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征文】香格里拉记忆_1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摘要:走进岁月深处,回味香格里拉,每每震撼着我的灵魂。那片雪山圣土,纯朴的藏民具有虔诚的信仰,让我敬畏而魂牵梦萦!    我走进香格里拉还是缘于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后来又看了宁静主演的电影《消失的地平线》。   小说和电影中的那片雪域高原深深地吸引了我,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想走进这个神秘的世界,去了解这个民族。虽然同在云南,香格里拉距离我们也只有483公里的路程,然而由于地理环境和海拔差异相当大,所以去过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虽然向往这个地方,但都因高海拔而望而生畏,有的人去了会有严重的高原反应。   犹豫再三,我最终还是禁不住那片雪山圣土的诱惑,在做足准备工作之后,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出发了。我要去叩响那神秘雪域风情的大门,去领略那苦寒之地的寂寞清凉,去感受藏民的虔诚与信仰。我想,做为一个云南人,如果一辈子没有去过香格里拉,没有去过西双版纳,没有去过大理、丽江,那恐怕不能算是一个地道的云南人吧。   旅行中走过的地方很多,有些去过的地方随着时间的久远,慢慢淡忘了,但香格里拉之行,却深深烙印在了我的记忆中。我们途经大理,刚过大理地界,进入丽江,金沙江大峡谷就慢慢映入眼帘。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弯弯曲曲的金沙江在崇山峻岭之间流过,金沙江两岸的山脉陡峭、巍峨壮观。我们的车子在蜿蜒的公路上前行,看着湍急流动的金沙江水,心也跟着江水逆流而上。我带着一颗迫切好奇的心一路寻觅,寻那雪山之巅、万水之源,寻那心中的世外桃源。   途中偶有困乏,却也不想错过擦肩的景色,沿途,我们经过了长江第一湾——虎跳峡。虎跳峡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高低落差3900米。金沙江水在虎跳峡狭窄的深谷里被挤压成翻江倒海的激流,江水翻卷着、咆哮着,铺天盖地而来。听着轰隆的江水声,心也随之激荡。人生中如果没有见过这样气势磅礴、勇往直前的激流,领悟其中的哲理,又怎么能抗拒人生的波澜。旅行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山、看水、悟人生,一路行走,一路感悟。   经过虎跳峡,就开始爬坡了,海拔在慢慢升高,周围的景色开始有别于其它。植物有了差异,可以看见高原的冷松和大片大片的杜鹃。特别诱人的是路边哗啦啦流淌着的清澈的山泉水,这些都市无比珍贵的水源,在这里肆意欢畅、毫不可惜地流淌着。这些从雪山上流下的泉水会聚到金沙江里,最终流入长江。   当车子爬上坡顶,辽阔的草原一览无余,展现在我们眼前,雪山在远处伫立绵延。“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就是眼前的场景了。因为我们来的时候是冬天,所以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草原是枯萎荒凉了的草原。这时给我的感觉是这片土地除了寂静就是荒凉,还有就是慢悠悠的节奏。但是,可以想象,春夏的时候,这里应该是很美的。那时,冰雪融化,溪流潺潺,绿油油的大草甸子上开满了格桑花和各种各样的野花。牛羊在草地上悠闲地吃草,天蓝水美,草绿羊肥,想着这样的景致,心里都觉得美美的,就好似已经身置春天。   到了香格里拉,下车以后我才体会到什么是高原。走在地上,脚像踩在棉花上似的,不知道是坐车坐久了,还是有点高原反应,反正就是飘飘然的感觉。我不敢大意,吃过晚饭后早早就在酒店休息了。   次日,去了松赞林寺,松赞林寺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被誉为“小布达拉宫”。它是一个藏传佛教寺院,也是有名的大寺院之一,还是川滇一带的黄教中心,在整个藏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松赞林寺第一次真实地触摸到转经筒,接触到藏传佛教。藏族人把“大明咒”经卷装于经筒内,每转动一次就等于颂经文一次,藏传佛教认为,经筒转动的次数越多,持颂真言越多,越表示对佛的虔诚,经筒可以免脱轮回之苦。   入乡随俗,拜过佛之后,我也当然去转了经筒。寺院里有很多穿紫红袈裟的僧人,年龄不等,最小的僧人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来到藏区最触动人心灵的,是这些藏民对佛的虔诚,每家每户每人都信仰佛教,并且深信不笃。途中我们曾遇到去布达拉宫、大昭寺圣殿朝拜的藏民,他们带着简单的食物,衣着简陋,却用身体去丈量每一寸土地,匍匐着前行。看着一步一叩首的藏民,让人感动得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帮不了他们什么,只怕善意的帮助会亵渎了他们的灵魂和对佛的朝圣的虔诚。我在心里为他们的执着与坚定感动,但看到他们对自己的行径并无痛楚,面目平和,心里为他们感到些许安慰。也许,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点去理解他们,也许,他们就是用这种“劳其筋骨”的方式,表示他们对佛的虔诚,以获得心灵上的平静。   到高原是一定要去看湖的,高原湖泊是最美的景色。我们去了碧塔海,去的时候还没有通路,是骑马进去的,请了三个藏民为我们带路。老乡们两腮明显的高原红告诉我们,他们都是经过风吹日晒、辛苦劳作的人。他们爽朗豁达,没有丝毫对现状的哀怨,一路走一路为我们唱着《青藏高原》。他们的声音回响在森林里,我被他们高亢欢快的歌声所感染,索性跳下马,一改往日的“优雅”与“矜持”。那一刻,实有点小放肆了,放着平坦的路不走,我干脆从伐倒在地的大树干上走独木桥,蹦蹦跳跳地从这棵树上跳到那棵树。向朋友们炫耀自己的平衡能力,朋友们说我忘乎所以像只松鼠。   是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肆无忌惮地自由快乐过了,在这片广袤、原始、自然、静寂的土地上,不用顾忌什么,可以大声说话、大声呼喊、大声唱歌。不必优雅也不必矜持,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们甚至不由自主的忘记了年龄,快乐得像孩童一般。人的一生有多少次这样忘怀的快乐呢?生在外面喧嚣的城市,往往要顾忌自己的身份,顾忌自己言行对别人的影响,很多时候,我们被框框套套束缚得已经失去了为人的快乐。也许,只有踏上高原这片连空气都没有杂质的净土,才会让人脱离凡尘俗世,变得简单快乐。   高原湖泊在雪山蓝天的映衬下格外的美,它像一颗巨大的宝石晶莹剔透地镶嵌在这片纯洁无华的土地上。它和高原的空气一样洁净,湖面一尘不染,湖水清澈见底,看得见下面的水草和树枝。这样的环境,人洁、水洁、空气洁,来到这里就不想离去了,心里有太多溢美之词难以言表。亲身经历体验到此刻,才明白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康威,为什么会爱上到香格里拉.乌托邦,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深深为“香格里拉”而倾倒,以至于再也不想离开这片神奇的乐土。   我们在湖边吃了一顿饭,那顿饭吃的记忆深刻,除了我们吃饭的人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客人”。它们是一些松鼠,刚把饭菜端上来,小客人们毫不客气、堂而皇之地就跳上了桌子,看样子它们早已经习惯不劳而获了。老乡告诉我们,在这里动物和人都能和睦相处,这些松鼠不怕人。和这些小东西分享午餐还是第一次,看它们灵巧地抢夺食物,用两只前爪就餐,让人忍俊不禁而笑,那餐饭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我们在香格里拉呆了五天,感受到了香格里拉严寒的气候。早上起来,刚泼出去的水立刻就变成了冰块,我们穿得像大熊猫似的,裹了一层又一层,裤子穿得厚到蹲不下去。冒着严寒,去逛了他们的菜市场,没有新鲜的蔬菜,藏民吃的蔬菜全被冰冻了,需解冻了才能吃。这片土地上没有奢华的建筑,娱乐的地方更是寥寥无几,不知道这些藏民世世代代是怎么生活的。艰苦的生活,恶劣的气候,也许,他们习惯了,也许只有沉默无言的雪山圣湖了解他们。我敬畏这里的一切,但我却无法在这个地方立足,单是稀薄的空气就让人不能适应。香格里拉再美,它只属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高原深邃的天空映照着雪山草地,那片高原蓝,蓝得清澈、蓝得纯洁。它用它的湛蓝向人们诉说着一份神秘、一份向往、一份希望。似乎,这片神奇的土地,它的一切特质都在有意地拒绝着外来的惊扰。它的包容、它的慈祥把它滋生的所有的真善美、假恶丑都消融在布达拉宫的禅寺里,它永世护佑着它的子民。它贫寂,它荒凉,它广袤,它是这红尘俗世里永远的香格里拉——乌托邦。   我们走过,我们眷念它,那片山水中一个个平凡纯朴的藏民已经融在了我们心里。青稞酒、酥油茶的清香余留在了唇边,玛尼堆上的彩色经幡永远摇曳在心里。香格里拉,过去,现在和将来……已经被记忆有形地连接起来,成为一条缠绵快乐的链条,拴住了我们的心。我听到了雪域草原一个古老民族亘古的声音,牧民的马蹄声,禅寺的诵经,牧歌久久在心里回荡。   有机会,我真想,再来香格里拉——乌托邦,放歌在春天的草原上,摘一朵格桑花戴在头上,听着牧歌走过玛尼堆。 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好江西专治羊癫疯哪家医院好托吡酯有什么功效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