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生命里的一棵树(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大赛

年少时,每看到父亲,便会想起门前那棵常年枝干翠青的钻天杨;长大了,我背着行囊踩着家乡黄土的尘埃,走出父亲混浊的视线时,我不敢回头。何时,曾经像钻天杨一样高大雄姿的父亲,如今,弯曲得如村头的老树,皴裂的枝干,布满沧桑。

很多年后,我站在时光的驿站回望,曲折蜿蜒的人生路上,有很多人,很多事,都因了时光的飞逝而渐渐淡去,而父亲,是我生命里的一棵树,从雄伟的白杨,到干枯的老树,始终走不出我的视线,走不出我心里那一方净土。

也许,我早应该着一些墨色,在这位西部老人身上,用心去感受“父亲”这个至高无尚的称呼在他身上极致地体现,用心去走一走他无声无息逝去的人生岁月……

父亲小时候读过两年私塾,但他不是迂腐之人。做为长兄的他,用无私的青春岁月,培养了弟弟衣食无忧的前程而无怨言。成为人父后,他依旧视知识能够改变命运,将一腔希望寄托在我们姐弟几个身上,而这个重中之重的希望在我的身上尤其体现颇深。

家里的院落很小,可以说,有些拥挤。院子的中间,是几块青石板铺就的便道。父亲每去山里干活时,便会拾来几块白白的、亮晶晶的石子,这种石子能够在石头上划出白色的痕迹。这是父亲为我准备的笔。家里人都去下地干活时,这几块青石板便成了我的纸。

父亲说,不许偷懒,门口的钻天杨就是他的眼睛。

青石板上能够写满字的时候,门口的钻天杨正值盛夏,烈日下,“哗哗”的风与叶子碰撞的声音,像是父亲在为我轻轻喝彩。

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会走出这个简朴的院落;也没想过,那时的父亲是用一棵树宽容与执着的精神,已然在为我人生之路的延伸,铺就着一块块青石板路。

多年后,我回忆起那些描摹的童年美好时光时,映入脑海的是父亲脸上的笑容和欣慰,是门前那钻天杨翠青的颜色。我是踩着父亲的身躯走向未来的,然而,父亲说,他的目光很难再仰望到钻天杨触天的瞬间。

父亲的腰身弯了,门前的钻天杨却依然成长着。不知何时,父亲手里多了根拐杖,多了一壶不离手的浓茶。这个形象,是那些墙跟下的太阳老人才有的。我唏嘘岁月无情,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父亲也老了。

父亲的茶壶是我出差时,从江南带给他的。我知道,家乡人人皆喜茶,似乎,无茶不是人生。尤其是在冬日里,乡人们早早躲避着寒冷,缱绻在热热的土炕上,暖暖的火炉旁,人手一盏茶。而谁的茶壶好坏,自是有一翻比较。

母亲说,父亲最热衷这个时刻,因为,他视为生命一样的茶壶,每次都会在乡人们的赞叹中脱颖而出,而人们对茶壶赞不绝口的同时,亦会对千里之外的我盛赞不已。

我懂得一个父亲的心思,他渴望他的孩子能出人头地,他想听到的不是对茶壶的赞美,而是乡人们对他孩子的赞美之词。

去年早春,门前的钻天杨还只是钻出小小的苞芽,但是,父亲的杏树已是花开满枝。飘香的小院里,我与父亲坐在一起品茶。父亲一脸的恬静、安然,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仿佛那烫嘴的茶水不是用来驱走寒气,而是在缓缓浇落岁月里不能躲避的聒燥。闻着那缕茶香,从父亲手里要过一盏,轻啜一口,一股浓浓的苦涩漫延开来。

也许,这就是父亲的人生吧,一壶在烈火上熬煮的茶,别人只能闻其香,却品不到其中的苦涩。

那一天,我在父亲的慈祥的目光下,听他讲述如茶的人生,我的眼睛一直是湿润的。父亲的记忆是那么的细致,那么的柔软。我的每个第一次在他的眼里都会泛着光辉,而那些瞬间却是徘徊在我记忆之外的。我从父亲眼里,看到一种幸福,看到一种安然,还有,一种依赖,这种依赖像极了我小时候看他的目光。

父亲看向门口的钻天杨,说,他老了,它的高度只能是远远的用目光去触摸了。

是的,我不能阻止父亲的老去,不能阻止父亲将自己淹没在年迈的岁月里。也许,他的一对半脚印早已不能与钻天杨同语,他像村头的那棵老枯木,再不能逢春。然而,我的心目中,父亲依然是那棵雄伟的钻天杨,让我生命时刻充满绿色,充满的激情的树。

看着父亲头上稀疏的白发,我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那棵钻天杨上。在我的人生岁月里,它是我一路走来的动力,是我人生路上的航标。它的高大,它的伟岸,无时不出现在我成功的瞬间,出现在我颓废的夜晚。

想起父亲精心锯掉钻天杨偏斜的枝桠,想起父亲领着我走过数十载光阴,突然明白,父亲,是我生命里的一棵树,而我,何尝不是父亲生命里的一棵树。

从前,一棵树的精神成就了儿女的人生;现在,一棵树的力量又支撑了老人年迈的岁月。我们用生命在对方最需要的时候,为对方遮风挡雨,给对方做最有力的支撑。

我们是对方生命里的一棵树,永不枯竭的一棵树。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把病情治好?山东专业看癫痫在武汉治疗癫痫哪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