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美】狗缘浅浅(散文)

    【前言】我是一个怕狗的人,再直白点儿说,我是一个惧狗很深的人。让我走出这个阴影,走近狗的世界是一只叫乐乐的小狗,和春有关,有欢乐,幸福和痛,而且是深深的。【一】已经一天一夜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紫藤花落,怀念那时光(散文)

    紫藤花落,怀念那时光当夕阳缓缓西落时,我步履清浅踏进无人的校园。晚风轻抚面颊,风吹树叶沙沙的声响,回荡在空荡的校园里,有种突然间便苍老的感觉。高中的岁月,蓦然回首,竟远去了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原来,你是鸢尾花(散文)

    其实,我一直叫你钢笔水花。因为你的蓝色,还是,因为含苞的花蕾,初绽时,你像极了一支支钢笔似的呢?我没有想那么多,我以为你就是钢笔水花。小时候的家,每到春天,几乎被这蓝色围绕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他们的爱与它们的爱(散文)

    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某日闲谈时,向我讲述了一件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题引一天上午,我带着我那两只心爱的猎狗,去树林中打猎,肩上背着那杆爸爸新为我买的猎枪,这杆猎枪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社火里的戏(散文)

    每当想起社火里的戏,都会泪湿衣襟,对家乡的情愫,此刻被悄然唤醒。正月初九,乡村就有了社火,大山里人叫秧歌。只有秧歌,老少,男女,都欢乐。图的是红红火火,开年大吉。社火,秧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母亲,催醒我的文学梦(散文)

    看到这个题目,朋友们可能会认为我的母亲会识文断字,是一个有文学修养的女子。其实,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农活样样精通,识字非常有限,文学修养更是无从谈起。小时候,母亲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戏缘未了(散文)

    那天周末我和老公去秦腔茶园,老公去的主要目的是喝茶,我的主要目的是看戏。那天茶园里人很多,大厅里坐得密密麻麻的,都是老人。我们俩上到二楼,要了一间正对着戏台的小包厢,服务员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父亲和兴隆山(散文)

    我的父亲年轻时曾经是马啣山林业总场的一名营林员,人老了都爱怀旧,年逾古稀的父亲最近总是念念叨叨地想去四十多年前工作过的地方看看。这对于我们有车族而言,区区几十公里路程,也只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澡堂里的歌声(散文)

    岳父年龄大了,每次到浴池洗澡都得有家人陪伴,岳父又是爱洗澡爱干净的人。其实,岳父虽然是八十有三了,可是身体还是硬朗的,脑袋瓜也不糊涂。可是,没有家属陪伴,洗澡堂看门的女服务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男子汉,不哭(散文)

    杰是一个爱笑的男孩,这个学期刚从外地转到我们班。可能由于还在调整期的缘故,聪明伶俐的他成绩并不是很好,但他的机灵可爱却倍受我的关注。他听不懂本地的方言,我就经常用普通话跟他开...[阅读全文]