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听来的故事(散文)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导言:

宝岛台湾旖旎的风光,近年来早被人描绘了无数遍。那个海岛实际上就那么大,象掉在海里的一颗番薯。沿着番薯的轮廓线转那么一圈,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这点里程却一定要分布在八天时间里,因此,这每天的行程就有了一些虚空。这些虚空却也并不空着,其中巧妙地填充了岛上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故事。从而,这台湾之行也就显得很悠闲、也很自在。

台湾宝岛、宝岛台湾,那独特而美丽的风光自不必赘述,只是在真正感受了那个社会的平和与闲适之后,只想也用那份闲适的情调讲点儿那些听来的、有趣的故事。

【神卦】

这是一个来自海峡那边的段子。

话说当年,蔣介石与毛泽东同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学生和忠实的追随者,也是孙中山先生的得力助手。他们在中山先生号召和带领下,共同致力于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努力建设一个平等、自由、民主的共和国。当时,蒋毛二人的关系既是同志也是兄弟。

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听说那地方的山里有一座庙,那庙里有个瞎子老道,传言他是个世外高人。他能摸骨算命,计算运程。前五百年知无不尽,后五百年无不通晓。人称活神仙!毛泽东先动了心,就鼓动蒋介石与他一块去,让老道算一算运程如何。蒋开始不愿去,就说:“我不太信那玩意儿,要去你自个儿去。”毛再三恳求道:“就算你陪老弟我去,行了吧!”蒋也实在推脱不开,只好硬着头皮陪着毛去了。

恰好那天瞎子老道也在,他们二人给老道说眀了来意,那老道颌首答应,抬手示意客人坐到他面前来。这时,毛谦让道:“大哥,你先来!”蒋本无什么兴趣,连连摆手回绝。毛再次固请道:“你是大哥,岂能乱了礼数、坏了规矩?”蒋是个很推崇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人,一听这话也觉得有理。蒋心里想:命是干出来的,不是算出来的。他姑妄算之,我姑妄听之,何必当真呢?

于是,蒋就来到了老道面前。刚要坐下,却见那凳子上布满灰尘。他是个谨慎而爱整洁的人,就没有直接坐下去,而是把一只脚踩在了凳子上,把屁股耽在脚后跟蹲坐在老道面前。老道一摸蒋的手大吃一惊,连声称奇。蒋问何故?老道定了定神道:“你有帝王之相,日后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蒋故作惊讶道:“是吗!”只听老道接着说道:“只可惜你命里的土少了点。”蒋淡淡地一笑了之。

轮到毛了,只见毛大喇喇来到老道面前,看也不看就一屁股坐在了那个满是灰尘且被蒋踩了一脚的凳子上。老道一拉毛的手,大呼不得了:“今天天象大异!天有二日呀!”在场的人都一清二楚,当天是阴天。只见老道拉着毛的手说:“你日后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也当位极人臣。你命里的土比你那位大哥多了些。”老道轻叹一声:“多了怎样?少了又怎样?”毛细问其故,求老道赐教一二。老道一捋长须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老道起身摸索着要回内室,他一边走着,一边还念叨着:“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桀忘;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日月如棱,斗转星移,若干年后,当年老道的谶语都应验了。

随着时光的推移,中国大地上发生过很多事。最终安定了下来,毛泽东统治了大陆,蒋介石盘踞在台湾,两岸分而治之。当年,毛的大气与不拘小节,使他得到了比蒋更多的疆土;蒋的拘谨与狭隘,使蒋失去了更多的疆土。台湾就是那个脚印,是蒋最终所能得到的。

中华版图由两部分组成:大陆和台湾。在历史上,大陆和台湾两岸分治,两个政权同时存在,就是天现二日;两个领袖各领大权,就是国有二主。那是一个反常的天象!反常的天象只能是暂时的。回到正常的天象,那是大势所趋。客观规律是不可抗拒的!

那老道说老蒋土少,老毛土多。但最终他们二人逝世后均没能安身于泥土之下。

至于老道说的分久必合,那也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而已。

段子讲完了,只是还有些意犹未尽。

说到兄弟,蒋、毛同为华夏子孙,自然继承了众多的华夏基因。他们是上个世纪里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两大精英。二人性格和作派以及发展过程和历史地位也极其相似。只是当年毛泽东的各种领袖像已被毁坏并清除得无影无踪,而蒋介石的各种领袖像却被冷静地保护下来,并移放布置到慈湖的那面山坡上,成了一大景观。那些大大小小的或立或坐、或戌装或便装的领袖像,一组一组、一群一群,象在开会,又象在演讲,还象在度假休闲。

蒋、毛的话题总是那么多,恩恩怨怨的,在上个世纪纠缠了有半个世纪也没纠缠清白。只是现如今早已物是人非,那些解不开的恩恩怨怨都已衍变成了一个个的故事。假如二人还健在,保不准他们正在日月潭边的树荫下谈诗论画,喝的是阿里山馨香的高山茶!

【发牌】

这是一个由台湾海峡那边的人演绎的故事。

据说在台湾,近些年出现了一个新的族群,就是东南亚劳工。这些东南亚人主要从事那些台湾人不愿干的工作,比如建筑工人呀、搬运工人呀、保姆呀等一些比较辛苦的体力劳动。其实这些东南亚劳工跟内地的农民工干的工作差不多,地位可能也相当。这些人大多出身贫寒,受过正规教育的不多。对于算术,十以内的勉强数得来,十以上的就只能借别人的手指头用了。

说是某日有三个东南亚劳工,领到了一个月的薪水,总共是四千块钱。他们加减法都算不好,更遑论乘除法了。于是,他们把四张大面额的千元钞票兑换成四千张一元面额的小票子,然后象发扑克牌一样,一人一张转着圈发,嘴里还认真地数着:“1、2、3;1、2、3;……。”好不容易发完了,却发现多了一张,他们认为一定是中间出错了,就又全拢到一起更认真地重分发,谁知仍然多出来一张。就这样如此三番,总是多出来一张。他们认为他们都是信真主的,决不能沾别人的光!可他们这会儿又没人能把这四千块钱分均等。这可让他们作了大难了!怎么办呢?他们搞得脑门子痛,到底也没想出好法子来。

正当他们无计可施万分作难的时候,恰好有一个中国人从此路过。他们早就听说过中国人智慧很高,算术尤其优秀,就如获救星一般地恳请这个中国人帮忙。这个中国人问明了原委,心里就有了数,然后就表示很乐意帮他们这个忙。

这个中国人让他们三人按次序排好,然后把那堆钱码整好,有条有理地开始分发。还象发扑克牌那样,手上准确无误地按次序一张一张发着钞票,口里还念念有词地唱着牌:“你一张,你一张,你一张,我一张;你一张,你一张,你一张,我一张;……。”交替往复,周而复始。终于结束了,很漂亮,一张不多,一张不少。那三个东南亚人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还有些感激涕零了!完成了这项繁复的工作,这个中国人说:“咱们大家都把钱收好吧!”那三个东南亚人高兴地手舞足蹈,连连点头称是。这个中国人又问:“没我什么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三个东南亚人千恩万谢地连说:“没事了,没事了,您走好!”

这个中国人转身还没走出几步,就被那三个东南亚人叫住了,这个中国人半转身问:“还有什么事吗?”只听一个东南亚人说:“你是真主派给我们的大好人!下月发了薪水还请你来给我们分发吧!”

听听,咱中国人的智慧他们不服不行,那算术的天份更是得天独厚的啦!

这个东南亚劳工族群现在已有了二代、三代,据说他们也都在宝岛台湾落了根,成了名正言顺的台湾籍民了。

后记:

台湾己步入了民主、法治,而且富裕、发达的社会,很安定,也很安静。台湾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较严重,很缺劳工的。虽大陆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劳动力富裕了很多,四处打工时却跨越不了海峡。可能是政策还不允许,也可能是岛内的人更愿意接受那些更加单纯的族群吧。

郑州市有没有癫痫医院儿童癫娴核磁能检查出来吗辽宁治癫痫重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