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谢谢你,陌生女人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抒情散文

    文/布衣粗食

  

  我不爱搭理陌生人,特别是陌生女人。可今天,我还记得一个陌生女人,一个让我感激不尽的女人。那时,她和我说过的话,我还清晰记得,被她打过的手,还隐约有些疼痛,幸福的痛。

  

  1999年,我十八岁,中专毕业,独自踏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我有点兴奋,但兴奋之余,还有些害怕。凌晨3点,火车抵达了广州西站。人们急匆匆地涌出火车,走过长长的地下通道,就在火车站广场散开了,奔往各自的目的地。我慌乱地随着人流,来到了广场,看到昏黄的街灯下,广场的一角有一个电话亭,我赶忙跑过去。

  

  其实,在此行之前,长我一岁的学长虞庆已经替我联系好了工作,是到一家电子厂做电工,他还留下了寻呼机号,叮嘱我下火车后马上呼他。“老板,我要打个电话。”我对看守电话亭的汉子说。“哦,麻烦拿纸币买钢镚,这是投币电话机。”汉子惺忪地睁着眼,一口的白话。“哦”,我从汉子手里接过一块钢镚,从电话机上的小孔丢了进去,拨通了呼机总台的电话。“麻烦你呼116356,并留言,我在火车站。”我对着电话那头说。

  

  “叮铃铃,叮铃铃”,很快有电话回过来。“我找虞庆。”我迫不及待地拿起话筒。“哦”,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的女声,“你找虞庆吧,他临时出差了,把呼机留给了我,要我联系你,我是虞庆的同事,是公司人事部的,你是来找工作的吧,那你按我说的线路打车过来就好了。”我从背包里拿出笔和纸,迅速地记下了地址和路线。

  

  真是幸运,一到广州就联系到了虞庆,我暗自高兴起来,提起行李,向的士招呼站走去。

  

  “嘿,你不能就这么走吧!”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要绕开她走,但她丝毫没有打算让开的意思。“我好像不认识你哦。”我这才看清楚她那张长得还算好看的脸和小巧的身材。

  

  “你就这么相信一个陌生的电话吗?”她问我。“你偷听了我的电话?”我有些恼怒了,绕开她,向一辆的士招了招手。的士停在了我面前,我拉开车门。

  

  “你听我说好吗?”她用细嫩的右手打了我拉门的手。“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我说。“你接到的那个电话,一定是传销骗子打来的,一定是的。”她说得很肯定,“火车站广场附近经常有传销骗子在附近转悠,专盯着像你这样第一次外出打工的人下手。他们躲在广场附近,看见有人呼机就迅速回电话,然后冒充是你朋友的熟人、亲戚、同事,想方设法把人骗到目的地,然后软禁你,你不从,他们就把你身上所有的钱搜走,逼迫你入伙。”

  

  “那,我怎么办啊?”我慌了神。“等天亮了,你重新找一家电话亭联系你的学长吧。”她说,“回候车室坐一会吧,我陪你。”不容我多想,她就拽着我的手回到了候车室。

  

  7月的广州,黎明来得特别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会,天就亮堂堂的了。她忽然起身,说:“我要走了,保重。”我木讷地说“再…见。”连名字我都没来得及问,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出口。或许我心里一直还在犹豫,是不是该相信这个陌生的女人。

  

  后来,我联系上了学长虞庆,在一家电子做了电工。时隔一月,虞庆告诉我,那个甜美女声指引我去的地方真的是个传销窝点,还被工商部门查获了。

  

  一晃,这件事就过去了13年了,我庆幸那天遇到了那个陌生女人,第一次出远门才没有走进传销窝点。

  

  我要谢谢你,陌生女人。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邮箱:ww591800@

  

  (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喝酒能引发癫痫病发作吗上海治儿童癫痫效果哪些药物可以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