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的伯父

来源:郑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伯父短暂的一生,是勤劳坚毅、重情仗义的一生;是淡泊名利、金钱观念淡薄的一生。同时,也是坎坷而不幸的一生。他的一生是如此平凡,却又是在平凡中散发光辉的一生。 3月14日凌晨6:30左右,一场车祸意外地夺走了伯父的生命。在他被摔出很远,脑部、腿部受重伤后独自躺在宽宽的高速公路上时,有人远远地看见他曾试图抬头两次,手也轻微地动过,可是那时那刻,他的身边居然没有一个人!我的伯父,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是否不甘心如此离开?他是否有太多的留念?他是否舍弃不下他的儿、他的孙、他所有的亲人?   我的伯父,最终因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就这样带着对亲人的不舍、对生命的留念、对命运的不甘遗憾地离开了我们。他的意外离世让我们震惊;让我们悲痛万分、痛哭流涕;让我们陷入忧伤的氛围里。我90岁高龄的爷爷,在父亲扶持下,让他一定要挺住,才告诉他伯父过世的消息,可他还是当场就昏倒在地上;我的父亲,在为伯父写祭文的过程中泪流不止,停笔多次。我给他送午饭,他都没有胃口进食;我的哥哥,在我当晚赶到后,伤心地哭诉伯父的艰辛和对我们的关爱,他独自一人在房间嚎啕大哭;我的侄儿,从小跟伯父一起长大的孩子。在爷爷的遗像前一次次斟酒、一次次递烟时总是哭到哽咽......   伯父短暂的一生,是勤劳坚毅、重情仗义的一生;是淡泊名利、金钱观念淡薄的一生。同时,也是坎坷而不幸的一生。他的一生是如此平凡,却又是在平凡中散发光辉的一生。   我的伯父,生于1948年7月12日,迄今享年67岁。少年时的伯父,聪明好学、勇敢勤劳,在那个吃树皮、米糠、野菜的艰难年代里,伯父作为家中的长子,除了帮父母做农活家务外,总是让弟妹们先吃饱了自己再吃,甚至自己经常是饿着肚子给弟妹们吃,为兄弟姊妹五人做了优秀的榜样。伯父12岁时,在他放牛的过程中,被抵角的水牛牛角在右腿上生生地刺穿了一个洞!那种疼痛是钻心的,伯父在床上昏迷了五天五夜,而我的奶奶也在床边守了五天五夜,哭了五天五夜。经过村里赤脚医生的治疗,当伯父在第六天悠悠醒来时,我的奶奶才破涕开颜。从此,伯父的腿上有了一个大大的疤痕,这个疤痕每到阴雨天的前夕,都会隐隐作痛。伯父说这个比天气预报还灵验呢!说这话时伯父总是笑着,可在他的笑容背后,我看到了他曾经的痛和坚强,我看到了他的乐观和淡定。   青年时期的伯父,是个充满青春活力、有抱负也很能干的人。他学医疗、开碾米机、搞文艺宣传,吹拉弹唱无所不会。他的精神和品质感召和鼓舞了弟弟妹妹们,致使他们也跟他一样:我父亲爱吹口琴和拉二胡;大姑姑会自己写词自己编自己唱;小姑姑也是唱歌的能手。唯有三叔因为年纪小,只能跟在哥哥姐姐的屁股后面跑和乐。伯父是兄弟姊妹学习的楷模和崇拜的对象,他的品性深深影响和感染着弟弟妹妹们,并指引着他们未来前行的方向。   壮年时期的伯父,手艺精干,他会绘制建筑图纸并建筑房子,会预算出整栋房子所需要原材料的数量和费用,会设计出房子整体的装修模式和风格。可以说在当时的建筑行业内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他传艺带徒,徒弟不下20人,徒子徒孙如今已遍及湖北的每个角落。伯父在本地享有很高的行业声誉,为社会和乡里添砖加瓦,造福社会,不图回报。   晚年时期的伯父,在63岁时伯母病逝。伯父是个模范丈夫,只要在家,总是包揽一切家务。对妻子,总是宽容、细心而体贴。我的伯母生病的那几年,伯父几乎推辞了所有的活路,专心在医院照顾和伺候伯母。端屎端尿,宽衣解带,还经常背伯母从一楼到八楼来回往返。记得那一次我去普爱医院看伯母时,伯父偷偷地告诉我:“姑娘,我每次背你大妈,感觉她一次比一次轻,我的心里很难受,眼泪总是偷偷流。”听完伯父如此伤感而深情的话,我的眼眶湿润了,心里也是酸楚的。我的伯父,他是多么的坚强、多么的体贴、多么的细心啊!   人的生命是孤独的,人的生命也是脆弱的。晚年丧妻的伯父,孤独寂寞陪伴着他,坎坷的命运折磨着他,就连可怕的厄运也不放过他!   2013年8月,伯父因意外失足从十米高的建筑物上跌落下来,当时奄奄一息,经辗转送到武汉协和医院抢救才保住性命。那次事故,致使他全身肋骨均断裂,内脏、腿、锁骨、头颅都严重受伤。伯父在重症监护室挂氧抢救后昏迷了半个月才醒来,那段时间,我们大家的心都揪成一团,替他担忧与祈祷。从伯父住院到他出院前后五周的时间里,他与病魔作最顽强的抗争,与死神做最持久的拉锯战。一个多月的病床生活,展现了伯父钢铁般的意志,铁人般的精神,最后终于吓退了病魔,在九死中获得了新生。病好后的伯父,因腿安着钢板,行走不便,为了早日康复,他每天坐在椅子上,活动腿部不下两百次,坐着活动完了,又拄着拐杖在操场上来回走动,直到腿感觉酸麻为止。几个月的静养,伯父的体力恢复得很快。我所有的亲人们看到伯父这个样子,都从内心为他高兴和庆幸。我们都说伯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谁料命运却是如此的不公,对一个如此珍惜生命、热爱生命又是如此艰难存活下来的人,居然始终不放过。    清明节上坟时,伯父在奶奶的坟前磕头肃立,追怀奶奶的美德,又艰难地走到伯母的坟前扫墓怀妻,并说自己百年后要葬在这里陪伴伯母。仅仅走了这么一段路,他就说腿痛走不动了。哥哥让他歇下来,等他感觉好点才下山。那天,他在我家吃了两餐饭,谁料到,那居然是向我的家人最后告别的饭。在临出事的前一天,从没有在爷爷家吃过饭的他,竟然破天荒地要求爷爷做午饭给他吃。莫非人在离世之前真的有预兆?莫非他是在向90岁高龄的爷爷提前作最后的告别?    在火葬场的冰棺里,父亲默默地流着泪,抚摸着伯父的身体,轻擦着他嘴角的血迹,瞻仰着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他走得很安详、很宁静......   我敬爱的伯父,他坚毅、和蔼、无私、体贴、慈祥,且有一副铮铮铁骨。他美好的品德永存,他高大的男子汉形象永远镌刻于我们心间。我们怀念他,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武汉羊癫疯到那家医院治最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儿童癫痫病价钱如何啊?武汉小孩癫痫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