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后来,可以笑对的那些事(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暖阳穿透浮尘,隔着青绿的薄纱窗帘,洒满明亮的地板,刚拖过的地面,水渍隐约可见,凸显安静。这样的寻常午后,打开喜欢听的音乐,将自己轻轻包裹,欣喜于自己的小世界。

穿了极喜爱的棉麻服,宽大舒适,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即使压了几个褶皱,伸手掸了把,便一笑了之——只为,那也是必不可少的“高贵褶子”,继续着,在咿咿呀呀的乐声中,像一个时光的旅客,翻看部部旧时的片子,画面噪点斑斑,像微微发黄的旧书,透出岁月的伤感失落,又透着墨香沉淀的温馨安宁。

生命的默片里,慢慢地回放着,虽有很多欢喜,但也有很多眼泪,在驳影的往事中,却不曾遗漏那些许失败,挫伤,现浮在心头,时至今日,只是,这后来的漫长,唯觉过往已无恙,并越发让人笑对。

不可想象的一场糟糕,是初一的第一学期,诗歌朗诵比赛,我不敢抬头看评委和台下的同学,几乎完全忘记了辅导老师,关于朗诵要抑扬顿挫,饱含感情的一再叮咛,更要命的是,我紧张的还忘词,于是,时不时地瞥手心里的字条……比赛结果,可想而知,前三名里没有我,优秀奖里没有我,我获得了一个纪念奖,就是其实的安慰奖。这一次,我输得很彻底,很没有面子。

天高?地厚?呵,这,可真不知呢,在十五岁的时候,那年,我狂热地迷上了看“闲书”和“写作”,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文学创作”,就在看了几本小说后,觉得自己有了《走出非洲》般的故事,决定,并且很快,可以成为名作家,心潮澎湃地在中考前,偷偷摸摸写了三十页的“长篇小说”,用挂号信,寄给心中仰慕的文学杂志社,在贴邮票的当儿,那个激动的心啊,差一点就飞出了胸口。不久,同学兴奋地告诉我:有杂志社给你来信了!不用说,自然是一封退稿信,编辑的话,言简意赅:安心努力学习,在今后的生活中感悟,提高!这话,日后看,是温暖,是现实,可,那时,极大打击了我对“文学”的热情。回到家,把害我备受“摧残”的三十页“长篇小说”和那些美曰扩增见识的“视野书”,统统塞进一只旧箱,恨恨地打上“永不再看”的封条。

呦,日记,起初是老师布置作业,在唉声怨声持续的抗议中,把一些开心的、难过的,昨天和谁闹了小别扭,今天考试题全对了的稚嫩,零碎地记录下来,简单而纯粹,而后,居然因为他的到来,真真切切地爱上了这一项,写下秘密而又不会被人发现的任务——记得是“寂寞十七”吧,美少年王朝晖转校而来,酷酷的,讲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每天可以透过太阳晒下的余晖逆光,看到他俊美的侧脸,我便也可以每天写下起伏不定,上午还晴朗,下午却倾盆大雨的情绪,让笔端流露密不可言的蔓藤,肆意地滋生。有一次,我在霞光中“透看”,他刚好转头和我对视,眼神清亮,嘴角上扬。我便感觉到脸颊突地一热,迅速地低下了头。那一节课,我始终保持同一个姿势坐着,端端地,脑里一片空白,唯有粉笔的吱嘎声,在耳朵里盘旋。课后,我走到他的身边,虔诚般地向他借看课堂笔记,他那你上课干嘛的冷漠表情与不屑的口吻,叫正处敏感春心初动的我,怎么能承受的了?那晚,我躲在被窝里,日记本上写了整整满满的长长三页,且,字迹中带着泪痕点点的印记,好似一颗暗自零落的“揉碎”之心呵。

成人礼的隆重,真以为已长大,已成熟,能够沉稳,周详地计划做事,伤自尊的笑话,绝不可再有,曾经的,也一抿掩痕,可是……二十二岁的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乡镇工作,半年之后,得知市电视台正在招聘记者。这职业,是我无比羡慕的,无比向往的,就不管不顾,信心十足跑去报名。接待老师告诉我:符合基本条件的应聘者,将在十天后进行初试。一天,二天,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于是,忍不住打电话询问。等了半天,老师终于翻出了我的报名资料,只是说了句:初试名单已确认,你没有通过。差劲,多差劲呢,这样的一个应聘者,居然,参加初试的资格都没有!幸好,老师是隔着电话,看不到我的无地自容!

时间是一年又一年的过去,眼角,从一道初起的皱纹开始,悄然地包抄过来,宛如,生命中的这些“折痕”,越来越清晰,提醒着当初刻骨铭心的打击。可,是谁的名言?当一个人敢于也乐于说出人生中“不齿”的事,一定是对其已释然了,微笑过了,或者,说不定,还得到过盈盈的收获。

嗯,温暖的时日,流淌静好的美丽,回想,回悟,如斯,更深深地感恩,因了“伤痛”的经历,拥有了“丰裕”的精彩。

那一场“输得很惨”的朗诵比赛,仅仅是因为初中入学时,我考了新班级的第一名,于是,刚刚做我们班主任还不到一个月的语文老师,替我报了名,彼时,尽管我学习成绩优秀,但性格腼腆内向,回答老师的提问,脸儿都会发红,遇见生人就不敢说话,如是,又如何敢婉拒老师的好意,又怎敢在几百人面前朗诵诗句?但是,这样的“囧事”,却让我明白:虽然在某一领域特长,可是很难做到事事拔尖,自是,在日后的实践,慢慢地,懂得扬长避短,调整追求的目标,把自身优势发挥极致。

还有,那“逗趣”的文学梦,那会儿,所有的人生阅历和知识储备,逃不过我的山村及学校,超不出课本和少的可怜的几本课外书,况且,我没有韩寒或蒋方舟那么早慧,就这样,在思想、阅历、知识、经验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去写“长篇小说”,遭遇“碎梦”是正常不过的。人的一生,总有那么些许期望落空,是因某些客观和硬性条件缺乏的必然,唯有不断的努力和积累,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强大,才会渐渐靠近成功所需要的条件,缩短抵达成功的彼岸。

少男钟情,少女怀春,年轻时,我们走的是一样的路,倾慕心中的白马王子,倾城心仪的漂亮公主,而,幸运的很,我初遇的王子,不仅充盈了我的生命,让我的青春不苍白,还为我开辟了一个新的世界。从锁上日记的小钥匙,到落寞一笑,之后,我的成绩像直升飞机,远远地把他甩到身后……要趾高气扬地打败他狂妄的漠然,幼稚的倔强,使多年以后的同学会上,他频频举杯说:当年我若负你,请你忘记。久久的压抑,瞬间的释放,与过去的自己面对面,隔着时空,给曾惆怅的自己一个大大拥抱。原来,原来傻傻的情,蠢蠢的勇气,可以让自己变得很好,很好,那个让我百转了整个懵懂青春的颀长背影,是如一株柠檬草,酸酸甜甜了我的一季,感觉真美,真妙。

说起,那“不堪言”的求职,后来方知,在所有的应聘者中,是我最不具备竞争力的一个,且不说,人家毕业的院校都是赫赫有名的,而我是一所普普通通的高校,更重要的是,刚刚参加工作才半年的我,与大部分至少有三四年职场阅历的报名者相比,缺乏一个做记者的沉稳和成熟气质,即便,我想达成一个最美好愿望,结局只能意味着我心动过,参与过,争取过……然而,这么多年,始终认为,这是留给我引以为豪的记忆,坚信自己是做了最正确的事:20岁时,我没有为40岁,60岁,80岁留下遗憾吧。

一件件,一桩桩,那样些事,我青涩的演绎,如一首首明快的乐曲,轻轻的,带我走进昨日的风景……斑斓的色彩,从以往的遥远一步一步地过来,曾有的迷茫,明朗与清晰,满满的小幸福,漫布着周身,惬意,安然。

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果癫痫病吃哪些药可控制石家庄那个医院可以看癫痫病邢台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