之事。闹大了,搞不好命就没了。    “确定他是犯人吗?不是的话,你看着办吧。”    中校军官一脸面青,连忙对苏姐点头,挥手示意手下放下武器。    “还有,别再让我看见你们。滚吧!”    “是。”中校军官低声恭维的答道。    说完,他便带着一群手下狼狈的离开旅店,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怎么样?该怎么感谢我?”赶走兵痞,苏姐这才回过头来搭理爷爷,冲他调戏道:“还是让我以身相许啊?嘿嘿。”    “……”    “你不问一下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刚调戏完,苏姐又得意的问爷爷。    “这还用说吗?这里肯定也是你老爸的防区。”爷爷却不愿让苏姐更加得意下去,“自作聪明。你以为人人都没脑子吗?”    很可惜的是,自作聪明的是爷爷,原本以为这样子说就会灭掉苏姐的得意,但……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哈哈。真聪明。”苏姐变得一脸得意小样。    “……”爷爷是彻底无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反正都是她赢。    “哎!我不是叫你等我吗?干嘛一个人走了?芸欣不见了,我也有责任的。我可不是靠这样的事而得来爱情的小人。”    “哇!那苏姐你的意思是……自己的老爸是小人咯?”    “……”    “掐吧。”我把左边肩膀转向苏姐傻乎乎笑着说:“我现在已经了解到苏姐你一抓狂就会有暴力倾向的了。”    苏姐听罢,白了我一眼,只得放下那只刚抬起的一直掐我的右手。    “那是你爷爷第一次对我笑啊!”    “是么?”    “嗯。破冰的开始。”    “我是先行一步,我知道以你的本事,你肯定很快追上来的。”爷爷冲苏姐笑道。    苏姐见到爷爷终于露出笑容,还是冲她笑的,脸一下子红起来,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苏姐毕竟是苏姐,又很快反应了过来,道:“那是!本小姐是谁啊?堂堂的国军少校。”又是应有的得意。    “那个…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现在也不知道芸欣去了哪里,我把警卫排的人分散出去一起找吧。我们就待在这里等消息,知道她的去向,我们再动身也不迟。”    “你把警卫排的人都分散出去,不怕有歹徒找你麻烦么?”爷爷关心道。    “你别忘了我可是个军人,我的枪法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的枪法?烂!”    “你……”苏姐被爷爷说得无奈。没办法,谁让自己的枪法确实不是爷爷的对手呢。    “嘿嘿!”爷爷得意的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枪法那么准,你是干嘛的?”苏姐问。    “我是芸欣父亲下辖的特务营少校营长。”    “难怪……那芸欣的父亲?”    “国军中将师长。芸欣的父亲牺牲前把她托付给我了。所以……”说着,爷爷的心情逐渐变得沉重。    “原来芸欣是……我……”知道奶奶的身世,苏姐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有所惭愧。论老爸,奶奶的老爸比她老爸无论是军衔还是军职都高一个级别,论彼此的地位,奶奶是比她高贵的。心中有些自愧不如。    “其实你也挺好的,真的。如果很早认识你的话,说不定我会喜欢你。”爷爷看出了苏姐的心思,因而笑道。    “真的?”苏姐疑虑的望着爷爷。    “嗯。”爷爷看着苏姐,目光十分的诚恳。    看着爷爷,苏姐会心的微笑一下,便把目光转向他处。    “这件事情听你的。等有了她的去向,我们再动身。”    “嗯。”苏姐应道。    “警卫排听着!以班为单位,分为四人一个小组!什么任务?相信你们知道的!出发!”    “是!”一阵洪亮的声音答到。    警卫排的离开,原本这个因官扰民的平县郊区旅店又恢复了以往宁静……    “其实…爷爷说的没错啊。我觉得苏姐你真的挺好的啊。”我说。    “真的?”苏姐反问道。    “嗯!真的!”    “哈哈。”    (回到故事“破冰”的旅店,002,完)    

济南治疗癫痫的专科陕西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保定市癫痫病哪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