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生活终将继续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现代言情

   我知道我们终将卷进生活的漩涡,而后像其他人一样被现实吞没。我知道这一切都会或早或晚又不可避免地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纵使不甘,终究沦落。

  “你们几个人昨晚去哪了?”班主任眼神阴郁地看着我们,语气不善。

  我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嘿嘿,幸好早有准备。

  随即我目光决然地缓缓踏出脚步,心中没来由地涌过一丝壮烈。

  “昨天晚上我们在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一条被遗弃的流浪狗,满身都是血淋漓的伤口。您知道的,我们身为一个21世纪的青少年,理应胸怀天下,怎么可以对这种事情冷眼相看?”我偷偷用余光瞟了眼班主任,见他不说话,心里顿时有了底气。

   “在正义感的驱使下,我们送它去了邻近的兽医院,我们知道,擅自离校是不对的,但情况紧急,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不管现在我们即将受到怎样的处分,我们不后悔!”声情并茂地为其讲述了一件构思严谨,几近完美的好人好事模范作文,我不禁又为自己充满感情的朗诵深深地折服了。阿宏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一脸凝重地装起了深沉,胖子更是配合地抹起了提前滴好的眼药水。一切都很完美,嗯,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班主任脸色好看了点,我们集体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不已。

   “那条狗多大?”班主任突然问道。

   多大?想测我们的口风吗?嘿嘿,早料到了。

   我们口径一致地回答那是一条身长一米左右的灰毛狗,要是他继续问的话,我还可以准确地告诉他狗舌头有多长,哪个耳朵更大,狗身上有几个虱子,最近交的女友是花花还是白白。

   正当我们以为这次终于逃过一劫的时候,班主任阴险地笑了笑。

   “好的,我现在还有一个疑惑,我问了保安,监控没有你们出去的影像,那么你们是怎么在深夜抬着一条一米多长的病狗翻过近三米的围墙的?难不成你们是?”说着他还做了做超人的招牌动作,一脸的得意。

   天底下的班主任都这么妖孽。

   我们三个人老老实实交代了昨天去了上通宵,凌晨赶回来的时候被一条野狗追着疯跑,事情最终是由我们顶着处分通知回去被爸妈削了一顿为结尾。

   现在想想当时被狗追都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胖子,”我在他旁边坐下,“你的梦想是什么?”

   胖子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而后想装逼地深沉一把,

   “像我这种有志青年,肯定是……哎哎哎,别打,好好,其实我想当个作家。”在我和阿宏的调教下,胖子终于收起了他欠揍的语气,一本正经地道。

   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以前从未见过的光,它在微弱地扑闪,好似随时都会湮灭。

   “你呢,阿宏?”没有问及理由,我转头问向低着头沉默的阿宏。

   “医生。”阿宏简洁地答道,随即又低下头去。

   “那你呢?”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头,阿宏也抬头看向我。

   “我……”我正欲答话。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还不下来!”下面传来一声怒喝。

   我们边笑边推搡着一齐跳下围墙,在保安杀人的眼神中奔向远方。

   我啊,就是想和你们一直疯下去啊。

  

   两个月后,我和胖子一起去火车站送啊阿宏。狠狠地锤了他的胸口看他欠揍地装出一脸羞涩的猥琐表情,在强忍给他一拳的冲动下我和胖子又抱了抱他,

   “王八蛋,要记得常联系啊。”

   阿宏微不可查地嗯了一声,而后故作洒脱得头也不回便走向了车厢。

   我看到了他那拿着没几件衣服的包上的手指因用力而微微泛白。

   在我们那样的小镇里初中毕业便去打工的人比比皆是,至于阿宏,他爸让他一起去纺织厂里打工赚钱,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赚钱。

   我在很久以后才知道阿宏曾经跪了一整晚只为了求他爸让他上高中,我知道,他不是突然想开了要发奋读书,只是为了能和我们在一起。

   看着火车驶去直至不留一丝残影,我抬了抬头,阳光明媚得刺眼。

   “胖子,他走了。”我喃喃道

   “嗯。”

   忽然感觉掌心湿热,我转过头去,胖子紧紧地握住我的手,紧紧地握住。

   “干嘛,胖子。”

   “没什么。”

   回家的路上我和胖子踩着人字拖高声放歌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中考在一番死补之下我终于勉强碰到了县重点的门槛,我欣喜若狂地在年纪花名册里找胖子的名字,在报道的老师不耐烦的目光下翻了数遍,1549个名字里,没有胖子。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跌跌撞撞地跑到胖子家里的,我高声质问他,他久久不语,最后苦笑了一声,“晖子,我不是读书的料……”在我的逼视下,他从破了数个洞的牛仔裤里掏出一枝皱巴巴的香烟,稚嫩而笨拙地点上,

   “我爸在工地摔了,下半身瘫了,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胖子脸色发黄,语气却颇为平静。

   我知道,他家里已经有一个半瘫的爷爷,妈妈跟人跑了,如今他爸又出事,那他便是家里唯一的支柱了。

   我像往常一样坐在他旁边,感受他肩上背负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重量,最后轻声地对他说

   “王八蛋,好好照顾自己。”

   他微微点点头。

   我看着他手中的香烟逸散在空气中,我重重吸了一口气,而后吐出。

   空气中满是青春的死灰。

  

   之后我没有再见到阿宏,却在外地看到了胖子。他在街头摆着一个烧烤摊,豆大的汗珠在他略显青涩的脸上流淌,腰间系着沾满油渍的围裙,我犹豫了许久,终是默默离开。

   胖子这么死要面子,他一定不想我看见他这么狼狈,一定。

  

   在回家的路上我踩碎了最后一丝夕阳,无尽的黑暗汹涌而至。我轻轻地哼起了歌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他曾经来过。”

   “如果有明天。”

   “祝福你。”

   “亲爱的。”

   我抬了抬头,对着布满黑暗的天空竖起了中指,而后重重地往地上啐了一口。

   我知道,

   生活很扯淡。

   但是,

   生活还将继续。

小孩发烧抽搐是不是癫痫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哪些癫痫病的预防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