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今日感慨:寻觅思想的朋友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现代都市

(文/袁岳)在路上读赵越胜先生回忆周辅成教授的《燃灯者》一书,为书中的师生情所动,也为他们得以成为“思想上的朋友”而感高兴。赵越胜遇到的周先生,从他能结交一普通青工,到不吝相教,到经常言谈沟通,到探索某些共同有兴趣的领域,到披露心声,直成终生之交,让我怀念起我所认识的龚祥瑞教授,尽管背景、专业、趣味自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忘年相交的心得何其相似。直到前时我再去先生在中关园的公寓,如今披尘蒙灰,但龚先生与师母方备在我心目中的知遇之情从未褪色。由此也引发了我的知识学习以有“思想上的朋友”为满足的感慨。

“思想上的朋友”如何定义呢?我觉得大致有三个方面的可能含义:一是教学相长类,普通人读书常常遇到深奥难解或者专门不知的术语、语句、论述,如果得有良师益友指点一二在前在中,往往豁然开朗,就是读点针对性的辅导读物,往往也能帮助自己进到新的境界;二是心气相通者的分享类,一般人相聚无非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如果人之读书行路,没有见识各有分享之人,则一人知识成为多人知识,一己之读书心得变成多人的心得,是多么难得的扩展,也是多么可贵的对于平俗的超越;三是反思督促类,人在做事行动之后,有坦诚实在的指正者,还有披肝裂胆的建议者,都是非常难得的,更当你有点地位与名望,依然还能有人愿意指正你帮助你,那真的是难得的变得不糊涂的重要条件。我自己幸而有这三类朋友,因此还能时时有点小长进,我也希望更多的年轻朋友有这三类朋友,这样长进就很大了。

我们人在世界上活着,能经验体会的事情是少的,但我们人的脑细胞可以支持的认识能量是大的,而在书本与间接知识意义上认识的世界也是大的。我们往往可以在自己直接的社会经验里结识朋友,但我们也可以在获得知识的世界里面结识“思想上的朋友”。我常常遇到某个朋友,一闻其名,“久仰久仰”,直到叙谈之后又颇多益处;我也常碰到一些其他的朋友遇到我,也对我说,久仰大名,其实在我是惶惶然恐怕其实难符的。我很喜欢《燃灯者》里说道周辅成先生是很推崇“平民性”的,他以为平民性乃是普通人性的基础,而我最多也就是占了平民性这一条,体验过人性常理,也推崇人性常理,面对权威者不自卑,面对乡亲邻里不自傲,读书想事,也是从大众习性推想,最不喜欢趋炎附势,而我的“思想上的朋友”,不管他们客观地位如何,在主观上大抵也是符合这一条的。(来源)

武汉哪治癫痫病好保定市羊角风医院治疗哪家好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