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柳色如烟,莲开有道(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今年不同往年呢,真真的酷暑难耐,室内墙都是烤热了。幸好八月末的骤雨,乱发了几场脾气,那暑热,纸老虎一般,抵御不住天上那个神仙老头的威武,热度骤减。

午后,趁着大雨将歇,急急地将闭了几天的窗子打开时,竟一时怔了一下:楼前Y字形的静湖丰盈了不少,水漫上低处台阶,岸边浓密的垂柳似一蓬一蓬绿色烟花,定格在怒放的刹那,半边在草地上,半边泻到湖里,借着微风,一些长及水面的柳梢撩拨出绿的乱痕,又似葱嫩的手撩过爱人的胸膛,轻,柔,痒中,有欲嗔欲笑的无奈。

到底被雨浇透,垂柳之下的青草也蓬勃起来,湿润润的鲜亮,那壮如苞米杆似的美人蕉,顶着一头雨水洗过的艳赤的花,好似要与妖娆的垂柳争宠。虽隔着一段距离,还是能看到花姿的傲然,幸亏花期有限,否则,那绿的烟花可不从春恨到秋啊。

且慢——突然发现静湖里竟铺展着几处睡莲,何时长出何人栽?因为热而一夏无法靠近窗户的展望,差点错过了莲的花期。

静湖的水是自来水,久了会发绿发臭,好在小区物业打理得勤,从没散发过难闻的气味。去冬来时,修缮中的静湖,已有成群的红鱼,一层薄冰下红鱼逶迤而来,为静湖增添了不少声色。谁料睡莲又盎然于一池绿水之间,数株成一团,左一团右一团,不多不少,疏密有致,静湖显得更加自然而有风韵。那些冬天里的红鱼,想必这会儿已从荷叶下钻出,借由夕阳温情的红光四处游曳嬉戏了。

虽隔窗,也看得见睡莲那粉紫色的花静静地卧于绿荷之上,圆圆的荷叶肥厚碧绿,夕阳照得湖水发亮,叶子的明处亮得发红,像镀了一层薄金。莲有佛性,开得再盛,也有干净之态,不论远观还是近看,都能看出无限禅意,由不得你不静、不喜、不参、不问。不像美人蕉,开得虚妄,带着戾气,酷暑之下,加重难耐的热度,实在令人不爽。

隔窗而立,任透明的隔离将我和那一湖景色分割,雨后的温度恰好,送来略带潮味、不温不凉的风。痴痴的久看时,见一少年高歌着穿过柳林,又蹦到肥硕的美人蕉间,花的株杆摇晃一阵,没能拦住莽撞的脚步,少年又忽隐忽现地沿岸绕到湖心亭,面对湖里睡莲,似有涉水之意,左一脚右一脚地试探着。睡莲不为所动,静静地,铺在水面上,那边漾过来的波痕慢慢地在这里平静下去。

莲之静,大概吸引了少年的心,在湖边乱踏一气之后,终于不动了,侧对着我,看着湖,久久地立着。我在窗里,也久久地立着,莲和少年一同收入眼底,懵懂的年纪在想什么——是否记得欧阳修的“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还是感叹苏东坡的“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少年大概抵不住晚饭的需要,呆了一阵子,扭头走了。

四周静静的,一团又一团荷叶匍匐在水面上,莲花瓣已在碧绿的叶中收拢成粉紫的团儿。莲应四时,知道日光,通晓暮霭之下的将息。

由此形,莲生无限禅意,慧心无纷无扰。不争自有威仪,顺应天时自有边界。它不怕深秋叶落,纵是寒冬,那一片片枯叶之下仍有明春发芽的根。再度花开依旧,物是人非,它仍旧清明无为。

睡莲无语,柳丝成烟,雨霁晴明的暮色里,隔窗看那一湖、一莲、一柳、一少年,于无声处,勾勒出别致的静美。

喜欢这个距离,不远不近,即不惊扰别人,亦可从容看尽云雨。心如莲,何必惧怕垂暮,何必惧怕落寞,一双素手,一袭素衣,静默观世,方可出入自由。临窗驻足,以最深情的方式对待自己,世界是世界的,我只关心与我相关的一方寸尔,足矣。

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托吡酯治疗癫痫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