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蜕皮难穿,万莫蛮干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文学大赛

  傍晚,蚂蚁打洞正好钻进了鲁莽爬蚱(一个非常鲁莽的蝉虫的绰号)的地洞里。四年多来还从未钻出过这个黑暗地洞的鲁莽爬蚱便向蚂蚁打听地面上的情况。蚂蚁说:“大地上面阳光明媚,百花飘香,不信你就破土而出爬到地面上去看看。”

  鲁莽爬蚱说:“我已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生活了四年多,今天也该破土爬出蜕皮化蝉了,顺便问问你,地面上有危险动物吗?”

  蚂蚁说:“地面上的危险动物简直太多了,有很多扬着大刀爬来爬去的螳螂,还有很多吐着舌头的到处寻食的毒蛇,还有很多高翘着尾刺的准备捕食的蝎子,还有很多张着大嘴淌着口水的饿狗,还有四处找食到处乱跑的鸭子公鸡老鼠猛禽野猫蜥蜴虎豹狼猴狐狸等等,你一破洞钻出就有可能被它们捉住吃掉。但一万个破土而出的爬蚱钻出去,也没有几个被吃掉,发生这种危险的概率极低,你还是快点放心大胆的破土而出钻出去吧!”

  鲁莽爬蚱想了一会儿便说:“上面再危险我也要破洞钻出蜕皮化蝉!为了减少危险,我要在未出土之前就在这个地洞里蜕掉皮壳蜕出翅膀变成一个会飞的蝉,这样我一破土出洞就可以立即飞上天,躲避开那些在地面上跑来跑去到处觅食的饥饿天敌。”说完它就要蜕皮化蝉。

  蚂蚁忙冲着鲁莽爬蚱大叫:“你千万不要在未破土出洞之前蜕皮化蝉?”

  鲁莽爬蚱:“为什么?”

  蚂蚁着急地说:“我见其它爬蚱都是先破土而出后再蜕皮化蝉,可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在钻出地洞之前就在地下蜕掉自皮变成蝉飞上天的爬蚱。虽然我蚂蚁不能明确说出阻止你爬蚱洞中化蝉的理由是什么,但我总觉得你爬蚱现在在地洞里蜕皮化蝉对你自己非常的不妥。”

  鲁莽爬蚱极其不自以为然地说:“反正我这层外皮破土而出后也要蜕掉,既然早晚都要蜕皮化蝉,晚蜕就不如早蜕,我干脆现在就把它蜕掉好了。”

  蚂蚁又冲着它大叫:“爬蚱啊!你一定不要在现在蜕皮,我总觉得你爬蚱现在在地洞中蜕皮是个错误!”

  鲁莽爬蚱就生气地大骂蚂蚁:“我爬蚱蜕皮关你蚂蚁什么事?快闭口滚蛋,少在这儿阻拦我爬蚱蜕皮化金蝉!”

  蚂蚁不吭声了,它默默地看着爬蚱在地洞里一点一点地蜕完了自己的皮变成了一个露出四翅的成虫蝉。

  “哇哇哇!哈哈哈!哇哇哇!哈哈哈!哇哇哈哈哇哈哈!厚重外壳全脱下,无比轻爽真得法!蜕掉这身硬外壳简直舒服死啦!哇噻哇噻哇噻噻!能从这个厚壳里钻出来,真痛快哉真自在!呵呵呵,贺贺贺,蜕掉外皮钻出壳,别提我有多欢乐!小蚂蚁,你快看看我这背上的四个美丽的大翅膀,它们个个真漂亮,我要用它们飞长空,飞到九天嬉彩虹!”鲁莽爬蚱(这时候它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成年蝉,本不应该再称它为鲁莽爬蚱了,但文已至此没有必要再给它另取名字,就原谅笔者以此名把它呼叫到底吧!)向蚂蚁扑打炫耀几下自己的翅膀就开始用自己的两个前腿刨自己头顶上的硬土为自己刨出洞口,可任它不论怎么大力敲击挖掘,它头上方的坚土就是岿然不动。鲁莽爬蚱这才明白过来知道坏了,因为自己的那常用来刨掘硬土的那双像两把锋利的挖土刀似的带有许多硬尖利刺的强劲有力的前腿壳已随着自己的外壳被自己蜕掉了。没有了那双利如铲刀适宜刨土的前腿壳,它是无论如何也挖不开洞口钻出去飞走的。 “我能把自己的适宜挖土的外壳从自身上蜕掉,就一定也能把自己的适宜挖土的外壳再穿回到自己的身上再为自己挖开出路飞云霄!”想到这里,蝉就开始往自己蜕掉的皮里钻,可蝉出壳后自己的身体已经长直长大变宽变长了许多,它是再也钻不进自己的老皮里了,最后它把自己的老皮囊给撑得稀烂,也未能穿上自己的老皮壳。

  这时候蚂蚁在旁边说话了:“在地下土里面披着一身坚韧有力的外壳比蜕掉外壳长出两双美丽的翅膀要实用得多,刚才不听我蚂蚁的良言相劝,现在知道错误悔之已晚?”

  鲁莽爬蚱内心里懊悔极了,但它嘴巴上却依然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它仍强挤笑容佯装欢乐地大叫:“非也!非也!我这皮蜕得毫无错误,我蜕掉皮后就能把自己的那两双能飞的翅膀长出,这样我就可以飞出地洞飞上天空了!嘻嘻嘻!你蚂蚁现在一定非常把我金蝉羡慕,从这身外壳中钻出,现在使我感到非常的舒服!”

  蚂蚁:“虽然我蚂蚁现在不知道你蝉从外壳里钻出是不是真的感到自己非常的舒服,但我蚂蚁知道你蝉蜕掉外壳后你就不能破土钻出使你现在真的非常的痛苦!你这只蝉不会背着四片不能高飞的翅膀闷在地下一直舒服下去吧?蜕掉了强韧的外壳后,你连个出洞口都刨不开挖不动,还何谈什么飞出地洞飞上天空?不错,你蜕掉皮后确实长出了两双可以在高空飞翔的翅膀,可你现在挖不开洞口钻不出地洞,你的这两双能在天空中飞行的翅膀现在闷在刨不开出路的地洞中又有什么用?你现在能靠自己鲁莽蜕出的飞天翅在这狭窄幽暗的地洞中飞吗?”

  鲁莽爬蚱万分生气地责问蚂蚁:“现在看我刨不开洞口了你才说我蜕掉皮后会挖不开洞口钻不出去,开始在我未蜕掉皮时你怎么没想起这些对我的危害明确地告诉我这些呢?”

  蚂蚁说:“对于这个对于你爬蚱生死攸关的大事,我蚂蚁事前想不到它对你的危害对于我蚂蚁毫无大碍,但它对于你爬蚱却是至关重要事关生死,你爬蚱怎能也想不到它对你的严重后果而贸然行事?它事关你爬蚱的生死存亡,你爬蚱怎能对它掉以轻心不细思量?皮一旦蜕掉,就休想再穿上!你的爬蚱皮是你蝉自己蜕下来的,可不是我蚂蚁从你身上扒下来的,我也没办法帮你,再见了,因我开始说不出对你的具体危害就不听我蚂蚁的谆谆劝言的执意要蜕皮的蝉。”蚂蚁说完就钻进自己的蚂蚁洞里爬走了。

  鲁莽爬蚱也忙往细小的蚂蚁洞里钻,却一头撞在了硬地上,它就揉着脑袋破口大骂蚂蚁:“你这个蚂蚁真坏啊!你为什么不按照我这只蝉的大小打洞只按照你蚂蚁自身的大小打洞打了一个这么细小的害我金蝉钻不出的蚁洞?”

  蚂蚁爬出洞爬到地上面冲下面的鲁莽爬蚱大喊:“你未破土而出钻到地上面,就在地下蜕皮化金蝉,过早的解决了自己的飞天乱蛮干,却又增添了自己的出土的大艰难,翅膀蜕出完,困在洞里面,弃刨蜕蝉土难钻,双翅困洞难动弹,刨不动土飞不上天,早蜕弃刨真蛮干!翅膀蜕出难破土,困洞之翅啥用途?翅膀蜕出困坚土,未出先蜕真糊涂!翅膀难在地下舞,未出先蜕真错误!”

  蝉就又用自己的软弱无力的前腿又刨坚硬的土层,可任它千刨万敲,坚土就是岿然不动。蝉又忙从自己的蜕下的皮壳上撕下自己的那双曾经非常擅长刨土的前腿壳举着俩腿壳去刨土。无奈只刨了一下,它的俩腿壳就软绵绵的断掉了。

  几天后,挖不开刨不动出洞口的鲁莽蝉就闷在了自己的地洞里奄奄一息,临死前,它无奈地在已经成为自己地狱的地洞里撕心裂肺地哀嚎:“我打算一出地洞就以最快的速度躲过地上的敌害飞上蔚蓝的天空,可我只想着腾空却忽略了给自己挖掘出洞口的重要性!这不掘开出洞口,怎能飞出坚地洞?我爬蚱不蜕蝉,刨出出洞口,钻出爬到地上面,未必就会遭遇概率极低的被捕险。我爬蚱畏惧出洞险,地下早蜕变,必定困死洞里面。何必为了躲避概率极低的自己很难碰到的出洞险,就去必干这个一旦傻蜕变,就必困地下面的大蛮干?”

  干任何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稳步前进,有些次要的无关大局的小步骤可以忽略省去,但重要的环节千万不可粗略不计鲁莽跨越!只要你变成蝉后飞不出地洞飞不上蓝天,你就千万不要在地洞中鲁莽蜕皮变、草率化金蝉。刨不开出洞口飞不上天空,再美的翅膀闷在地洞中也无用!爬蚱皮一旦蜕掉就休想再穿上,干任何事情都要谨思慎想、不可鲁莽!爬蚱应该在出洞后蜕皮化蝉,如果你是一个正闷在地下还未破土而出的爬蚱,就千万别在地洞中干出先化蝉、后刨洞的错误做法!腾空不是一个还未破洞的爬蚱在地洞中应该优先考虑、迫切解决和努力完成的事情,一个闷在地洞中的还未破洞的爬蚱最应该优先考虑、迫切解决和努力行动的事情是挖土破洞。皮一蜕掉永难穿,奉劝诸君莫蛮干!再美的翅膀关在洞中也无用,别只想着未来的腾飞高空,却忽视和忘记了眼前的更重要的挖土刨洞!还没钻出地洞,你就想蜕出翅膀飞上天空?还未破洞,就想腾空,太鲁莽妄动了;还未出去,就先蜕皮,太操之过急了!未给自己刨出出路,就化蝉翅蜕出,妄想飞天舞,你不困死坚洞窟,谁会困死难刨土?未刨出路早化蝉,如此蛮干必有难!未刨出路早化蝉,你不受难谁受难?

  诚然,蜕皮化蝉高飞上天:对于一个爬蚱的确很关键!可这一切都是你爬蚱刨地掘土,挖开出路,地下钻出,爬上高树后才能去干的关键事件!不是你爬蚱现在深埋在坚土下面就应该去干的事件。等你刨开出洞口,钻到地上面,爬上高树干,再蜕再变也不晚!何必还未开挖出自己成功的洞口,就早蜕化出自己鲁莽的翅膀,导致自翅无用场,既难刨土又难翔?急于求成反却不成,急于腾空却困洞中,对于一些舍本逐末主次颠倒的鲁莽行事者,失败的现实总是这样。翅膀再漂亮,困在地下何用场?轻举妄动,必困坚洞!急于求成,万难飞行!金蝉飞不出未刨开的地洞,干任何事情都不能轻举妄动急于求成!

  未出地面早蜕变,蜕皮难穿困死蝉,

  今天金蝉遭此难,皆因自己乱蛮干!

  还没刨出自出路,就在地下翅蜕出,

  如此急飞乱唐突,你不困土谁困土?

  地上脱壳,千正万确!

  地下化蝉,就是蛮干!

  未刨先蜕,就是愚昧!

  未出妄翔,就是荒唐!

  未刨开地,就早蜕皮,

  操之过急,必困坚地;

  没挖出路,就蜕翅出,

  如此唐突,怎不困土?

  还未开挖,就早蜕化,

  如此蛮傻,怎不困垮?

  蜕皮难穿,万莫蛮干,

  不想困惨,莫早蜕蝉!

合肥到哪治癫痫最好银川有没有治疗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有哪些病因
上一篇:我的婚后生活3
下一篇:1980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