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默语—随笔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抒情散文

  这个夏季存了好多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当第一只知了叫夏的时候,仍然还未做好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将来,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斜阳潜下山头时那片刻的静好时光,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过黄昏六点的落阳,总会有一剪斜阳穿透玻璃烙印在老墙上,少倾仰头还能看见风在云梢游动的些许痕迹,温柔的夕阳下有个懒懒的影子在大街小巷里穿巡……。

  偶有闲时,把自己从灼人的夏季捞出来,借一簇树荫晾一晾,风在林梢,知了叫,像轻呢耳语,喃喃暑夏太长,我在时间不远处!

  趴在阳台窗子上发愣,雨后游来的风凉凉爽爽的,让焦灼的心安静了不少,浅浅的月光下慢悠悠的游着几朵棉花云,好想伸手拽下一片养在瓶子里,真想一头扎进空旷的天,是的!心太小了装不下那么多恼人的事,所以总需要一个倾倒心情垃圾的地方,被风吹散好,被雨冲淡也可,如果任其再沉淀下来的话,肯定会发酵出不好的事,安静的把自己在窗台上晾一下,再怎么糟糕也坏了哪里去了……

  橘黄的斜阳正好笼在身上,影子懒懒的依在墙上,这个时候的夕阳和风都特别的温柔,双手拖着下巴望着远方,目光被天边的几缕浮云牵引,不知道下一刻的思绪会神游在哪一个时间里,也许只是单纯的等待着灼人的空气降下几分,这种感觉有些许熟悉,那时候好像不是一个人,偶尔游来一阵风,携着夏天的味道,吹撩着我的头发,卷走了一声叹息,还带走了远方……

   最后一点光终被黑夜吞没,被吞噬的不止是光还有还有目及的远方,唯独还剩下一个不肯停歇的人,守着黑夜的漫长……

  我曾带着影子流离在这个城市的每一盏霓虹下,驻足在微凉的晚风里眺望梦想,似乎踩痛了树影,一片叶子砸在了我的头上,我捡拾起举在灯下观望,不小心手上沾上了叶子的味道,我以为这个城市够了,足以填满我三年的时光,可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囚徒

  熟悉的伞在雨里绽放,在你眼里落成诗,雨似乎特意而来,焦躁不安的你躲在雨的怀里,像雨一样,还怕被人提及,还怕被人记起……

  碎话越来越少了,曾经构想的将来好像越来越远,你说当下闭上眼睛就是一个世界,当初在那最纯粹的时光里我有没有说过一句话让你铭记于心,以前闲谈的时候我有没有无意间提起过……

  檐外轻风惊落一地雪花,我轻靠窗下,听雪散去,不知道这个冬季会在何时停歇,白雪下的小城越发清瘦单薄,转角深处的小巷,一柄青伞,遮住了我驻望屋檐下的光阴。在我记忆深处始终有一处最洁净的角落,永远如初时美好,外面世界怎样变迁都与之毫无瓜葛,唯一不变的只有那避不开的车喧马嚣,我一直期盼愿有人陪我颠沛流离,肩上的背囊被故事填满,又或是在每一天不可预测的意外发生时,会被某人偶然的记起。世界已经太吵了,我学着在浮华世态浇漓下习惯人情意凉,更好的和孤单的自己,失落的自己,挫败的自己相处,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搁置回忆,典当一些日子来滋润情怀,然后躺在尚好的阳光下慵懒的打盹,手捧一本闲书沿着记忆嗯韵脚流淌进笔墨!

  我以为写到这里就结束了,突然好想给太久没联系的你寄去一两句简单的话语,旧事轻斟,笔迟句稍顿,忽觉语罢寄无人……

  你是否也感觉到了这个冬季凛冽了几分,我突然收到你捎来的半夜雪,听说远方的你在承受风雪,我也会祈祷风雪降临,看看它有多么惊艳,那簌簌落雪的声息,是否能一点点的敲开我愚钝的情商。在阳光洒满整条街的时候,看影子在身边与阳光独挣明媚,透过清澈的阳光翻阅轻和的时光,我执笔触墨再也写不出那年仲夏。

  好想轻轻问一句,我是过客还是归人

  风吹斜阳落你脸上,你轻笑一缕在我眼眶,

  喧闹的霓虹下,谁踩了我的影子拽下几分迷惘,

  我站在列车旁看着窗,

  手却不知往哪儿放,

  好想找首歌轻轻唱,

  放下思绪不乱想

  要走了吗?……

  去那个陌生的城市,听说那里不下雪,寒风愈加凛冽几分,如果身边有地图的话我很想量一下我们之间的距离又增加了几尺,距离的单位会不断地变换,公里、月、年、曾经、过去、当年……你说我们会在那一步停下。

   两年多了,如果让我来说下这座城,无非就是你我他……

  雨不肯停歇,不缓不急的散落,可它依旧洗不清这烟火红尘,有一滴落在了我的手心,碎了一掌,惹了一身雨凉,静静的站在雨幕,好像连带时间也缓了下来,让我觉得这场雨是特意而来,穿梭在雨幕里,才不会觉得单落,低头看见水渍里影子在一路默默跟随,蹲下来摸摸影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手轻轻的紧了一下,仿佛伞下撑着的世界,不觉风冷,不觉雨凉……

  我喜欢在雨里流浪,等待往事漫上心头,带着一缕浅思,问自己要答案……

  雨似乎很害怕被这世界记住,那绽放在雨里的伞该不该收……

辽源市儿童癫痫哪里好小孩癫痫怎么治长春市哪地方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