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佛前的一朵青莲(散文·家园)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理论

谁,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沐浴着清幽的梵唱,静静的微绽在忘忧河上。我想我那已过世多年的奶奶,此刻正在忘忧河畔静静的微绽着……

我的奶奶生于上个世纪的民国吧,因为她裹着金莲般的小脚。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直到奶奶离世,我就像一只瘦弱的小猫,一直蜷缩在她的脚边。

我的父亲,是奶奶最小的儿子。等我记事的时候,奶奶已是六旬开外了,就连我大伯的孙子都比我大好几岁。古稀之年的奶奶,满脸的皱纹像灿然盛放的菊花,但她依然是端庄,慈祥的代名词。从这一点就可以想象出,奶奶年轻时的是怎样的美丽和光彩照人。那时,我还是小屁孩的年龄,看着皮肤白晰、心灵手巧的奶奶,心里总在想:嫁给老实的近乎木讷的爷爷,我那鲜花般的奶奶,应该是委屈的吧!

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早早就嫁做人妇,成为我老实巴交的爷爷最美丽的新娘,而我的爷爷是过继给我祖奶奶的。也就是说,我奶奶的婆婆是后婆婆,这注定了她苦难的后半生。

奶奶嫁给爷爷的第三年,赶上全国闹饥荒。生下大伯的那年,腊月二十三,当所有的人都在欢天喜地祭灶过小年的这一天,奶奶却被她的后婆婆赶出了家门。她们拖儿带女,沿途走到陕西逃荒要饭,就像山东人闯关东,山西人走西口一样,其中的苦难艰辛,是可想可知。

逃荒要饭的第二年,爷爷奶奶凭着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在陕西省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那时,奶奶和爷爷商量好,就在陕西定居了。反正回去以后,地无一亩,房无半间,后婆婆也不会变成亲婆婆的。

虽说叶落归根,可是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呢?

就在爷爷和奶奶“你挑水来,我浇园”铁了心要过天仙配的日子时,爷爷的二弟却撵到陕西的这个小山村里,要他们回去,回中原的故乡。

原来,爷爷的三弟在郑州市铁路局上班,上班期间由于意外去世了。铁路局要爷爷家的人找一个接班的人,家里人商量来商量去,一致决定要爷爷接班,当工人去。于是,他的二弟才撵到陕西来。

爷爷奶奶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打道回府。那时,父亲刚刚出生,奶奶金莲般的小脚要从陕西走回河南,路途遥远艰难,再也抱不动襁褓中的小儿子了。所以,还是婴儿的父亲只好一路躺在爷爷挑的箩筐里……

父亲的一生,就像那箩筐里的状态,眼睛被太阳直射照着,活在一片混沌之中。

紧赶慢赶,千辛万苦地回到家里,而接班人却变成了奶奶的后婆婆的女婿了。奶奶的后婆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花言巧语地将爷爷当工人的努力变成了水中花,镜中月。

从此以后,奶奶后婆婆的亲姑娘、亲女婿一家摇身一变成了工人,成了不沾泥土的城里人。而我的爷爷奶奶,以及他的子子孙孙永远都改变不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

记得小时侯,我三姑家有好多好多棵枣树,蒹葭苍苍的白露过后,就是收获红枣的季节。大的,圆的,红枣晒干,制成干枣之后,总会有好多既将要腐烂的红枣,我们叫“浆枣”的。三姑忙不过来时,就会把那些浆枣送到我们家,奶奶把那些浆枣洗浄泡在口小肚大的坛子,至少大半年里我们家都有最醇厚美味的香醋吃。记得前院大伯家己经结婚的堂哥每天都会端着一个碗,闻着的香气走来,嘴里喊着:奶奶,奶奶,我要吃醋……

我家有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里的各个角落里种有枣树,石榴树,桃树,杏树……春天百花齐放,香气袭人,秋天累累硕果。每次看着满树繁花,我都会想像我年轻时的奶奶不仅容貌如花,内心更是如花的人。

簿雾弥漫的初夏,一个微凉微湿的清晨,一家人正在吃早饭,从篱笆外进来了一个穿着衣衫褴褛的疯女人,头发乱得像鸡窝,比雪还白的脸上却涂了一张血盆大口,她应该是出于本能闻着饭香进来的。从她那期期艾艾的脚步,怯怯的表情,饥饿的眼神看出来,不知道她被赶出了多少家的院子?在全家人愣神的瞬间,奶奶走向那个女疯子,轻轻的把她扶坐在矮凳上,用她那缺口豁边碗,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薯稀饭,和一个大馒头端给她。

随着年岁的老去,父亲的眼疾,风烛残年的奶奶管起家越来越力不从心。

以前每天放学回家,还未走进家门,就闻到奶奶做饭的香气了。后来,奶奶只是和好面,专等我放学回去擀面条了,因为她没有力气,擀不动面条了。那时的我一边擀面条,一边抱怨奶奶面和的太软了,面条刚一下到锅里就糊了。现在想来,“廉颇老矣”的奶奶在当时是如何的无奈和悲哀啊!

人都说,年轻时候吃苦,老了就会享福。可是我的奶奶,在年轻的时候辛苦忙碌,勤俭持家,到老了却没有享受到衣食无忧。由于父亲眼睛的视力不好,奶奶始终活在自责当中,她觉得是她的疏忽,毁了他小儿子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所以她偏心,溺爱我的父亲。导致她的那人中龙凤,家庭富裕的大儿子一生对她冷淡,基至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妈”。

北风呼啸,雪花纷飞的冬天,奶奶特别喜欢吃桔子。因为父亲继承了爷爷的老实木纳,再加上眼睛的高度近视,我们家的经济一直拮据,没有多余的钱给奶奶买她最喜欢吃买的桔子。有一天,可能实在想吃了,奶奶让爷爷一张拿了皱巴巴的五毛钱到同村贩卖桔子的人家去买,五毛钱啊,连一个桔子都买不到,那人看着满脸沟壑的爷爷,二话不说,就捡了一些不太新鲜的桔子给爷爷。后来当我听说这件事时,我很心酸,尽管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却真实的体验到了心酸的感觉。

我十五岁时,奶奶已经七十九岁了。

秋意斓曦的午后,芦花鸡在墙根下悠闲自得的刨食;大肥猪在猪圈里呼呼的打着呼噜;小花狗窝在我的脚下,细长的尾巴时不时的在我眼前摇一下,晃一下……我和奶奶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隔着午后刺眼的阳光,奶奶指着不远处的一丛石榴树说:你看咱家的那一丛石榴树旁边,什么时候来了一群衣袂飘飘的仙女啊,且歌且舞的,好像在迎接谁回家呢?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除了一丛蓬蓬勃勃的石榴树,什么都没有?她连着说了一星期,无论大人小孩,抬眼看去,空无一人,所以谁也没有当真。

一个清寒冷冽的初冬,地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奶奶无疾而终。她走的那一晚,我依然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她的脚边。

奶奶仙逝以后,我想起她说的石榴树旁边关于仙女的故事,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仙女是来接她的。

只要心存敬畏,只要我相信,这一切就都是真的。

奶奶,我一生一世都在受苦受难的奶奶啊!长大后的我总是怨老天对您薄情,过于寡恩,现在我终于释然了,因为我知道您有了一个比天堂更好的归宿:

您转世做了佛前的一株青莲。

每日沐浴着清幽的梵唱,静静的微绽在忘忧河上……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中药癫痫病的常规治疗方法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