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浪花】翠湖之恋(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深冬之季,我怀揣一个梦,和妻子来到这如画般的翠湖,刚好赶上海鸥群聚于此的好时机,心里充满着希望。早就听说翠湖的海鸥最懂人性,只要你对它好,它会带给你幸福的。当然,关于此说我是不大相信的,但我只相信一点,爱是能让人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的。

“你看,好美哟!”爱人指着湖面上翻飞起舞的鸥群,一只只海鸥正在湖面上啄食,那是岸边的男女老少,专门赏给鸥群的美食呢!湖面波涛不汹涌也不平静,在鸥群的欢快舞动下,我清晰地看见湖面漾起的波浪,像母亲额上的皱纹,又像岁月的吻痕,渐渐地,在我心灵深处,描画着一道道坎坷的旅程。

在翠湖的冬天,我始终感受不到,冬季那种寒风呼啸、凄风苦雨的味道,只是无端地觉得,有一种似曾有过的温暖。湖岸上被风儿摘光了枝叶的老树,在岸边矗立着,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守望着日月,固守着家园。

我和爱人站在湖岸,凝望飞翔的海鸥,海鸥姿态各异,啼鸣悠扬,有的像翩翩起舞的少女,有的像凝神静思的作家,有的像孩童嬉戏,有的像幽默风趣的演员……自在湖面上,尽情的展示着自己优美的舞姿,上演着各自所扮演的角色。你看,那只飞翔的海鸥,足有湖岸直插云霄的竹子那么高,像一架战斗机朝我们扑过来,刚要触及我的头顶,又倏忽一下直冲云外,见此情景,妻子被吓得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头,生怕被海鸥啄伤或是抓伤;而我则是想和它来一次亲密的接触,哪怕只是一瞬间也了无遗憾。但我知道,海鸥是不会伤人的,这里的每一个人,也不会伤害它的。我看到的,只是一种人与欧群和谐相处、其乐融融的景象。

岸边,一群奇装异服的游客,正在抛投喂海鸥的食物,一个个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有的小孩撅起嘴巴,口里发出“嘟嘟”的声音,是在逗引海鸥;有的拿着相机,为自己照出一张张生动有趣的画面——人与鸥群和谐图。

洁白的海鸥,不仅能给人们带来欢乐,还给美丽的翠湖,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被深冬染红的湖岸,真像一场血染的风采,又像一个七彩的梦。在海鸥的映衬下,翠湖一点也不单调,反而显得一片生机勃勃,我感到有一种生命的律动,微弱而强大,好像在孕育着,一场即将萌芽的生命。

火红的月季花,也是翠湖一大亮丽的风景,那一株株火红的花朵,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像一坛陈年的老酒,醉了我的心,醉了我的梦。但是,如此的比喻,我总觉得有点不太恰当,从这一朵朵红艳艳的身上,似乎多了几分雍容与华贵,矫揉与造作。这红,红得耀眼,红得嘴馋。看来用什么恭维的语言赞其美丽的话,我想这未必太过言辞了。所以,我苦思冥想,唯有华丽的街市之烟花小巷那些败坏门风、伤风败俗的下三滥妓女,才会有如此的底蕴,还是不行,这个比喻又太伤月季了,毕竟她在这个冬天,在这个最冷的季节里绽放,她骨子里似乎本就有一种傲霜抗冻之气。

唉,是我脑笨还我思想本身就那么丑陋。也许什么也不是,还也许这就是社会的一种悲哀。美丽外表的笼罩下,有善良的心也有丑陋的心,而这月季又属于哪一种呢?世间的万物都有其生存的权利,只不过是活的方式不同而已,我又为何还要去评判呢?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东西,宁愿选择一种高雅;有些东西,甘愿选择一种低俗罢了,我在这里浪费唇舌,这难道不是自讨没趣吗?

在这个季节,忧愁的心被翠湖的影子覆盖,就像一朵凋谢的花,化作泥土,却永远依恋着,曾经给过其生命的土地。而我,就像这一束花瓣,在苍白的阳光下,绽放得有点不自然,有点落寞,有点孤单,有点惆怅。

梦里我的爱人,还有那埋藏心灵深处的梦,将化作一曲千年悠然的恋歌,与湖为伴,与鸥群为侣,抒写着千年等一回的誓言。

久别了,翠湖,你是我此生的依恋。

久别了,鸥群,你是我此生无悔的爱。

癫痫病人服用左乙拉西坦管用吗癫痫治疗的费用贵吗北京癫痫到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