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晓荷·秋】山坡上的映山红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无破坏:无 阅读:1836发表时间:2015-10-12 11:04:56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更有效    车一路向南,我的胸膛里装满了故事。四月,湘西南淋在雨里,窗外青翠如洗,山峦像鱼群一样向后涌去,千波万澜,千山万水,扑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风景,眼前一切就像影碟,不停地在倒带。   远山蒙尘,如铁,那是祖先的地盘,这个时节应该开满了映山红。   映山红,花开清明前后。幼年时,还在烧柴禾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了映山红,父亲打柴,总不忘折下几支,别在柴禾上带回家。映山红树枝细小呈铜色,多骨节,每个骨节长有一爪花,嫣红惹眼,光滑的树枝上不见一片绿叶,让人很惊奇。花能吃,仔细咀嚼,味道酸涩,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山岭上的东西,仍能带给我们很大的满足与快乐。   朱家祖坟在一个叫做龙桥的小山坡的对面,山不高,也无名,却像种子一样洒满了先辈的坟墓。湘西南有很多这样的山坡,一条泥路,两旁长满了草,蜿蜒如梯,山脚是菜地,山腰上是许多隆起的土包,一个挨着一个,每个土包前都有一块石碑,石碑上的名字或被青苔遮掩,或因岁月腐蚀而残缺不全,层层叠叠上去,就像时间的书页,古朴静默,记载着乡村的历史。   连绵的春雨挡不住我们的脚步。这是乡下人特别看重的节日,在远方打工谋生的叔伯兄妹们,都会赶赴家乡,聚在一起祭祖。祭祖,武冈方言叫做挂亲,就是上山拜祭地里的祖先,向他们倾诉后人的挂念和感激,因此,父辈们会提前做足了准备。   清明扫墓,一路上都可以看到打着伞,肩挑手提的人,有些家庭根深叶茂,祖上坟头散得又远,往往要花费一整天,甚至两天时间,才能一个一个问候到。等到家人差不多拢齐,叔伯们领头,他们拿着锄头和柴刀,负责清扫墓地的杂草,我们这些后辈提着篮子,里面有祭拜用的鸡、酒、肉,还有纸钱、香烛、绢花和鞭炮。   爷爷奶奶的墓地在村口的东面,藤蔓和杂草淹没了石碑,父亲和叔叔细心割去周边的杂草,让其焕然一新。石碑上我们的名字依然清晰,我想地里的人把我们的名字刻进心里,装进土里,即便完成了生命的使命,仍庇佑和指引着我们。爷爷一生刚强正直,敢做敢言,他的品行如同他的毛笔字,横竖勾捺,为人称道;奶奶一生劳碌操持,吃苦耐劳,在生命的尽头时还在劳作。他们含辛茹苦,他们节衣缩食,他们的脚印在我的脚下,他们的影子被风吹散,但他们的名字并没有被时间磨灭。现在我们仍在这条路上谋生,有的漂泊异乡,有的继续在地里刨食,承担着各自的责任和使命。每次我面对生活的选择时,都会回头,回头眺望故乡的山,故乡的水,还有故乡的人,我知道那里有照着我们灵魂的神,无论成败,内心都会有一份安然。   祭拜完附近的亲人,我们又赶往朱家祖坟,那里是族中先辈老去后的主要安息地。春雨连绵,暖暖地飘洒着,我们为了赶时间,抄的小路,泥泞不堪,可这些并不影响众人的热情。来到山脚,只见山下的菜地裸露着,被荒废了,山上的茅草足有半人深,许多水珠附在枯黄叶子上,即便裤脚卷得再高,也都被雨露湿透,但我们毫不在乎。父亲,三叔、五叔奋力开垦出一条道路,直达山腰。   抬头眺望,春天的田野不再是一望无际生机勃勃的景象。空旷的田野一片新绿,接纳着风雨和轻雾,去年的禾茬整齐地排列在湿漉的时空里,到处可以看到崭新气派的楼房,将田野分割成一块一块,沟壑和水井边,枯黄的芦苇和茅草折弯了腰,但过不了多久,它们又会占据这片水域。我无尽叹息与伤感,几天后我们又要重返城市,继续各自奔波的生活,乡村已经荒废,缺乏年轻的生命,已经不再是放飞农人梦想的地方,它只是一个老妪,苍白了头。记忆,就像幼年时手中的映山红,只剩下光秃的枝桠。   祭拜完这里的祖先,我们准备下山,去别处继续扫墓。跑在前面的一个侄子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那边的坡上有映山红。我们都看到了映山红,花开热烈而美艳,立在枞树和荆棘之间的山坡上,清丽脱俗。我和堂哥争相跑去,跃上山坡,折下几支,又顺着坡俯冲下来,像牛一样,呼呼生风。回到众人中间,大家分食了枝上的花朵,可惜只有几支,来不及尝出味道,就只剩树枝。回头再找,只有更远处还有几丛,由于草木幽深,雨露又重,无法采摘。   坟头青烟散尽,山野肃穆无声。烟雨里,那株映山红被我们蹂躏成一幅凋零的景象,但没有人需要为它负责,明年此时它会继续盛开。可我们的亲情,也被生活折磨得凋零不堪,明年今日,我们又会在哪里?   不管怎样,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无法逃避,只能默默前行。相聚的时光里,应该是欢乐的,而不是过于沉重,我们一起祭拜先祖的魂灵,同时也在祭拜自己的良心,就像父亲说过: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记住别人的恩情,不要忘本。   站在山草间,忽然感觉一切都在荒凉,荒凉的不仅是眼前的墓碑,还有我们的乡村,我们武汉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的父辈,我治疗癫痫有什么方法们自己,若干年后,所有的人都将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相对较好永不醒来。我想,坟里的魂,人间的人,和山坡上的映山红一样,都会被种在这片魂牵梦绕的土地上。   共 18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