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我已亭亭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抒情散文

  我已亭亭

  无忧亦无俱

   ——席慕容《莲的心事》

   我不善言辞,不善交往,自私自利,且又小气,今天一不小心的举动会伤害了刚萌芽的初衷,明天刻意为之将会善意去制造噱头。

   朋友说,我的存在感太低,要多说话,哪怕你咳一声也是好的。日益渐长的心开始染上沉默,文字喜欢久了也染上了它的孤独。沧桑这个饱经风霜的词汇不适于我,寂寞形容又太过严重,唯有内敛孤独刚刚不偏不倚地戳中了我的心疼,孤独不是你一个人来去,而是这周遭的热闹都将与你无关。

   我喜欢卡尔维诺说的“我对文学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只有文学才能以其特殊的手段给予我们的感受。”千里之行,将始于足下。网站里不断翻新的网页,让你紧促得喘不过气来,你写的文字不断被刷新,最后在复杂交错的电子网页上消失,沉入那深不可测的像大海一样的地方,这已经是最宽容的表达了,别人说得没错,互联网就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切的黑洞,而日子一长,你便再也找不到你曾路过的痕迹。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它会让太多的事被遗忘。我不知道有些人的善于发现,怎样让自己无意间找到了关于我留下的文字,偶尔打开空间动态,访客量增加的个数却也越来越少,用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太过惨淡了。可已经开始的路又怎能轻易放弃,把我的文字形容成孩子来说太过平常,形容成我的生命太过神圣,不外乎将她说成我的另一个真实的人生吧。

   我曾经试图从第一页开始翻阅查找,也不记得翻了多久,鼠标上面染指了我的温度,眼睛也开始瑟瑟,最后终于在已不知道多少页的网页里看到了那孤独一掷,夹杂而委屈的我的文字,她比我想象中的更有勇气,至少我放弃了许多,她还是恪守在此。可惜曾经的辉煌赶不上日益的翻新,世态的炎凉也不过如此而已,真正记得的人会记得,路过的人终究路过。可自作自受的你却不得不投入你所有的感情,去陈述下一个故事,无论是突兀的风景,还是稀疏平常的人生,荒凉,硝烟,沙飞,石走。

   一个好的文学创作,或许这说得太过神圣了,就算说是一篇好的日记吧,都要付之平等的感情,投入全身心的专一,低谷会有,高潮也不怕。你眼中的风景是你笔下的文字,你路过的沧桑是你书写的曾经。投石入海,才能让这片深蓝的海荡漾起白色的浪花,深蓝是忧伤的色彩,白色是你路过的痕迹。

  我不擅长爱情,这个面对生死也永恒存在的东西,我会被各种生离死别,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所打动,就算是哭得稀里哗啦的,我也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我,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分手?失恋?我都没有哭过。曾经我们的爱不够,我希望将来我们会爱得太多。诡异的回忆里,不会消失两件东西,一个刻苦记得,一个转身相忘。我留下了一个两首歌的随身听,用来念旧,还有一本泛黄的日记,用来回忆。

   昨夜在寝室,室友们深夜的话题转到了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恋上,我支支吾吾也回答不好,从小学算起,我还算是受欢迎的,可直到现在还在等我的人却也不多了。从怦然心动,到默然回首,疏离的人终是疏离远去了。人都是好强的,也不至于说没有让我难堪,可若真正严格的说起刻骨铭心,我仔细回想,也是没有找到的。我活得没心没肺,母亲大人说,做人不能太冷漠。可是有时候,我就是想排除整个世界,不想打电话,不想发短信,也不想趋炎附势的迎合别人,就像我对所有人其实都是一样的,是好是坏,是疏是亲,我都自由惯了,我跳转突变的人生态度就像我此刻记录下来的文字,这一秒在那头,下一刻,我已迷失了方向。

   因为对每个人都好,所以反而没有朋友。有时候会有和结伴的朋友一起做的游戏,我往往是被孤立和忽略的那个,似乎每个人都有成双的朋友,而我,却是没有的。有时候觉得自己可有可无,人生的意义深远得让我不明白自己的初衷,放长假的时候,我喜欢去找人出去玩,酒吧,大排档,KTV,河边的小茶馆,或是街上的饰品店,可是来来回回不过三四个朋友,我从来不会失约,他们却稀疏平常,除了我以外,他们似乎都有另外的伙伴,而我,却只有自己。我总是嫌弃我的朋友太少,也没有一个真正需要我的人。生活太过枯燥无味,人生却也各自精彩。形单影只的时候看到别人的成双成对,这时候,除了难过,我再也找不到别的词语更加透彻的描述。可是,我总是告诉自己,却也是极有道理的。难过总是暂时的,无论是哀恸还是悲悯,无论是曾经的痛彻心扉,还是将来的往事成殇,只要还活着,便,过好自己。

  文字是充满忧伤的,她却有生命,你给她情感,她给你永恒,她太过真诚,而不会背叛。不知不觉,一个人的时候,我其实是不喜欢一个人的,也不喜欢安静,那总是让我觉得太过孤独,这样让我成了乞丐,让我学不会去融入生活。

   我的手机里,没有下载游戏,没有下载视频,笔记软件下了三个,图片有上百张,歌曲只有十首,王菲的,张国荣的,莫文蔚的,我喜欢王菲的空灵,“就算是深陷,我也执迷不悔……”喜欢张国荣的情深,“让我做只路过的蜻蜓,留下能被怀念的过程……”喜欢莫文蔚的声线“一切会安好,我知道,什么叫安好,别计较……”我喜欢怀旧,喜欢莫名安静,莫名欢喜,简单生活,而自在来去。文字很乱,乱是我的生活,不要刻意去抓住中心,生活的文字总是太过复杂了。

  我擅长说谎,在家的时候,我总是装作很快乐的样子,我说我有许多朋友,他们都对我很好,说我一直都有人陪着,不要担心。在外的时候,我会变得虚情假意,我会因不好笑的笑话而笑,会因不喜欢的东西说着喜欢,生活不易,总是有太多的敷衍了事。而只有我的文字,夜深浓的时候,她寄托了我所有的真实。我看到许多写出伟大文学创作的人,大都有着忧郁症,大都不得善终,文字堆积得很美,生活却很艰辛,经历多了,起伏跌宕的情感也开始纠葛起来。

   我喜欢以梦为马的海子,他却最后将头颅放在了冰冷的铁轨上,我喜欢梦里花落知多少的三毛,可她用尼龙丝袜在医院自杀,还有留下《蒙马特遗书》的邱妙津,用水果刀刺穿了自己绝望的心。我总是感到遗憾,我喜欢她们的文字,可是,我却不能步她们的后尘,或许这句话太过张狂,功成名就太过遥不可及,可是这文字的成熟不就是稚嫩堆积的过程吗?我还有漫长的一生,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最后,今年的生日,我收到一本书,不知道是谁送的,书中,我看到了席慕容《莲的心事》“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莲,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风霜还不曾来侵蚀,秋雨还未滴落,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

   是咯!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

北京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西安哪家治疗羊癫疯最强昆明癫痫选军海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