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江南之恋_3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文化资讯
破坏: 阅读:6920发表时间:2014-05-11 23:17:24

【江南】江南之恋(散文) 【之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在我最初的印象里,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是两个对立的极端。总觉得传统文学厚重,内涵丰赡,而网络文学浮躁低俗、浅显无味。就好比一个外表光鲜,内里庸俗的女子,与真正的兰心蕙质总是有着天壤之别。这个主观上的偏见直到如今,在我内心深处仍然未得到质的转变。
   于文字一途的喜爱由来已久,却因不喜过分亲近所谓“网文”,闲时多是独自一人写写画画,止于一个人的自娱自乐。虽笔耕不坠,却难有长足进步,而固步自封的代价则是过于自大,进而自傲,潜意识的将自己与名家强拉到同一战线,在一面自我精神满足的同时,却又在碌碌无为里怀才不遇。
   “文人”的思想总是很奇怪,一面想出人头地,凭一部代表之作一飞冲天,另一面又对着连自己都不满意的旧作沾沾自喜,幻想得到某个伯乐的垂青。我自承我有过这样的心路,而正是这种心理,使得我急切想把自己的作品推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
   然则网络世界纷繁杂乱,成千上万的文学网站,各有千秋却也烟云密布。何处是适合自己的一方栖息之地,着实不好妄下定断。这就像面对招聘现场数以百计的职位需求,精挑细选,货比三家,最后决定工作归属一般,适合自己的,自己不一定喜欢,而自己向往的,别人又不一定看得上你。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起点、榕树下依次败下阵来,我的第一站选择了好心情原创文学网。好心情对于文章编审的严谨态度,以及主打传统文学的大方向,好似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以至于现在回想起,仍能清晰的记得当初初遇时的惊喜与兴奋。
   而就好比好心情是我的初恋一般,最终拥香入怀的却并非伊人。于好心情短暂停留,在老乡冰城深雪的介绍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好不好之下,走进了江南,这个烟雨迷蒙的世界。
   人有时候很奇怪。当你逐渐接受并开始习惯一件事物的时候,就很难对同类的东西产生太大兴趣。彼时于我,江南便是那样一个存在。习惯了好心情的模式,初来江南有些不安,有些兴奋。就好像升学转入了新的学校,面对新的生活环境和新的同学,总须有一个面对和适应的过程。
   所以在我的私心里,总是难免会对这两个网站进行反复权衡比较,同一篇文章同时投稿,哪一个网站审文比较快,哪一个网站的编辑写的按语更让我满意,小到跟评点击,诸多细节,林林总总。最终当然江南以当仁不让之势脱颖而出,博得了我更多的关注。
   不得不说,江南在很多细节上,做得的确很到位,而更重要的,则是归属感。这是好心情所不具备的,在好心情,或许有那么几个关系特别亲密的朋友,但总止于小众的交流,尚不会让人可以自豪的喊出“我是好心情人”。而江南,不需要如何过分的深入了解,就能感受得到那种浓烈的家的氛围,让人没来由的感到心安,感到舒心,从而信赖,直至依赖。
   当然,现在说起这些,颇有些自卖自夸的味道,但的确是江南烟雨给我的最初印象。
   理科生总有着令人发指的敏锐观察力和总结能力。江山社团的一大好处是管理透明化,通过写手群,通过论坛,总能看到社团运作的方方面面。而不像其他网站时时刻刻总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参与的快乐”恐怕是许多管理者最乐此不疲却最不愿意拿出来分享的东西。
   我不喜欢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却喜爱一个人瞎研究琢磨,以批判的眼睛,去审视管理模式的疏缺和亮点。那段时间,我的足迹几乎光顾了江山所有的社团,甚至已经关闭一年有余的梧桐也没能幸免。而取长补短,集众所长又是我的良好习惯之一。所以那段时间,身为社团掌门人的秋梧飘絮没少受过我的打扰。
   而令我十分感到意外的是,作为一个管理者,秋梧飘絮表现出少有的耐性和亲善。我不得不相信有“个人魅力”这么一说,即便她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即便她每天要面对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尽管你只是她需要交涉的众多人中普通的一个,但是她就是能在不动声色的言语中让你感受到:在她眼中,你就是独一无二的NO.1,从而让你无条件的去信任她。
   我还算好,始终比较“清醒”,我自认为比较清醒。却在清醒里沦陷得比谁都要彻底。
   瘾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就是当你每天一有空闲,觉得无事可做的时候,总会自然而然的想到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一天甚至一个时刻没有见到她,会觉得心里十分不踏实,当她的某个动态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会觉得手足无措。
   我承认我对江南上了瘾。
   而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游离在江南之外,好友风残雪和秋梧飘絮都曾不止一次劝我入江南当编辑,都被我回绝了。或许是性子疏懒的缘故,也或许是不惯于以师者的姿态品读他人的文章,总之,那段时间,我在江南博得了一个外号,叫“江南第一潜”,潜是潜水的潜,与小溪的“江南第一懒”交相辉映,可谓奇景。
   即便如此,我却以我自己的方式关注并支持着江南。同人小说《烟雨江南》算作一个小小的见面礼,同题征文的开展让我看到的更多的是秋梧飘絮的诚意。本来我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提出的一个建议,却未想到她会让我全权负责。而后《写意江南》的发表,一时意气的冲动却换来了江南管理层的绝大信任,这是我所始料未及的。秋梧飘絮笑称我是“局外人的身份做局内人的事”,我也敬谢不敏。
   那时是2012年夏天,度过了大学期间最后一个暑假,堪堪回到学校的我踌躇满志,却没有料到等待我的,将是江南一路起伏跌宕的情缠纠葛。
  
   【之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我与秋梧飘絮约法三章,进入江南打理社团的条件是我不挂任何职位。秋梧飘絮欣然应允。这倒无关淡泊名利,就好比对外我仍然会以“江南社长”自居,当然,这是外话。
   彼时江南风头之劲一时无两。无论是发文量精品量社团人气,都远远超出同侪太多太多,一骑绝尘的道路上,却也颇多动荡。而动荡本身无关外界,却是来自于社团内部管理高层。盛世多人杰,在蒸蒸日上的社团发展的大前提下,内里的博弈日渐激烈。有才能的人比比皆是,有资格担任社长的也不在少数,尤其在小鬼放手不问社团的情况下,谁也不曾真正服了谁,所以在那段时间,光挂上“社长”头衔的,竟有9个之多。尤其在我这样一个身份不尴不尬的人加入之后,关系更显得微妙之极。(我是不挂社长之名,却行社长之权。)
   “文人”的心思很难捉摸。他不会明刀真枪的跟你正面冲突,却又不甘于就此认输。既想保住自己谦谦君子窈窕淑女的美好形象,又不愿自己的对手太过春分得意,故而表面上笑意绵绵,内地里却各有乾坤。
   这种关系十分奇妙,如果不捅破,万事大吉,一旦打开天窗,则是万劫不复。所以那时的江南看似繁华光鲜,实则站在了悬崖之巅。
   而我深知,要想打破这种僵局,把江南真正带上繁盛,首先是要树立威信,其次则是实现江南阵容的重新洗牌。所以那段时间,曾经的“江南第一潜”也终于不再潜水,由评论专栏《小侯有话说》作为开端,社团四周年庆典,超高人气活动贴人名竞猜和常识测试,更是将江南引向了“考试风”和“情书风”的浪潮,至《倾尽天下》同题征文,方算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巅峰。
   而另一方面,在秋梧飘絮大力引进新人的前提下,敢于任用新人,涌现了一大批具有超高水准的作者编辑的加盟,易水犹寒,哪里天涯,履泽,舟中人,陈戈,紫墨青函,水陌格格,小贰等,都渐渐活跃在江南的台前幕后。11月初,江南绝对核心木子花飘香和春雨阳光出走系统,履泽和哪里天涯主动接过接力棒,通过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和调整,确立了以秋梧飘絮,消失若默和我为主体的江南新阵容。
   那时节,是江南最为快乐的时光。没有名利的争端,没有虚荣心作祟,大家欢聚一堂,偶尔在群里发发牢骚,偶尔在一起拼字数写文章,偶尔插科打诨,偶尔……那是一种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幸福,身边所有的好朋友都在,踌躇满志,对江南的未来充满信心。
   而盛世日久,注定不会一路坦途。就像游戏版本的更迭,老一套的战术思路在新的体系下不一定仍能春风笑傲。2011年9月,江山社团排名制度调整,将江南推上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2013年元月,在经历了16个月之后,排名制度再一次变更,江南步下神坛。
   本来胜负易手,名次更迭原也平常。但对于习惯了王者姿态的江南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时代在进步,观念在转变,而我们过分关注于内部的小打小闹而忽略了外界的风云变化,对手稳步提升,而我们固步自封。
   失败的代价是惨痛的,而惨痛的磨砺却是无价的。好在,江南没有因此沉沦,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变得异常团结,显示出了超强的凝聚力和活力。那段时间,履泽和秋梧飘絮成了江南的两大标杆,酱油党风生水起,水系军浩浩荡荡,一路创下无数神话,写下无数传奇。
   第二季度,江南,赢了。赢得漂亮,赢得精彩!然而这次名次之争,也给江南带来了巨大的反噬。第二季度结束,秋梧飘絮心力交瘁,选择了退出,而在此之前,阿悟,消失若默,水陌格格等,也都一一淡出了视线。
   七月,我带着江南其余人马再踏征程。舟中人和紫墨青函毅然扛起大旗,新加入的简单爱好,简希,嫣然盼晨曦等也都后劲十足。更有哪里天涯,竹叶儿等的坚守如一,不离不弃。七月初,我顶住压力废止了名家代发,坚持草根写手的创作,艰难守下了第三季度。
   然而,老一辈成员的不断离去,新作者的青黄不接,加之自己生活工作上的一些琐事太多,也无暇分出更多精力去顾及社团,纵是铁打的我也渐渐感到疲倦。9月初的编辑会议上,我提出了退隐的想法,不顾大家的意外和挽留,在看到江南第三季度第一尘埃落定之后,终于在十月初正式退出了江南。
   回想起在江南的这一路,实在太过不平凡。而事后每每回思,留给我的回忆竟都是美好。而通过江南所结识的一些人一些事,以及创作理念的影响,恐怕深至一辈子。太多明媚诚挚的笑脸,太多的可爱的江南人,如果真要提笔一一描摹,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然而如果真要感激,我会选择两个人。
   秋梧飘絮,一个有个绝大胸怀的领袖者,江南社团的精神核心。她的存在于江南来说,已不是一个简单的ID,她用她的包容和善解人意编织出了江南的一片天空,凝聚了一大批写手。而她本身极为深湛的写作功底也在创作上起到了非常好的典范作用,树立了绝对的榜样。于公于私,她都能让人打心里敬佩,信赖。然而,真正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却仍然感受到她作为一个普通女性的脆弱和坚忍。
   每每江南最艰难时候的互相扶持,互吐心曲,互相倚为底气。谁能想到作为江南的掌舵人,一举手一投足,所背负的压力商丘出名的癫痫医院哪里好,将是多么巨大。有时候,仅仅只是需要有一个可以分享心情,可以说知心话的人而已。于她,我是这样一个人,而于我来说,她又何尝不是?
   只是,她最后选择了急流勇退,而我选择了孤独坚守。孤独的恐惧是可怕的,而信任的力量又是无穷的,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她来,想起曾经携手并肩的快乐,想起当初指点江山的幸福。
   第二个我要感谢的人,是消失若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当你全身心投入到某一件事中去的时候,很难有心力再去做另外一件事。而很显而易见的,江南便是这样一个占据了我几乎所有业余时间的地方。
   我已想不起当初是怎样与消失若默相识,相熟,直至相知。却因彼此之间有着太多的共同爱好而逐渐无话不谈。相比于秋梧飘絮感性的优柔,消失若默显现出的更多的是理性的张扬。我很庆幸能在江南遇见这样一个人,让我在心系江南的漫漫长路上,给我写作上的动力,给我鼓舞,让我始终不曾抛弃创作。
   或许有时候坚持梦想,真的需要一个外在的动力。
   于江南,我动摇过,我迷茫过,对写作的这一分热忱,自江南而至江南以外,始终不曾改变。去年10月退出江南以后,沉淀下来的我更是慢慢找回了状态,颇有得心应手之感。
   那时候,我曾想,于江南,我始终只是一个过客,倏忽而来,匆匆而去。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以一个怎样的态度再次回归。
  
   【之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或许我这一生欠了江南太多太多,又或许,江南注定与我会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缠牵扯,总之,当春风吹开凛冽的寒冰,百花慢慢绽上枝头,我回来了。
   仍记得我刚到江南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时,刚刚完成蜕变的江南盛世之象初显,一派繁荣锦绣;我离开江南时,堪堪加冕为王的江南繁复表象下,实则遍体鳞伤。这一路走来,江南,走得辛苦,江南人,守得辛苦。到而今,当洗尽铅华的江南以素颜之姿无比清晰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陡然心里百感交集,久久难以平静。
   就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忽然明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江南。
   有很多老作者经常跟我抱怨说,为什么现在江南的人让他(她)感觉很陌生?原来在一起玩、一起说笑的人都哪里去了?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江南这一路走得不易。或许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之所以能留在江南这样一个称之为“家”的地方,是因为这里有着那么一个或者两个自己心底非常在乎的人,而当那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去,就会发觉,此地再无所恋。
   可,真是这样的吗?
   我始终相信,凡事只要真正用心去体悟,以心交心,任何时候,总能遇到让自己感动的那么一两件事、一两个人。时光荏苒,世界在变,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人,总得学着去适应新的环境,新的事物。为文如此,交友如此,江南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我们常常对于身边的改变固执的抵抗,比如江南团队的更迭,熟悉身影的离去。物是人非的场景,总能让人生出许多感慨与共鸣。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回忆中的事物总是格外的华丽。但我们往往而因此忽略了眼前的东西,忽视了我们现在能够把握的美好。回忆可以珍藏,可以回味,但——不要沉迷。毕竟,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重新来过,但谁都可以从现在开始,书写一个全然不同的结局。
   如今的江南,没有了当初的浮躁,却也缺失了几分青春的活力,但只要我们相信自己,相信身边的人,幸福总在不远处遥遥相望。当前,江南已经慢慢走出了迷茫,团队基本趋于稳定,管理制度也逐渐规范,各类人才频繁涌现,新老作者打成一片,初步成效已显,虽然与去年盛世之期比起来相去仍远,但这已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一个崭新的序幕。
   江南,我在!今时此刻,当再次说起这句话,仍然免不了心潮激荡。纵然时光流递,光阴更迭,我只想说,此情永不变。

共 548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