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妈妈和她的朋友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玄幻奇幻
破坏: 阅读:2547发表时间:2018-10-02 13:50:06

缝纫机哒哒哒地发出高频的声音,衣服在妈妈的手下匀速向前推进,针脚整齐端正,没有一丝的歪漏。妈妈又在帮别人修改衣服,这次是过长的裤腿和有点紧的腰。老旧的缝纫机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后仍在时时发挥她的余热。
   我盯着妈妈手下的动作有些入迷,穿越针线缝补过的时光,我的思绪有些飘忽,好像有看到那些纯真辛苦的日子,酸甜苦辣那么真实,妈妈那么年轻那么厉害。我只能仰望和崇拜,也在别人的羡慕里小小地骄傲着。
   那样厉害的妈妈,独来独往。
   手机来电蓦然想起,成功地把我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落到实处。电话那头传出陌生的女声,有些期待,有些雀跃,还有一点点犹疑。叫的是妈妈的名字。
   “妈,找你的。”我把手机拿给妈妈,她手下的动作没有间断,头也不抬地说:“马上就好。”一个完美地收针打结,处理好最后一步才过来接电话。讲电话的妈妈很高兴,彼此热情地打过招呼,陌生又熟络地聊着最常见的话,有些微妙的尴尬。妈妈大多都是在听,那边显然很积极地找着许多话题,也许大家真的很想说点啥然而真的有点没得说吧。说到孩子的时候妈妈话就稍微多一点,而且有些骄傲底气很足。在妈妈心里我是个好孩子,虽然她嘴上不说。可能终于没话讲了,那边热情邀请有时间要去做客,要见见面之类的之后结束了这通彼此都有点尴尬的通话。
   我很好奇,毕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自称为妈妈朋友的人找来。事情是对方偶尔碰到了一位以前认识的人,而这个人正好也认识且和妈妈有联系。两方一交流就有了妈妈的联系方式和这通隔了三十多年的联系。
   缘分还真是奇妙啊。
   妈妈其实是很高兴的,虽然嘴上说着:“怎么就突然联系了呢,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从妈妈口中听到她讲自己以前的事情,但却是我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朋友”这个词。妈妈碰到过很多次以前认识的人,说起来的时候她都是说认识,或者同学,或者熟人之类的。这是我第一次从妈妈口中听到她说这是她的朋友,关系很好的那种。
   妈妈嘴角止不住地笑和明显带着回忆有点多的话,让我知道我的妈妈在和我一样的年级里有过和我一样的青春。那时候的妈妈青春,美丽,有自己的闺蜜,有和闺蜜一起度过的少女时光。虽然时间过了这么久,久到妈妈自己都快要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位好朋友,久到妈妈对这镜子摇头感叹:老了啊老了。
   是啊,我一天天长大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了,妈妈一天天老去了,岁月可曾放过过谁!
   不像很多身边从小到大劳苦的长辈,妈妈是读过书的,而且很喜欢读书。
   外婆家有七个孩子,我却只有一个舅舅。那时候让一个女孩子去念书很多人是不情愿的,外公也算开明并没有阻止。只是大家还不是很重视读书这件事,所以其他几个姊妹要么读个一二年级认得几个汉字,要么就干脆为了生计没去过学校。妈妈爱读书,坚持要去。山里的路不好走,黑龙江哪个看羊癫疯医院好从家到学校要翻过一座山,越过一道沟,再翻过一座山,每天路上就得走三四个小时。山路不好走,不说雨天,就冬天的时候,四点的天基本伸手不见五指,走在山道上还能听到远处狼嚎的声音,我听着就觉得毛骨悚然,若是身临其境莫不是要吓个半死。但是,这是真的,妈妈每天就是这样走读的。狼,当然也是实打实遇到过的。
   后来,后来妈妈就上了初中,上了高中。而如今联系上的就是她高中的朋友,和妈妈关系很好的唯一一个朋友。我猜想着这是不是会是一个学霸和学渣的故事,果然事情就是这样的。只是没有我想的那么多情节起伏,就是简单的一对好朋友,性格相投,在一起玩玩闹闹,一起蒙着被窝说点小秘密的交情。后来妈妈出了点事故胳膊骨折,休学了一年,两人也没生分。考工作的时候妈妈还是在她家吃的饭,两人还挤一个被窝。
   这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个整日里嘴上挂着自己的朋友谁谁谁,今天又和朋友一起干了什么的人成了我——妈妈的女儿。
   看着说起自己的朋友有些孩子气的妈妈,我突然就很愧疚。我明白的,是我消磨了她的青春年华,分走了她的美,霸占了她所有的耐心和爱,也寄托着她未满的心愿。
   “人家那么热情邀请你,你要和她见见面吗?要不你们见见吧,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我在一旁不遗余力的怂恿妈妈。
   “唉,再说吧,有机会再说吧。她这次回来也就呆那么几天,这么多年没见了,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你看我这头发白的,过两天你陪我去染染吧。我听说人家年轻着呢,而且洋气得很,日子也潇洒得很,就是他家那个儿子淘气得很,和你同岁哦,没你听话。你那姨一个劲地夸你,说你很乖,她那是羡慕呢。”妈妈想到什么说什么,最后还强调要把头发染回来。
   我知道那个“再说”就是不太可能会见面了。
   我的妈妈,她是一个坚强的人,也是一个要强的人。家里很穷,别得孩子有的我从来都不缺,别的孩子没有的我也可以有,因为我的妈妈有本事,能做出好看的衣服让别人羡慕我,能让我家的庄稼长得比别人家好。一台缝纫机 ,一双巧手,为十里八村很多人做过衣裳,却从不收钱。小时候还不认得钱的我未经妈妈允许拿了桌上的两块钱买了一个泡泡糖,被妈妈拿着她的木尺堵在家里关上门好一顿教育。于是在往后我成长的十几年里从来不轻易接受别人的东西,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羡慕别人的东西,成了别人嘴里天津专治癫痫的好孩子。
   如今,妈妈和她的朋友偶尔联系,说的最多的却是孩子如何如何。而我幸而不会让她在旧友面前羞于启齿,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作为儿女的一点微不足道的价值,而这些也全都是妈妈给我的。如果我有幸作为妈妈和她的朋友之间话题的纽带,可以维系住她曾经年轻时的那份快乐,那我会让自己变得更好。

共 2163 字 1 页 首页1郑州癫痫病去哪才能治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64976&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