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小学代课老师(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哲理

1961年的春节,是一个十分饥饿,寒冷,悲伤的春节,我时年17岁。

春节前的腊月暴风雪蓆捲了家乡,父亲的肺病突然恶化,他是医生,但是耐受不住饥寒交迫,疾病和贫穷的三重折磨。为了救命,家里卖掉了一间青砖到顶的带阁楼的房子——只卖了80元钱,然后买了一只老母鸡——刚好花了80元,母亲把母鸡炖给父亲一人吃了。然而在吃过母鸡没几天,父亲就去世了。全家的顶梁柱倒了,我一下子好像觉得天要塌下来。当时,大哥在北京上大学,二哥在上海上大学,我在省文艺干校工作。春节过后,我辞职回乡照顾母亲和年幼的弟弟,为的是不让他们在那场饥荒中饿死。

回乡初期,和生产队的农民们一起下地干农活,不用说,很辛苦啦。而且别人干一天是十个工分(合一角钱),而我只有九个工分(合九分钱),其实我干活很卖力,埋着头干,也许是看我还未成年吧,一天只给九个工分。我很郁闷,于是就想在附近找找别的工作。刚巧我们村不远有一所龙角山铜矿职工子弟小学,急需一名代课老师,月薪20元,而且户口和粮食关系还可以转到学校(这意味着每月有30斤的粮食定量供应)。我就去应聘了,

一面试,校长就录用了。生产队也没有阻拦,我就去小学上班了。

这所小学不大,一个年级一个班,是公办完小,就是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其实这所小学是我的母校,只是在大跃进期间曾经停办过,刚恢复不久,所以从校长,老师,到学生,都换人了。现在在校学生只有三百人左右,教师只有十多人,其中代课老师就有好几位。

下面,我介绍一下我映像最深的几位教工。校长姓陈,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挺拔的鼻梁,一双笑迷迷的眼睛,迈着八字脚,他是一个女人见了就爱,男人见了就恨的男人。他是学校唯一的党员,所以任何事,他说了算。教导主任姓刘,50多岁,高个大眼,不苟言笑,城府很深。他原来是代理校长,陈校长来后,就改任教导主任了。教务主任陶某,小鼻子,小眼的小老头,整天絮絮叨叨的,管后勤,管学校自留地,管学校公厕的大粪池。女教师马芝蓉,19岁,她是全校学历最高的,是黄石师范毕业生,齐眉的留海,齐肩的短发,端庄的五官和匀称的身材显现少女的婉丽,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映衬着荞麦色的皮肤,透出别样的妩媚。男教师吴某,转业军人,初中肄业,代课教师,体育教师兼学校的保卫干事,他有着武二郎般魁梧的身板,却只有武大郎般胆小懦弱的内心。他的妻子潘某(刚巧姓潘),也是代课教师,长得十分漂亮,雪肤花貌,翩若惊鸿,他俩还带着一个襁褓中的女婴。潘老师很少带课,大部分时间用于打扮自己。男教师钱某,是我小学同学,幼师毕业,红红的脸盘上长满了黑雀斑,我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黑芝麻饼。事务长杜某,主管食堂,矮个子,他有着一对机智的小眼睛,小学文化,但爱读书,能背诵不少古诗文,大家叫他土博士。

下面,我介绍一下校舍概况。学校的主建筑是一座废弃的庙宇,坐北朝南。庙的大厅是会议厅兼餐厅,右边的厢房是伙房,左边的厢房是校办公室。庙的后部两边各有一间像耳朵一样的小房间,我的宿舍(兼办公室)则被陶主任安排在左耳房,又黑又潮。庙宇的前面是一大操场,操场的东南西面有早先盖的三排旧平房,有两排做教室,有一排做教工宿舍(兼办公室),大多是两人共一间。刘主任和陶主任也住这里。庙后面的山坡上,新盖有一排阔绰的平房。陈校长一人住最西头的一间,他的隔壁住着吴老师和潘老师,这么安排,据说是校长高风格,怕他们的婴儿晚上哭闹影响老师们休息。平房的居中是小会议室兼节目排练厅,再东边是图书室,最东头是马老师一人住的宿舍,这么安排,据说是尊重“高级知识分子”。

我一上班,校方就给我安排了很重的教学任务。学校最缺音体美教师,说我是省文艺干校下来的,第一,让我带全校六个班的美术课,幸亏我曾跟美术专业的大哥学过画画,不然就惨了;第二,让我和马老师一起分担全校的音乐课,得亏马老师是师范科班出身,唱歌,识简谱,弹脚踏式风琴样样在行,而且她很热心,晚上经常来我宿舍教我识谱,弹琴,我就边教课边学习,很快就学会了识谱和弹琴;第三,让我和吴老师一起分担全校的体育课,吴老师上课,只会带学生走队列,我建议开展多项活动,一是到矿上工会要来了一对旧篮球架,竖在操场上,这样学生们就可以打篮球了,二是带领学生们在操场边挖了一个沙田,填入沙子,两边插上两根树杈,横上一根竹竿,就可以练跳高,去掉竹竿,就可以练跳远了;第四,让我带四年级的班主任和算术课,班主任的工作很繁杂,我都一一处理得很好,学生们都很喜欢我,有的还不时给我带点熟鸡蛋,熟咸蛋之类吃的;第五,让我和马老师一起在课外活动时间组织学生排节目,自编自导。唱歌跳舞是马老师的强项,而我是从高一年级考入省话剧团学员班,混了几个月,又被精简到省文艺干校的,所以语言类节目的编排是我的强项,我们俩配合得很好,排练的节目经常在全校大会上演出,受到师生们的欢迎。此外,我抽空,画了两幅宣传画,挂在了学校大厅的两边墙上,满屋生辉。总之,自从我来到学校后,学校似乎变了一个样,热闹起来了。

陈校长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多次在教师会议上表扬我,还把市教育局的领导们请来学校参观,看我们学生演出,市领导们赞不绝口,让陈校长笑歪了嘴。只是刘主任不知何故,一言不发。有一天,土博士跟我私下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呀,要忧着点!”我不以为然。

没过几天,陶主任通知我搬宿舍,让我和黑芝麻饼一起住。我想黑芝麻饼是我的同学,住在一起,有个伴也好,也就搬了。只是到了晚上,马老师再也不来我的宿舍教我唱曲谱,商讨新节目了,我有些不习惯,我甚至还想念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香味。

一天晚上,我备好了课,忍不住来到了马老师的宿舍。马老师的宿舍很宽敞,大约有20平米,中间用一书柜把房间隔为两部分,后半部是卧室,摆放着一张新木床,雪白的床单上放着叠得很方正的蓝花被子;前半部是办公室,靠窗摆放着一张新的三屉桌,上面放有一面圆镜子和女生用的面霜,房间里有着和她身上相似的香味,闻着很舒服。

马老师见了我很热情,招呼我坐,说:“我就等你来了。”说着就拿出一张新歌曲轻声地带我唱。我觉得和她在一起能消除劳累,忘掉烦恼。以后,我又来她的宿舍两次,主要商讨六一节参加市小学生会演的节目。最后一次,我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突然马老师说:“别忙走,你饿了吧!”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饭盒,打开饭盒,里面有一个白白的馍馍。我一下子惊呆了。在那个饥饿的年代,一个馍馍是多么弥足珍贵啊!我真想一把抓过来,一口吃掉,可是不行啊,这可能是马老师今晚的晚饭。于是我拒绝了,说:“谢谢!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只见马老师一脸的红晕,我转身就逃离了。然而我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不禁喃喃地自言自语:“’她是我姐姐,她是我姐姐……”

当我走到西头陈校长的门前下台阶时,陈校长突然从黑暗里走了出来,把我吓了一跳。他一改往日的和善,板着脸教训我:“晚上乱跑什么!呆在自己宿舍里备课!”

“我已经备好课,是找马老师商讨六一节会演节目。”我理直气壮地回答。

“商讨节目白天可以搞,以后晚上不要到女老师宿舍,你还不给我回去!”陈校长语气更严厉了,只差说“滚”字了。

我气得直哆嗦,跑去找土博士。土博士笑了,说:“不听博士言,吃亏在眼前吧!”又说,我送你一首诗,你自己去思考吧。“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他还提示我,诗的前两句指的是陈校长,后两句指的是另外一个人。我问是谁,他笑而不答。我思忖,“远看山有色”,大概是提醒我要远远地看陈校长,了解陈校长。我就悄悄地留意陈校长,只见他白天趁老师们都在上课时,他就经常溜进潘老师宿舍,而到了晚上他经常在马老师宿舍门前徘徊,常常听到马老师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才悻悻地回去。我一下子明白了陈校长那天教训我,是在吃我的醋。于是,我就离马老师远远的,我“罢工”了,再也不去找马老师排练节目了。马老师似乎知道了什么,也“罢工”了,不排节目了,六一节参演节目也就泡汤了。

每周日的上午,是男教师到校自留地劳动的时间。有一次陶主任安排我和吴老师一起挑粪水到自留地,走在路上,我和吴老师攀谈了起来,我说起了挨陈校长训的事,吴老师的目光突然从武大郎的目光一下子变成了武二郎的凶光,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想杀了这狗日的校长,他搞我老婆!”我惊得滑了一跤,把粪桶里的粪泼洒了大半桶。他停下来,把我拉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哎!可是不能啊,我杀了狗日的校长,我也得死,我老婆和伢子怎么办?”吴老师的目光从武二郎又变回了武大郎。

听了吴老师的诉说,我接连几天的心情都是阴沉沉的,哪想到更倒霉的事降临到了我的头上。那周五,学校出了通知,“周六晚上七点半,在小会议室召开学校全体教工民主生活会,请准时参加。”

到了周六的晚上,我去了小会议室,一进门,只见会议室中央摆着由学生课桌拼成的长方形会议桌,周围已经坐满了人,人人脸上表情严肃极了。马老师坐侧面,低垂着头。会议桌中间留了一个空位,陈校长指了指,示意我坐下。然后,他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我们召开一个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主要是帮助李老师,李老师最近有些傲气,敲盘子,搞罢工,不排练节目了,那还了得,要批评,要改正。下面大家畅所欲言。”我的心悸了一下,但一会儿就坦然了,我自认问心无愧。

一直沉默寡言的刘主任这天终于开腔了:“钱老师,你和他同宿舍,又是他的老同学,你先说说。”

“好,我先说。”黑芝麻饼从口袋内掏出了一张纸,他照着念道:“第一条,李老师狂妄自大,上周一对我说陈校长像西门庆。”会场上爆发了经久不息的笑声。

陈校长气歪了鼻子,高声吼道:“安静,安静!严肃点!”我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吴老师,只见他目露凶光,两手紧攥拳头,潘老师坐在他边上,低着头,使劲拽住他的袖口。

会场静下来了,黑芝麻饼接着念道:“第二条,他说刘主任老奸巨猾,城府很深。”这次没人敢笑。而我的心里在暗暗地骂:“你这叛徒,你这犹大,我平日里和你说的玩笑话,知心话,你都拿出来整我。”

“李老师你说说,我怎么就老奸巨猾,怎么就城府很深了”。刘主任恨恨地说。

“你平日里不干事,不说话,到处转悠,要听课,你可以进教室嘛,为什么要站在窗口偷听!”我毫不示弱地回应。

“督导教学是我的职责,我就是要监督你们这些代课老师。你就是一个不称职的教师,你体罚学生,你没有师德,你不配做教师。上个月8号我就见你把一个学生拖出教室。”刘主任恨不得一棍子把我打死。

“你够阴的,上个月的事这个月才说,你当时为何不说?我今天告诉你,那个学生叫李远勤,是我堂哥的儿子,是我侄子,在家就喜欢跟我撒娇打闹,那天我上课,他大闹课堂,不得已我才把他拖出教室。”我不慌不忙地反驳他。

“哦!……”从不少老师口中发出。

“陶主任,你说说,”刘主任在操控着会场,他又在点将了。

“这位李老师呀,你很是娇气,那天我让你和吴老师挑担粪到自留地,在路上你生生地洒了一半。我是真心疼哪!大家知道自留地的庄稼多需要肥料啊,多施肥,就多收粮,多收粮,大家就可以多分粮。”陶主任开始絮絮滔滔了。

“好了,好了,你就说到这里吧!下面,其他老师说说。”刘主任对陶主任的发言显得很不满意,于是把目光在全场扫了一下。这时的陈校长已经脸色铁青,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由着刘主任掌控会场。刘主任一个一个地点将,老师们一个一个的发言。有的说我骄傲自满;有的说我好出风头;有的说我恃才傲物、清高自大,等等。我有些烦躁了,这哪里是生活会,明明是有预谋的批斗会,就像当年批斗右派分子一样。这时坐在我边上的土博士发言了,他说话总是先来两句诗。

“双手推开窗前月,投石击破井中天。老师们对李老师的批评是窗前月,你不要推开它,要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至于井中天嘛……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想吧!”说完,他望了陈校长一眼。有人在乞乞地笑。

“好了。刚才钱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请钱老师接着说。”刘主任想打出最后一张牌。

“第三条,李老师生活作风不正派,一来学校就和马老师粘粘糊糊,勾勾搭搭……”

“你胡说八道!”没等黑芝麻饼说完,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拍桌子,霍地站了起来。“我和马老师清清白白,完全是工作关系。马老师年龄比我大,学历比我高,她是我心中崇敬的姐姐。你可以污蔑我,但是你不能污蔑她。你这个黑芝麻饼,还有刘主任你这个伪君子,我耻于和你们这些人为伍!我宣布立刻辞职,我不干了。”说完,我就愤怒地转身,准备朝外走。突然听到一声大吼:“我们也辞职!”只见吴老师拉着潘老师大步地冲出了会议室。

“你们欺人太甚,我要求调动工作!”马老师噙着眼泪站起来,扭头离开了会议室。

我怒冲冲地回到宿舍,收拾东西,打背包,准备连夜回家。黑芝麻饼怕我揍他,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没多久,土博士来了,他说是陈校长让他找我谈谈,陈校长说今天会议的本意只是敲打敲打我,没有想整我,是刘主任搞的鬼,目标是对着他。陈校长还说希望我不要辞职,留下来,说是上个月就给我打了破格转正的报告,前天市里已经批了下来,工资加到了每月30元。土博士也劝我留下,他说:“春去花还在,说的是刘主任想排挤走陈校长;投石击破井中天,说的是刘主任把你当石头来击破陈校长这井中天。”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但是我已经心灰意冷,去意已决,不想回头了。”我有些伤感地说。土博士送我到校门口。就这样,我离开了工作不到半年的小学,再次回农村当农民了。

时间过得很快,第二年的春天我提着菜篮到矿上集市卖自家菜园种的菜,遇到了土博士在采购菜,就问起小学的人和事,土博士告诉我,我辞职走后,第二天吴老师和潘老师也辞职回农村了,马老师闹调动,学校师生动荡,惊动了市教育局,市里派人下来调查,找钱老师谈话,连吓带哄,他就招了,说他是受刘主任指使干的。市教育局最后做出了处理,刘主任被撤职,调到一个乡办小学教书去了,钱老师被陈校长开除了。陈校长向市教育局要来了一位师范毕业生,他做媒,与马老师接了婚。陈校长还把他的爱人从乡下接来了,学校总算安定了。

“刘主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苦笑了一下。

不知怎么,时隔50多年,那些在小学代课的事我还记忆犹新,特别是马老师从抽屉里拿出的饭盒里的白馍馍,我是记得那么清晰。也许是在漫漫人生的长河中,那是一朵人间真情的浪花吧!

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最好癫痫发作该怎么来急救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