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一墙之隔_1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哲理
无破坏:无 阅读:2914发表时间:2017-03-27 22:29:08    雨突然就下大了,迷迷蒙蒙的铺天盖地而来,春天难得见到这么大的雨。母亲没有带伞,她拖着个大箱子,只好到教学楼的大厅里躲雨,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头上,可白色的头发越来越多,怎么也无法遮住。学生三三俩俩的进进出出,有人望了她一眼,有人没有看见她。她到学校后给儿子打了电话,儿子说要上课,她人生地不熟,不知该到哪里去,只好到教室等儿子下课。她有点不敢去先见老师,不知该说什么,想先见见儿子了解下情况再看。她并不知道儿子在哪栋教学楼哪间教室,大雨让她作出了选择,就是这里了。   她坐了一天一夜的车,有些疲惫,她蹲在墙边,有些撑不住,见地砖很干净,就坐到了地上,手靠在箱子上,轻松了许多。她把手拢在袖子里,怕别人看见她那龟裂的手,怎么洗都好像不太干净。她斜眼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有些不好意思,不敢正眼看他们,但她又希望能在人群中看见那个让她一直牵挂着的身影。他到底出了什么事,老师打电话让她到学校来?   她昨天正在工地上洗菜,推土机正在挖着土,渣土车、水泥罐车呼啸着进进出出,虽然不停地在洒水,但仍然尘土飞扬。正在修建的楼房刚起了两层,上面钢筋一簇簇地伸向天空,明媚的阳光下,是来来往往劳作的身影,她要为他们做饭。她电话铃响了,双手在衣服上使劲擦了擦,接听着电话,工地嘈杂的声音让她听不太清电话里的声音。但她还是听清楚了,儿子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是儿子不及格课程太多,要留级。她听到电话着急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手足无措,决定到学校去一趟,看看是怎么回事。就急忙换了身衣服,拖着箱子就往车站跑,她知道,这一走,她的活就会被别人干了,工人们不能不吃饭,但她还是将全部家当装入了箱子中。   这学校真是不错,她望了望四周,教学楼宽大敞亮,玻璃擦得干干净净,地上也一尘不染。前年儿子拿到学校的通知书,让她极为自豪,她的辛苦没有白费。她并不怎么识字,但还是拿着通知书,来到了丈夫的坟边,靠在坟头,絮絮叨叨地给他报了喜讯,地下的丈夫应该癫痫病如何进行药物治疗也很高兴。亲戚邻居们都向她道贺,说她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她也觉得压在心上的石头落了地,儿子有了出息。   她高兴又恋恋不舍的把儿子送上了车,慢慢的,儿子的身影连同火车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来不及伤感,提起箱子就上了另一趟车,同乡们帮她留了个活,到工地上为他们做饭,一个月可以净落下一千五百元钱。这是乡亲们在照顾着她,她也觉得知足了,儿子的生活费有了着落。他还在学知识,又在长身体,自己可以随便应付,可不能亏了他。   她一直武汉羊癫疯的最好的医院是哪里没见到儿子的身影,他也许不在这栋楼里上课,她有点困,也有点饿,但她不能睡,怕错过了儿子。学生慢慢地少了,她见到几个老师样的人,在人群中走来,赶紧低下了头,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有些抬不起头来。人越来越少,一阵铃声在她头顶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几个学生飞奔进去后,再也没见到有人进出。虽然已是三月底,但在雨天,她还是觉得有些冷,扯了扯衣服,向箱子靠得更紧了些。   他从教学楼的另一个门进了教室,睡眼惺忪,他没打算来上课,昨晚玩了个通宵。但是母亲来电话说她今天到学校,他不得不起床走进教室。他坐到教室的最后一排,这样隔老师最远,不会引起注意。他不知道,他和母亲其实就一墙之隔,母亲就靠在墙那边。他把书包放下,不知该拿出哪本书,看了看前面的同学,他却没在书包里找到那本书,就随便拿了本摆到桌子上,没有翻开,掏出了手机。   上课铃响了,他第一次见到了任课老师,老师讲得很有激情,嗓音洪亮,他在最后一排都听得清清楚楚。他听不懂,觉得没意思,什么都没意思。考上大学,他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没有让母亲失望,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来到学校,老师的提醒和劝导,他觉得都是在吓唬他们,许多同学们跟他想法一样,先放松下再说。不是在网吧里,就是手机形影不离,有时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听到同伴说对专业没兴趣,没兴趣就没有了动力,他觉得很有道理,就心安理得了许多。   同学们谈论着社会现象,很失望地得出了这是个拼爹时代的结论,这让他更加觉得前途没有一点希望,也让他对自己的不学习又找到了一条借口。他还和几个同学一起想去赚点钱,补贴一下辛苦的母亲,虽然母亲从来没有拖延过一天他的生活费。跑了几次,赚了点钱就被自己理直气壮慷慨地花得精光,课却没怎么上,就更不愿上课了。后来觉得赚钱是被人当牛做马的使唤,不值,就再也没去过,不上课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第一学期两门课不及格,他还有些愧疚,没有让母亲知道。后来不及格的越来越多,他也觉得没了什么,有人比他还多呢,现在哪门课及格了反而让他有些意外。想着想着,他的眼皮有点抬不起来,索性趴在桌子上睡了去,但老师讲课的声音太大,让他睡不踏实。突然老师的声音没了,同学们一阵“悉悉索索”的翻书拿本子的声音,让他感觉很奇怪。睁开眼睛,老师并不在讲台上,身旁却有一个人影。他慢腾腾地到书包里找笔和纸,老师就走了,他不知道这是要干嘛,仍然无精打睬地趴着。一会儿老师又来了,他不得不立起脑袋,装模作样的翻着那本与课程无关的书。   当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心想终于可以安心地趴下了,中间休息五分钟,他也一直没动,但也并没睡着。他现在和班上同学,除了一起不学习的几个外,其它的人基本没有来往。他成天是白天蒙头大睡,晚上去网吧,衣服也不洗,头发也懒得管。有时在镜子前路过,他会被镜中的自己吓一跳,看着镜中那个邋遢的毫无朝气的人,自己也觉得瞧不起他。但离开镜子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几级医院后,在游戏中,他又忘得一干二净。   趴着没多久,寂静让他再次睁开眼,老师又下来走动了。这让他有些烦,现在哪个大学老师像他这样,还把我们当小学生?他抬头看了眼老师,脸上有些不屑,还有一丝嘲笑的神情。他觉得这老师也有些可怜可笑,反而觉得自己再睡觉也是可以理解的,也算是对他的无声的抗议。母亲不知到了没,外面好像下着雨,只怕是辅导员多嘴让她来的吧,他还是没睡着,脑海里闪过了母亲的身影,晚上只怕不好去玩游戏了,他有些遗憾。   一阵铃声响起,虽然老师还在说着什么,教室里已是一片拖动桌椅的嘈杂声。他惊醒了,看来是下课了。   一阵铃声在她头顶响起,使她清醒了很多,儿子该下课了吧? 共 24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