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 乡味在记忆里飘忽(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理论

一、鲫鱼蒸蛋

那年磊二十八岁,岚二十六岁。在世俗的眼里,他们已经步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他们是一对有抱负、有追求的好青年,却迟迟未能走到一起,是不是因为月下老人“酒醉”尚未醒来?

他们的相识仍然还是老一套,没有丝毫的新意,就是经介绍人牵线搭桥,这牵线搭桥人就是余阿姨。她挺热心的,为大龄青年男女的事情没少操心。那天,岚随余阿姨来到了预约见面的地方,却看到的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站在那里。她解释道:“哥哥有急事要先处理,晚几分钟就到,我替哥哥先接待你们!”

岚以前也相过几次亲,对这种小把戏并不是十分在意,谁希罕跟谁去斗什么心计?大不了见面时客客气气地说声“你好”,转过身去立马说声“拜拜”。

磊原本就隐藏在现场的周围。大约三分钟过后他露面了。磊个子不高,清瘦、精干,长得还算结实,举手投足间一副官场中人的做派。岚的气质优雅内敛,对她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就这样交上了。

对于刚刚相识的青年男女来说,选择餐厅作为场景、边吃边聊,不失为一种较为合适的方式。很显然,磊是个见过大世面经过大风雨的男人;相比之下,岚则显得有些矜持、不谙世故。

磊经验老到,见面时抢着点菜,语言不失风趣幽默,出手还算大方,但能适可而止。

磊与岚相互留下了电话、BB机号码。在他们见过几次面之后,磊开始邀约岚去卡拉OK房里唱歌。在那里磊一副大男子主义、我行我素、盛气凌人。当他强行搂抱岚时,岚不失礼貌地避让开了。

二个月之后,岚给磊写了一封信:“我正忙于考研,无暇顾及约会。”磊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回了一封信:“你是个好女孩,但不够开放,心若深潭,也许我们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岚早有心理准备,收到信后毫无怨言,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特别强,不是自己内心所喜欢的那个人。

磊当时在仕途上顺风顺水、要风得风、要水得水,他要的是百依百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小女人,而岚想要的是《致橡树》里面的那种两人比肩站立、平等相待、风雨同舟的另一半。

如此看来,鲫鱼蒸蛋味虽鲜美,但在吃的时候,还是要小心提防鱼肉中的小刺,要有耐心精挑细剔。就如同谈爱一样,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不要被刺“卡住”了。

多年以后,岚无意中在媒体上偶然见到磊因为“官员习惯性失足”的问题而站在了被告人的席位上,这让她庆幸自己当年的小心谨慎完全不是多余的。

此事,让她联想起史蒂夫•乔布斯所说的:“你无法预见性地将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串联起来。只有在你回头看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些点点滴滴之间的联系。你要相信,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或多或少与你的未来产生关联。你必须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决心、命运、生活、宿命,等等。”

二、锅包肉

杨杨与茹茹是高中的同学。经过高考过完“独木桥”之后,杨杨落选了。此后他没有选择复读,而是直接进了夜大学,茹茹则考入了师范大学深造,转眼也毕业了。

杨杨喜爱运动,业余时间里他经常邀约茹茹一起去爬山,欣赏和享受大自然的美妙风光。毕竟他们在芳华岁月里同窗三年,两人在一起时还是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杨杨较茹茹先步入社会,虽然工作十分艰辛,但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他不会忘记请茹茹分享。他平时的劳动强度大,所以最喜欢吃的就是“锅包肉”,自以为吃了它之后,可以补充体力。茹茹则要追求身材的苗条,极力控制自己吃肉,但她却喜欢在一旁观看杨杨一口肉、一口啤酒酣畅淋漓的劲头。

茹茹在工作了几个年头之后,慢慢体验到在世俗社会里,她与杨杨之间还是存在着无形的距离感。例如,对科技知识的接受或理解能力还是有所区别,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两人之间的纯真友谊。在一次参加完高中同学的聚会后,茹茹在下楼梯时不小心脚被绊了一下摔了一跤。杨杨及时将她扶起,并关切地问:“有没有受伤?”

茹茹只是崴了一下脚并不重,杨杨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一直把她送回了家。在路上,茹茹依在他有力的肩膀上,如果当时杨杨开口求爱,茹茹则愿意跟随他行走天涯的。

此后,茹茹将自己嫁出去了,他们再也难得见上一面,同学告诉茹茹杨杨北漂了。五年后,茹茹才接到杨杨的电话,杨杨告诉她:“我结婚了,她对我挺好的。”茹茹回应道:“祝你们幸福!”

婚后的茹茹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开心,她陷入了“婆婆与媳妇这对亘古不变天敌”的俗套中,百般挣扎后而无法解脱。丈夫又是一个和稀泥的男人,是那种标准型的“袒妈派”。

茹茹只好选择避而远之,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一走了之。走前的几天她接到了杨杨的电话:“我昨日一夜未睡,梦见一个长发飘逸的美女在盘山公路上飙车,她的背影十分像你!”茹茹回话:“我已经办好了出国的手续,一周后就要离开这块曾经惹我伤心的地方。”

杨杨沉默了一会儿说:“茹茹,你去那么远干什么?你照顾不好你自己呀,你太单纯了。国内朋友多,也好有个照应。”茹茹叹了一口气,说:“你多保重,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切交给命运吧!”

茹茹放下电话后已是泣不成声,在职场中练成女汉子的她,只有在杨杨的眼里始终还是那个需要人呵护的小女孩。她没有告诉杨杨,她的离婚已在进行中,因为丈夫的心中仍然装着他的初恋。她只好选择放弃净身出户,只为将所有的事能尽快一刀两断。

在异国他乡的茹茹一个人独自打拼数载,所幸能够安身立命。她不想与国内的同学取得联系,主要是怕触及到杨杨的消息。她也没有再次选择婚姻,已经受过一次伤,她不想再次受伤了。

一天深夜,辗转难眠的茹茹系上围裙点开炉子做了一盘锅包肉。她倒上一杯红酒,倚在落地窗前,屋里放着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眼睛望着窗外的点点繁星,想着万里之外的故乡,数着星星,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三、酸辣汤

萍萍是张爱玲的铁杆“粉丝”,《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她最喜欢读的一篇。当初恋的男友在北京某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跟了过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同时也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他,指望着他会为自己披上嫁衣裳。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没有给她留下只言片语。有人告诉她他已经远渡重洋了,她只好回到他们的家乡。哥哥为她打抱不平、含冤叫屈,带着她和她一起在他的家门口坐了三天三夜。

在一次同乡会上,一位名叫杨杨的小伙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异乡遇到来自同一省份的人,说话有着与自己一样的口音,她感到格外的亲切。在OK厅里活动时,杨杨唱了一首《似是故人来》的歌,他唱得很投入、很动情,也很好听。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莫名其妙地撩拨着她的心弦,她开始在老乡圈里暗暗地打听这个男人。她不放过任何可以接近他的机会,例如,乡友的聚会、生日宴会、结婚庆典,等等。凡是有乡友的活动,她都尽力设法参加。久而久之,她得知杨杨会做酸辣汤,他做的与别人做的就是不一样,味道特别的鲜美。

于是,她梦想着上天能赐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跟他学做酸辣汤。她知道他在中关村的一家电脑店打工,工资很低,经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下班后他就携带着一些盗版光碟上街去叫卖。有一次,活该他倒霉,不幸遇上了城管,追得他满街逃窜。眼看着他即将被追上,千钧一发之际,她佯装自行车坏了,从车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连人带车正好挡住了城管追赶的方向,为杨杨赢得了逃跑的时间。

事后,杨杨为感激萍萍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帮他这个草根取得了一次“胜利大逃亡”,请她吃饭。杨杨征求她的意见,问她喜欢吃点什么,她说,就想喝点他做的酸辣汤。于是,杨杨充当主厨,萍萍甘当助手,操练起了酸辣汤。

萍萍喝着杨杨亲手做的酸辣汤,觉得特别的适合自己的口味。

喝过酸辣汤之后,夜已经很深了。杨杨极力挽留她在他那里休息,待天亮后再走,萍萍想:“同是天涯沦落人”,她没有拒绝。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萍萍才知道杨杨以前与他的初恋女朋友红玫瑰在一起时,曾经喝过很多家餐馆的酸辣汤,只有一家是红玫瑰喜欢的。于是,他就偷偷地跑去向厨师学习,并付出了一条红塔山才勉强学到了一点手艺。

杨杨和萍萍就这样在一起住了二三年,杨杨一直没有离开她。她喜欢在下雨时与杨杨共挤在一把伞下,她还喜欢在周末挽着他的手在住地附近的秀水街一带闲逛……

有一次杨杨问她:“我一无所有,你真愿意跟我过一辈子吗?”萍萍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杨杨定下心来,带着她回到家乡拜见了双方的父母,定下了婚事。杨杨的父母见他终于成了家,给了他一些资助,他们在中关村盘了个小店,安安稳稳地过着日子。

只是每到红玫瑰生日的那一天,杨杨总会在家做一锅酸辣汤和一些红玫瑰喜欢吃的菜,像是在过节。萍萍有时会很气恼,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扬起手来。他只是默不作声并不还手,任她狂轰滥炸一番后,静静地去到一边去了。

有了孩子之后,萍萍也会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了。

想通了之后,她也释怀了。

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杨杨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挣钱上,做酸辣汤的任务就开始由萍萍来承担。酸辣汤成了家里的家常便饭。

萍萍对张爱玲的话“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慢慢地有了一些理解。

四、羊肉煲

林和蓉蛮像两只小蝴蝶,成双成对在家乡的山水间飞来飞去。他们经过初恋、热恋之后,林正式向蓉提出了求婚,蓉欣然答应了。

蓉的父母早先曾接受过一家权贵的庇护和小恩小惠,从小就将她“指腹为婚”,许给了另一个男人。蓉曾经抗争过,但难以违抗曾经的承诺,只能维持原状,抗争不起作用,无奈中屈从了命运。林也曾怀揣利器,像少年歌德一样约见过情敌,试图决斗,幸好被双方的家庭及时发现并制止,才未酿成大祸和千古悲剧。

林和蓉从小都爱吃羊肉火锅,两人经常相约在一起吃。在火锅店里,蓉多次告诉林:“你若不娶,我便不嫁!”

岁月难留人渐老,相思多情催人瘦。林等了一年又一年,遥遥无期,茫茫无望,不得已接受了父母的规劝,找了个女人结婚生子。二年之后蓉才结婚,兑现了她的海誓山盟和诺言。

林忍受不了那种有情人近在咫尺却好梦难圆的煎熬,干脆远走高飞,跑到了大洋的另一端。但是,他还会不时的通过电话或者微信等,保持着与蓉的联系。

林在大洋彼岸混得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五年后,他携妻踏上了归乡之途。刚一踏上故土,他就忍不住给蓉打了电话,蓉欣然答应会面。林出发前的慌乱和忐忑不安的异样举止,引起了妻子的注意。妻子很宽容,并没有说什么,拿了一些钱给他,叮嘱他:“你刚从国外回来,一个大男人,第一次见人家,不能让她为你买单。虽然她现在已经是遐迩闻名的大老板,但也不能坏了男女交往和约定俗成的规矩。”林点头表示了认同。

林见了蓉之后才知道,她在家乡旺城一带开了一家连锁羊肉火锅城,他们见面的地方就在其中的一处分店。羊肉火锅热气腾腾的端上桌,在香气氲氤中,林仿佛回到了往日。他们的身材虽然看上去比往日丰满了一些,但音容笑貌却是依旧。

蓉告诉他,她的丈夫有了一个比她年轻十多岁的小三,但又不便离婚,因为生意场中关系错综复杂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白的规则,会相互影响,她只能委曲求全、忍气吞声。

林对这种事情确实是无能为力帮不上忙,他只能是给予一些同情和安慰,让她不要放在心上,一心一意经营好自己的生意。

林看了看手表,已经很晚了,他急忙伸手去掏钱买单,却发现小偷已将他的钱一扫而光,这让他十分尴尬。蓉非常理解他的处境和心情,十分大度地说:“你是远道客人,在我的地盘上你就让我做一回东吧!”

林回到自家的楼下,妻子正披着大衣冒着寒冷站在家门口,已经等他很久了。他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妻子,她一直跟着自己不离不弃,过着清苦的日子,却从未有过什么怨言。她自己忍辱负重、默默付出,让他在外面不输别的男人,与别的男人活得一样光鲜。

他的妻子平时只爱做羊肉煲而不做羊肉火锅,虽然她本人也喜好羊肉火锅,但她怕它烫着孩子,所以不做。

妻子在羊肉煲里专门为他放上当归、枸杞、红花等,对他的老寒腿有较好的保健作用。

他渐渐地领悟到,斯人已去,往事不再,珍惜当下,只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才值得拥有。

五、乡味

A.煨汤。

家乡的煨汤,好喝,口感好,营养丰富,对健康有益。逢年过节、喜庆婚宴、亲友聚会、等等,凡是有较为重大一点的活动或贵重客人来访时,一定要有煨汤,故有“无煨汤不成席”之说。

煨汤的器皿颇为讲究,要求原生态、纯天然、无污染,无论用多么高的温度去煨或煲,都必须严格符合上述三点要求。只有那种名叫“铫子”的煨罐,才能确保煨汤的质量。它们是一种按严格工序烧制出来的瓦罐,或者是一种较大的砂锅,带有手柄和盖子,便于操作。

得了癫痫去哪治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癫痫病怎么治能痊哈尔滨去哪里看癫痫病更加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