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倾城之恋(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玄幻奇幻

正月·有梅迎春

是诗圣笔下遗落的墨香,还是放翁不小心留下的情心点点?你的名字就是一首诗。馨香穿越千年的古意,于不经意间沉香在我恹恹的梦靥。

四野是如此的空旷,慵慵的心事也终成寂寥。

这落寞的最后一个冬夜,有雪执意从远方流浪而来。悄然绽放的情愫,靓丽成那朵清瘦、高洁、兀自芳菲的花儿。

寻觅家园。而我仅仅是滚滚红尘徜徉的旅人,命中注定终生只能用文字来慰藉心灵,褴褛长衫遮掩的铮铮傲骨,固执彳亍在茫茫雪域的边缘,等待燃烧,或者寂灭。

遥远飘来的切切风铃声响在雪谷深处,我开始在雪线上凝望最初和最后的梦想。一袭素颜玉立于原野,彷如来自天国般圣洁的庄严。

今夜,有比夜色更深的眼睫闪动,袅袅馨意,纤纤素手拂过的心语,流浪的旅人第一次颤颤揭开了尘封多年的孤独故事——

蕊中之蕊,透明雨滴的灵魂,我噙住一颗苦涩的尘埃。

忘川之外,从何处飘来的意朵云彩,俏盈盈地栖息于你的心空?温暖而和煦的甜蜜气息,遥望着似锦的春天。又是从何处涌来的一汪清泉,清幽幽地停泊在你的心湖?从何处幻出的漫天红霞,飘入你的眼帘?从何处漫来的万缕芳香,醇酽酽地填满你的心房?

你笑了。几许感伤,几许落寞。一个凄美的故事在你娓娓的呓语中沉浮,无奈的心绪凭吊已逝的相思。寂寂,满世界的空寂,盈盈,满世界的人影。唯这冰雪般的情怀,无处可依。

一片朦胧,凄美的绽放;几许心事的潜藏,一缕暗香悄然拭去眉间的伤。

二月·隔世红颜

远方以远,涉水而来的阳光踩着迷人的舞步,哼着欢快的歌儿,携着掠过芳草地的香馨,静静地驻足于我的门扉。

那些潮湿的记忆,念想的渴望,以及渴望之上的静默,越来越瘦的一帘幽梦,兀自在这颤栗的春日情节里默然咏叹。

雪与朔风的默契,孤独不曾被轻易粉碎;梅影横窗的意境里,落寞亦不曾被清冷公开。一卷线装的唐诗宋词搁置于我二月的案头,毫无章法地渲染着岁月的轮回变迁。

悄悄地,推开一扇窗。一滴春日的露珠浸淫了久违的温暖,色彩斑斓的心事被晨欢的鸟儿唤起,一种馨香,悄然翔过我酸涩的鼻尖,在我的心底蔓延开来。

一缕清风,我且予你。

一叶红帆,张开了记忆的伞,最初的梦想,在寂寂的意念中,被古典的诗章搁浅。

数一数揉入眼帘的落红,几许潜藏于心儿深处的隐隐柔情开始了疼痛。

浓妆淡抹的情节被二月的江南写遍,宛转着的涓涓水流,蘸着氤氲的和风细雨轻舒红袖皓腕。如水的柔情,易碎的宿命,一只蝴蝶的飞翔,那样的柔,那样的轻。

一曲情歌,我且予你。

于是,我慢慢地忘记了一朵花的表情。

我只能在远方凝视那绝世的容颜,我无法阻止宿命的轮回。尤如我无能阻止一场雨的降临,无法阻止滚烫的泪水从脸颊滑落,一朵花的距离,咫尺天涯的梦寐,我还能用怎样的语言来述说那种悲戚?

在失眠的土地上,岁月细微的呼吸潮湿着我放大的瞳孔。我明白了迷惘的惆怅,亦明白了守候的苦涩,懂得了苦难的沧桑。我想念那些亘古的传说,和那些区别于文字记载的不朽诗篇。

于是,我用自己的泪水研墨,用自己的语言来书写爱情,只为敲开自己紧闭的那扇窗扉。

一瓣心香,我且予你。

不再说孤独成蛹,也不再说清瘦如莲!疼痛以及疼痛以外的故事,沉默的刻在我深邃的眸子里,一管洞箫碎在如水的月光里,谁能留住那些擦肩而去的身影?

温柔如梅的枝蔓,那自古以来的不曾改变的容颜和情愫,时间在岁月的河流中黯然远逝。你一如既往,躲在古色古香的线装书的墨香里,守望着千年的等待。

春日的百媚千娇离诗歌很近很近。手牵手的藤蔓爬满了想象的翅膀,谁会在月光中轻数过客,谁又会在婉约中寻觅浪漫和永恒?又是谁,会守着孤灯残更,于默默中去了悟滚滚红尘的禅?

一阕词的意象被风的指尖抹去,你在隔世的兰花里静坐。把一切繁杂的东西都省略了吧,省略那些搅扰心儿的些许无端,噙几许热泪的温度,以凤凰的姿态,为爱涅槃吧!

一点灵犀,我且予你。

三月·桃花约

澄澈、蔚蓝、涓涓溪流以外的景致,一片片摇响阳光的风影走过,久蓄的念想涨满了寂寂的春池。那些遐思的触须轻轻抚摸梦中嫩黄的指尖,几许鹅黄的翠芽呼吸着大自然的呼吸。

碧水、蓝天、淡云、清风……是谁在哼着嫩绿色的小调,在颤栗的心弦中守望着欣喜和愉悦?

三月隔着我的视线开满了桃花,谁能为我留住那些擦肩而过的妩媚?

几多寂寞的夜晚被白色覆盖,疼痛以及疼痛之外的沉默里,你的名字融在我的骨髓里,左右着血液的奔涌和流动。

春色依然,相思一瘦再瘦。

月光、洞箫,一种意象让粉红色的夜晚孤寂成蛹。那些关于记忆中爱情最美丽的字眼,我在一首诗里偶遇,而在不经意间于风中失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落落红尘,哪一条路可以通往到已逝的从前?

往事的阴影泊在夜晚黑色的眸子里,我的充满忧郁的目光,还能在你游弋的思绪里栖息吗?

不急不缓的音符兀自纠结着想要愈合的伤口。远方的沙渚,搁浅的船儿遥望点点渔火,任性在悠悠的笛声中寻觅着彼岸的归宿。

一扇门关了,可否开启一扇窗?

挤身于命运的河流,揣着一些经历行路,总要多温暖一些,清爽一些。而那些过往的伤痛,你可否用目光为我引一条回家的路,用怜爱和真挚,让我慢慢去愈合那些属于我的永远也不能愈合的伤口?

置一对鸳鸯于案,浅笑轻颦,彷如这春夜的馨香,我寂寂的眼眸,在玄思妙想的空隙间展开了飞翔的翅膀,零乱不堪的字句,终于终止了流浪而沐浴着阳光。

黑夜中的桃花,依然娇艳着不变的容颜,年轻的迷惘终不过是过眼云烟。午夜的霓虹在憧憬的瞳影中升腾,意念中的凤凰妖冶着魅惑的舞姿,熊熊燃烧的火焰——凤凰涅槃,许我重生。

四月·轻歌

我爱!蝴蝶在阳光中尽情地舞蹈,绿叶伴着风儿在轻轻摇曳,春光明媚的日子,放歌赞美那些毫不流连的匆匆过客吧!

我爱!那些欢笑着奔向前方却不曾回顾的人儿,那些如花儿般在恣情欢乐时怒放,转瞬即逝而终无悔恨的人儿。

不要在孤寂中去细数故去的悲欢,不要让心儿在疼痛中去拾捡隔夜鲜花凋零的花瓣,不要去苦苦寻求未知的答案,不要去聆听浓郁芬芳里弥漫着的那已成梦境的声声哀叹。

岁月无情!谁在嘲笑着那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的心儿?我爱,偎在心儿最柔软的地方,放松如睡眠之子一样疲惫的肢体,让无声的爱成为今生今世绝美生命的泛滥。

缀满鲜花的秋千在树枝间摇动,南风在悠悠的笛声中轻轻震颤,三月煦风轻柔的纤手抚摸我变得桀骜不逊的头发,为我弹奏心弦最美妙的乐音。倦依你怀,静栖你心,我的血管飞溅着你漫思细描轻洒的落英。

人生如梦,天空也常凝视着自己无垠的蔚蓝沉入梦幻。仿如那一簇簇漂浮不定的云朵,哪里才是我永恒的家园呢?繁星闪烁着暧昧的眼神,尘埃颤动着不定的身躯,难言的隐痛呼吸着满园馨香的呼吸,泪光闪闪,我爱!是怎样的阴霾触动了我脆弱而敏感的灵犀?

我未知的梦儿随着无尽的江水静静漂流,心儿里那不肯平静的思念仍在苦苦探寻。我的冷清的歌声融进一片无声的寂静,我的莫名的忧伤像那一盏熄灭了的灯火。杜鹃将在即将来临的夏日吐露慵倦的歌声,我的心儿呢?会不会透过鲜花外飘摇的绿叶的幔帐,依然看见无边的凄清冷寂?

放我冰凉的小手偎你心最暖的地方吧。繁花鲜美,青春的眼睛还清醒着,你要为我戴上新娘的花冠,我爱!我将穿上耀眼的红装,在我的客人面前,摆上我的满斟的生命之杯。

向那些已经得到的和仍在追寻而没有获得的东西作告别吧!我匆促生命中的一切轻视和忽略正悄悄填满我柔弱的心房。我爱!我热爱今生,我也一样热爱着这永恒的归宿。

五月·玫瑰色

五月,谁在明媚的阳光下涂抹着玫瑰花儿的色彩?

和煦的柔柔柳风拂过,一洗的碧翠舒展着初夏的激情,轻轻飘扬的云霞悄声叮咛我不要把手儿伸出来,那轻挥的衣袖会与阴影一道屏蔽了眼眸的凝望,黯淡了玫瑰梦儿的念想。

草色青青,一川的妖娆妩媚。恬静柔美的嫩绿痴恋着柔情似水的和风,频频叮咛我不要把急促的足音带进来,它们生怕我躁动的双足,一不小心就惊碎了玫瑰甜蜜梦魇的宿愿。

行走的风儿,窃窃私语着绿叶红花的秘密。彩蝶翩翩的舞姿迷幻着我的思绪,它仍兀自要求着我不要把眼睛带进来,唯恐我的倦眼会与贪婪一道洞穿了她们迷恋而栖息的全部奥秘。

江城一隅,这洁净的水岸,风与玫瑰花儿达成了最深的默契,偷走了我的心儿,却又把世界属于我的方向指引。

燃烧着玫瑰色彩的眼眸,一味要把掉落于长江水里的月儿捧出来。

月色如馨,吮吸,我嗅到了月亮的味道。宁静而纯粹的梦想禁锢着我一动不动的身影。掬泉沐面,我清瘦的脸庞与月亮贴在一起了,瞬时,我原本灰暗而无色的眼睛闪烁着月儿的光芒。

伫立,我屏住呼吸,怕惊动了月娥的相思。一任酸涩的双眸在夜色燃烧成玫瑰,为月儿的清梦伴驾起航。

一泓清月,双眸热泪,是谁用缱绻情愁酿就的桂花酒,醉了千年吴刚的气概英雄?

水,从指间滑落,滴滴如注。心儿,沾满了湿漉漉的月光。

相遇相知,五月,谁把玫瑰的色彩装扮得艳丽如血?

馨香漫萦,芳心暗度,缄默的朱唇轻启,重重心事,一任噙着炽热相思的黛眸,在风中独舞苍茫的月色。

红尘梦寂,惆怅情缘。有几多青春的时光可以让我们肆意去枯守清冷?几多呼唤,几多呐喊,几多歌唱,怎敌短短匆匆的人生宿命?

一点痴心,两地相思。若心心相惜,纵使百十载离恨,亦如白驹过隙。

心在彼,一次惜守,便是一生的誓言。

六月·风吟

是谁在这夏绿成行的季节,剪一叶溪边的柳柔守候成沾衣的露水?

抚摸记忆,一尾游动的鱼穿梭于疼痛之间,绕过阑珊春天的光影,摇曳着神秘而零落的香吻于梦之深处。心情陡然沉重失落成一束哀草,寂寞地晾晒在早已荒芜的园子里。

淡月如轻雾,朦胧这远去的身影。隔着酒杯看你,你真实如图画,而我,亦真实如雨地的泥泞,在人们的轻吁短叹中微笑着噙含昨天的眼泪。灯火恍恍惚惚,远远近近摇晃着不肯安眠而又早已疲惫不堪的心儿。

或者,我该用整个的生命来证明,你是不是来自真实的童话?孤独地奔走,没想过去歇息,枫红的落日早已被倦乏的旅途洗褪了色彩,猛然揭开季节覆盖的面纱,而你,舞姿轻盈地飘远,只留下旷野里属于我的原始的软弱和怯懦。

犹如空阔竹林里摇动的枝叶间的声响,心儿的单弦琴仍独自奏响没有伴侣的乐曲。上弦月冉冉下坠,冷清的卧榻,灯光困惑暗淡着寂寥的音韵。

此刻,我才想起那被抛掷于岁月深处孤零零的心儿,它仍在期待那一场流传已久的雨的来临。单薄的灵魂收藏着柔弱的咏叹,孤独不曾破碎,风仍自裹着时间的马蹄声悄然远逝。

歌儿未能飞出紧锁的心巢,就已经栖落于那一片葳蕤而幽深的芦苇林里了,长叶轻飘,徒增一缕葱茏的幻象。

七月·鹊舞

葡萄美酒的芳香,是今宵的佳酿,温馨雅致,细腻柔和。

一河灿烂的星光徜徉着遥远的遐想,几多柔语的鹊言化成甜美的小夜曲,就在耳际轻轻回响。泪湿裙裾,我动情地倾听着传诵千古的歌吟,绿草之上,藤架之下,那痴迷着的心儿化作纯净的袅袅轻烟扶摇直上,飘泊到那最遥远最遥远的地方......

鹊翔银汉,多么神奇而刻骨铭心的画面。就这样望着天上飘飞的白云,我的思想与七月的美丽一同翱翔。

隔河相望,不曾断流的河水载不动千年的愁怨!我看见伊人忧伤的容颜和渴盼欢聚快乐的浅靥,是谁在寂寞中让洁白的鸽子放飞,揉碎心儿的一点温暖?一种声音,轻抚不变而且零乱不堪的孤寂。

而你,轻盈的步履早已飘出我倦乏的视线。我的守候,原只是为你曾许诺与我一同看七月的鹊舞,一同祈祷,将虔诚的爱恋系挂于七月浪漫永恒的星辰。

此刻,静静地呆坐于一隅,不敢轻易地移动一根手指,我怕弄出哪怕是极细微的声响也会使你骇然逃遁。

时间消逝,一阵风在身边轻轻地舞动,木然地端坐,无望的企盼如那截枯藤逐渐萎缩。我只能用零散的目光在班驳的星光中勾勒你的形象,一任泪水在眼角回旋。疯长的念想,凝成的影像在刹那间碎裂成万点星露。

一夜无梦。今宵无梦!鹊呢?舞媚的缠绵在星河中流淌,那坚韧的耐心,那不变的守候,静静地栖息于心庭之上。

鹊舞嫣然,迷惑着我的怀想,而你忘却的语言,给了我一份落寞的凄惶。

八月·明月千里

“魄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又是月圆夜,静静的月光飞泻而下,幽幽清光缠绵成一阙久远的诗章,如唐宋曲韵中谱写的意蕴,渗透远古的沉香。

齐齐哈尔要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癫痫治疗癫痫什么办法好导致继发性癫痫出现的原因都有哪些武汉治疗癫痫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