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孟尝村的花饽饽(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每次过年,娘要忙忙碌碌准备整整一腊月,推碾子轧小米摊炉糕,推黍子蒸粘窝窝,还要淘洗麦子,磨面,蒸花糕,以及鱼、花、鸟等花样的花饽饽。腊月二十八,娘在炕头发上两盆面,在面盆上盖上厚厚的被子,等面有了酸味,起得欢实了,就要蒸花饽饽啦。土炕上的案板放着揉好的面团,一边是大红枣,黑花椒籽,大料籽,胭脂,一边是菜刀,剪子,锥子,秫秸细眉儿和篦子。娘揉,捏,抻,拽,剪,搓,粘,一团面变戏法似的成为一堆小动物,等一个盖帘摆满了花花鸟鸟,娘就小心翼翼的把这些小生灵搬运到大锅里的篦子上,然后轻轻地盖上锅盖,双手合十默默地祷告着什么,仿佛神仙已经来到我家,等着吃贡品。一只只小鸟、刺猬冒着热气从锅里跑出来,娘用鸡毛沾着胭脂给鸟上色,小刺猬眼睛亮闪闪的,是用花椒籽按的,小小的尖鼻子点着胭脂,奓着刺,像活的一样。大花糕一层面,一层花,衬着大红枣,取步步高的意思。

那时候,我们村的人走亲戚,也是郑重地挎着篮子盛着香喷喷的花饽饽。孟尝村坐落在潴龙河南岸,是一个有历史的村子,县志上说,战国四君子之一的孟尝君曾在此地招兵买马、开店招待门客宾朋。孟尝君散尽财帛,食客及千的美名流传了两千年,我们孟尝村名即得于此,“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是孟尝村的历史,也是孟尝村人的骄傲。解放前,孟尝村还有田文庙呢,他用花饽饽和义气款待宾客众生,后人建庙纪念他。庙里的贡品,花饽饽当仁不让。而孟尝村村风淳朴,邻里间的仁义是不是来自于孟尝君的遗风,亦或是亲戚间送花饽饽的传承呢。

我总感觉这些花饽饽不仅娱人也娱神,不然,为什么人们会用它们上贡呢。

我家,不独我家,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外面砖,里面坯的房子,墙山很厚实,屋子间量都不大,无一例外的是每家的堂屋北墙正中央都有一个佛龛,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娘叫他老天爷。灶台的上方,紧挨着烟熏火燎的灶台也有一个佛龛,供奉的是灶王爷,这花饽饽就是给老天爷老俩和灶王爷老俩吃的。可是,每次老天爷、灶王爷都不忍心吃一口,都留给我们姐弟几个吃,娘和爹吃棒子面掺白面的用硫磺熏过的表面白白的掰开里面黄绿色的馒头。我问娘,怎么神仙没动咱们的花饽饽。娘说,心诚就灵,老天爷吃过了。我想,神仙吃东西和凡人不一样。

年过完了,孩子们又开始想念花饽饽了,这要扳着手指头等三百多天呢。

日子不按规矩来,就在孩子们盼年盼得眼发绿时,村子里总是会有老人过世。老人的女儿们除了呼天抢地哭逝去的老人,还要请人蒸花饽饽,炸花,这是给老人最后的孝礼。丧事的摆供也是有规格的,我记得是在悲怆的唢呐声中,逝去老人的女婿会带着两个人抬着泛着亮光的至少三层的深红色食盒前来吊孝,给老人送葬。悲伤地场面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我们喜欢食盒里的贡品,老辈人都说,吃贡品好,胆子大,恶鬼不近身。

我是潴龙河边的水土养大的,血脉中有孟尝村的文化特质,我的一切幸运或许就来自花饽饽敬神的福佑吧。

小姑姑结婚的时候,还时兴给婆家的长辈蒸食盒。这里少不了花饽饽的身影。记得是村子里的三大娘做师傅,其余的婶子大娘打下手。只见一块面在三大娘手里仿佛有了生命,两块面先搓成条状,然后是长着犄角的龙头,捏起龙脊,弯起的秫秸细眉儿印出了龙的麟,三大娘几下子抻拽就出来了龙尾,两条龙交叉,中间有一个圆圆的面团,即为龙珠。三大娘做出来的花饽饽花样多,也更传神,二龙戏珠,凤凰展翅,是人们争相收藏的上品。可惜,随着三大娘等老一辈人的逝去,花饽饽这项民间的手艺,在我们村绝迹了。我常常想,也许三大娘本身也是贡品,是旧时代的祭品。

依稀中,还记得小时候祈雨的场景,十二个寡妇拿着笤帚围着官坑(传说官坑周围要出一朝的官员,后来风水给南方人破了)清扫,男人们作揖磕头不停地祈祷着,燃烧的香烛旁边是一个大笸箩,里面的贡品就是香喷喷的花饽饽,孩子们扮演的青蛙唱着祈雨的歌谣,“老天爷快下雨,收了麦子供享你,您吃瓤我吃皮,剩下麸子喂小驴儿……”说来也怪,久旱无雨,祭祀过后,或者当天,或者三五天一场瓢泼大雨会如约而至,难道是花饽饽感动了龙王爷?这花饽饽究竟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能担当天与人间的信使?

现在的年,少了很多年味,年画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花饽饽也在很多乡村消失了。一些地方抢救性保护,使花饽饽成为非物质遗产的一种,在黄骅我吃到了用模子印制出来的花饽饽,这给我带来惊喜,也深为家乡消失的花饽饽感到遗憾。我们孟尝村和山东等地的的花饽饽不一样,他们是在大馒头上点缀五颜六色的花型,我们孟尝村是一个个独立成型,有自己的特色。短短数十年,流传数千年的手艺或着说风俗就没了,成为有待抢救的东西,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哀。花饽饽是我们小时候年年见到的,我们在得到的同时又失去了多少宝贵的东西。一些我小时候认为的所谓迷信,其实也是人与自然的契合,大自然养育了人类,人类用最珍贵的东西与冥冥中的“神灵”沟通,祈福,是情理之间的事情。有敬畏心没有什么不好。孟尝村的花饽饽和孟尝君有没有关系?孟尝村人们的憨厚朴实是不是二者养育熏陶的结果呢?

无需置疑花饽饽是麦子的精灵,它也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大自然的馈赠。前几天,我去了省博物馆,有汉代的金缕玉衣,长信宫灯,战国中山国的异彩纷呈的珍宝,还有定窑和磁州窑的瓷器。更多的文物带有老百姓的体温,比如铜鼎、砂罐、粗瓷碗、铜瓢,各种材质的盆。行走在历史与现实间,我想起了花饽饽,我思索着它的起源和传承。青铜器是古代的兵器和礼器,代表着身份和等级,也担当着保卫国土的使命。所以《左传》中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穷苦的老百姓也要祭祀,祈求上天消灾,降福。远古的祭祀是活人,后来是牛羊,花饽饽是不是就是这风俗的传承呢?我曾拜望过半坡的先祖,先祖的祭祀区还残留着贝壳、动物骨头和碳化的谷物。墙上有《吕氏春秋》注:“有谷祭土,报其功也;五谷祭土,禳其神也”。想来,祭祀是祖先对大自然虔诚的敬畏方式,花饽饽不正是对先祖祭祀的传承吗?

眼下又快过年,花饽饽却再也见不到了。那些花饽饽,那些蒸花饽饽的手艺人,那些风俗传统一同消失在家乡的风中,但却依然鲜活在我的记忆中,历久弥新。

癫痫有什么诊断依据?癫痫病的注意要点长春哪家专科医院能把癫痫病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