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老朋友,小乐子(小说)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哲理

从教学管理岗位上退下来,一时间还真不适应,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书读不下去,毛笔拿起又放下。到学校看看吧,熟悉的校园依旧井然有序,毕业班依旧抓得很紧,学生们连打饭都三五成群,脚步匆匆的。老伴儿说:“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出去转转,别老在楼上闷着。”我这才想起很长时间没跟老朋友们见面了。于是,把自行车搬出来,擦干净,打满气,准备回趟老家,跟老同学见个面。

现在农村可跟那几年大不一样了,大街小巷全都硬化了,街道两边还用浅红色的广场砖铺上了人行便道,栽上了成行的垂杨柳、龙爪槐等绿化树,村里还修了几个大小不等的供妇女们跳舞的小广场。过去街道两边的小卖部几乎都翻新成两三层的小楼,超市、饭馆也有好几家。临近中午了,我找了家清净的小饭馆坐下来,跟几个老同学打电话,邀他们出来坐坐。谁知道很不凑巧,不是在地里浇地离不开,就是外出打工去了,只来了一个张占省。

占省小我一岁,也五十大几了。那天,他身穿迷彩服,留着光头,见面一笑,满嘴齐整的白牙。我说你还真不显老啊,牙还那么好。谁知他张嘴一笑:“都是假的”。我问他近来干什么,他收起笑容叹口气说:“失业了。”我突然想起这几年治理大气污染,粘土砖不让烧了,而他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在砖窑上当把式。我赶紧安慰他说:“也该歇歇了,忙碌了这么多年。”他听了,苦笑了一下“歇不成啊,老人老了,媳妇也帮不上忙。”我这才想起,很多年前,他爱人就患上骨质增生,走路一瘸一拐的。为缓解一下谈话的气氛,我赶紧转移话题,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低度白酒。服务员上完菜后,我俩就关上门边吃边聊。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我问。“先管老人,打工的事放放再说。”

“你不是兄弟三个吗?”“都在市里打工,分身不开,再说咱是老大。”我想人们都跟占省一样认准这个理,农民频道的“帮大哥”恐怕就要关门歇业了。想到这里,我端起酒杯:“我敬你这个老大一杯!”几杯酒下肚,占省的脸色红润起来,话也不自觉得多了起来。“你是当老师的,道理比我懂得多,你说这大街上卖的字画‘家和万事兴’我能理解,这‘吃亏是福’真有道理吗?”“怎么想起这么个问题?”我问。他放下酒杯,抬起头,眼睛眨巴着望向天花板,跟我讲起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前年的七月,他在邻村砖窑上做窑把式,就是负责给转窑火眼里加炭的技术工。一天傍晚,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工人们苫好坯架都急匆匆回家了,老板怕出事独自开着桑塔纳赶到砖厂,径直来到窑顶小房里查看情况。铜钱大小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占省披着一块黑塑料布,手拿小铲,弓着腰,正在距小房10米开外的地方往火眼里加炭。忽然,一个炸雷响起,只见一股耀眼的电光从头顶穿过,一瞬间,窑顶上那间小屋就轰然倒地。占省吓得魂飞魄散,突然想起有个人影闪进了小屋,他哆里哆嗦从地上站起向小屋奔去。借着电光,他吃惊地看见老板躺在烂砖堆里,手里还攥着手机。他顾不着多想,背起老板在泥泞的土路上踉踉跄跄向村里奔去,一口气坚持到了诊所,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声“救人——”就不省人事,瘫倒在地上。等他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医生告诉他窑主遭雷击被120拉走后没到医院就离世了。

这件事像恶梦一样缠绕他很长时间,晚上一闭眼,那恐怖的一幕就在他脑海里上演。他想起来就后怕,假如那天他不那么认实,偷个小懒,躲在小屋里不去加炭,遭雷击的人就一定是他。

讲完自己的历险经历,占省又醉眼迷离地端起酒杯,长叹一声:“老板走了,还有50多万的贷款,人家遭了天灾,4000块钱的工钱,我不想去要了,我开不了口啊。”听了这话,我很为占省的明理和肚量而感动,又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我俩慢酌细聊,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两个小时,眼看这一瓶低度衡水老白干就要见底了。占省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什么事,站起身来,执意要走。我大声喊服务员赶紧上饭,他扶住我的肩膀:“好意领了,我得赶紧回去,两点半我请的医生就回家跟老人按摩了。”说着就迈出房间,推上停在小饭馆门口的自行车,往家里赶去。

我一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望着那身迷彩服,逐渐消失在街的尽头……

又过了个把月,我在县城的花市里买花,与赶集的那天浇地的老同学不期而遇。问起占省的近况,他一下子打开话匣子:

这小子近来时来运转了,老人病好后,他就到市里的一个装修队当起了搬砖和泥的小工。有一次,跟省三院的一位教授家干活,人家看他胡子拉碴的还干体力活,技术不是很熟,切割面砖时不小心在手上划了个口子,愣是没松手。老教授看到后很是感动,就跟他拉起了家常,问到他的家庭情况。他说起了牵肠挂肚的爱人的病情,老教授当场就答应送到他供职的医院检查检查,做个手术。这不占省的爱人这几天刚出院,听说手术相当成功。

听完老同学的介绍,我打心眼里替占省高兴。那天酒桌上他提出的问题,我觉得就没必要跟他详细解释了,他最近的亲身经历,不就是对这句哲理最好的诠释嘛?

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花多少钱哈尔滨哪里能治小儿癫痫长春市到哪治癫痫病好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